第1499章 羨慕

太子的心腹,同為崇文館一員的李衍看了一眼正湊在一起跑馬的倆人,解釋道:“楊大人說殿下既然將她編入崇文館內,那自然可以選擇是否來上課了。”

太子道:“她倒是會選,平日裏在崇文館上課時沒見過她,來西內苑倒是碰見了。“

李衍都忍不住沈默了一下才道:“殿下不是讓她修書嗎?聽說她每日午後還要在偏殿裏教弟子醫術呢。”

“對啊,她今兒下午怎麼不去教了?”

李衍道:“行騎射課推掉了。”

反正她是老師她說了算,她說了今天不上課,難道她的弟子還能強逼她嗎?

太子若有所思,幹脆打馬上前,攔住嘻嘻哈哈的倆人,“周滿,你們醫書修得怎麼樣了?”

滿寶一聽,心微虛,她輕咳一聲道:“我們最近正在整理所需要用到的醫書,待定下大綱後便可以開始寫了。”

太子這才點頭,道:“抓緊些時間,孤已經決定在現在太醫院的後面劈出一塊來做教學之用,之後你再教習弟子便不用在東宮偏殿了。”

滿寶沒想到太子的動作那麼快,他們還沒開始定修書的大綱呢。

瞬間騎馬都變得不那麼有趣了,白善見了便道:“反正已經出來了,你現在回崇文館也做不了多少事情,難得出來一次,不如玩個夠本,下次你能來上騎射課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呢。”

滿寶一聽還真是,於是甩下太子便打馬去挑她的弓箭去了。

教他們騎射的先生見了很氣憤,拒絕了她,“你站著都射不好,還想著在馬上射呢?先把騎術學好,再單練射術,等你兩邊都學得差不多了再想著騎射結合吧。”

一旁的趙六郎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全都樂得不行。

滿寶瞪了他們一眼後乖乖的聽訓去練騎術了。

和她一樣被先生拒絕的人還不少,不巧,白善和白二郎都在其中,先生認為他們的射術都不過關,在地上都不太能拉滿弓,更別說在馬上了。

易子陽也被拒絕了。

於是封宗平騎在馬上,挎著弓箭繞著他們跑了一圈,白善等人感受到了他的嘲笑之意,紛紛道:“且等著吧!”

大家都計劃著等回到崇文館一定讓他後悔剛才的嘲笑舉動。

殷或卻不像他們,他就安靜的坐在廊下,手上還拿著一本書,偶爾擡頭看他們一眼。

他體弱,不說殷禮和太子都打過招呼,就是皇帝都開口說要對他多加照顧,所以像騎射這種需要大動作的課程從來都與他無關的。

可也沒人攔著他來。

要是在演武場,他肯定嫌棄那裏沈悶,風沙又大,必定不去的,但來西內苑他卻很感興趣。

就算不能騎馬射箭,背著手在苑內走一走也不錯的。

太子趁著上課的機會狠狠地在西內苑裏跑了兩圈,又拉了二十幾支箭,要不是不合適,他真想直接跑到山上打一場獵。

不過他撒夠野了,便丟了弓箭和馬匹走了。

沒辦法,前頭還有許多政務等著他呢。

教騎射的先生也不攔著他,太子的騎射一點兒毛病也沒有,要知道,太子是能夠在皇帝想要禦駕親征時搶著想要上戰場的主兒,那騎射能有毛病嗎?

他有毛病的是文化課。

所以他走就走了,他還怕攔著他教騎射,明天朝臣就要彈劾他拉著太子不務正業了呢。

跟太子一起走的大學生也不少,先生全都不攔著,他就盯著封宗平、易子陽、白善這九個學生,因為只有他們九個是需要認真上課的。

滿寶勉強算在其中,還是頂的殷或的缺。

一群人在馬上騰挪,有了些心得後就被勒令下馬,頂著大太陽去射靶子了。

先生對他們嫌棄得不行,“我大晉以文武治世,你們光會讀書有什麼用?難道將來吐谷渾東下,胡人叛變,你們也捧著書對著他們念子曰?你們得拿得起刀,得拿得起弓,得射的準才有用懂嗎?”

哪怕是對滿寶他都不是很滿意,點著她的手臂道:“就你這樣還學弓箭?還有這腿,下盤得先紮穩,懂不懂……”

白二郎道:“武先生,您也太嚴格了些,她是個小娘子,又不用上戰場。”

“誰說小娘子就不用上戰場了?”武先生道:“平陽公主不也是娘子嗎,照樣領著千軍萬馬為國開疆擴土。”

滿寶立即精神一振,目光炯炯的問他,“武先生,您也覺得我像平陽公主嗎?”

武先生嫌棄得不行,直接搖頭,“怎麼會像,差得遠了,你先把靶心射中再說吧。”

他道:“這是死靶,這麼短的距離你都射不中,你還想像平陽公主?”

白善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

武先生便瞥了他一眼道:“白善,你也強不到哪兒去,你之前在國子監的箭術到底是怎麼學的,竟然連靶心都對不準,崇文館的門檻何時如此低了?”

這下所有人都不敢笑了,都擡起弓來默默地對準靶心拉開……

等滿寶他們終於可以從西內苑下課離開時,手都快要擡不起來了。

滿寶道:“騎射課一點兒也不好玩,你們之前不是說很好玩兒嗎?”

白二郎也覺得手臂擡不起來了,他道:“我們前兩次的騎射課的確很好玩兒,就騎馬追兔子,先生也不要求我們一定要射中或追到,只讓我們互相間不撞馬就行,哪兒知道這次這麼嚴格?”

白善道:“武先生那叫謀定而後動,你看這一次他就只盯著我們這幾個,其他人他管都不管,任由他們四處跑馬玩兒。”

劉煥懨懨的道:“那是因為他們騎射不錯了,我要是和他們一樣大,騎射也必定不錯的。”

連封宗平都忍不住嗤笑一聲,“吹什麼大牛呢,你就比對著你大哥的來,能比嗎?”

白善嘆息道:“還是殷或好啊,自由自在,全無壓迫。”

大家一起扭頭看向旁邊騎著馬慢悠悠往回走的殷或,殷或對他們笑了笑後道:“你們羨慕我,卻不知道我也在羨慕你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