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8章 堅持

恐怕不僅懷不上,那毒石的毒恐怕早深入骨髓了,接觸過毒石的那些人她也是遠遠看過一眼的。

“她不會被收買,那她的家人呢?”邳國公夫人道:“她家裏人這麼多,誰就知道全是好的,全能忍得住外面的威逼利誘?把蘇嬤嬤放在你身邊也是為了預防萬一。”

太子妃抿嘴不語,還是堅持,“還有俞姑姑呢,她是皇後娘娘身邊的老人了,母親總信得過她吧?您把蘇嬤嬤帶回去吧,我自是信得過母親的,但下人也有私心,她心底怎麼想的,怕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你說人都有私心,那你敢肯定周滿就沒有私心嗎?”

太子妃笑了笑道:“母親,周滿和她不一樣,她是下人,需要依附主人家的恩典過日子,周滿是良人,既有為醫者的仁心,又有為官的豁達,她不需要討我的恩典過日子。所以她不會為爭寵獻媚做這樣的事。”

不論邳國公夫人最後是真被說服了,還是不想與女兒鬧得太僵,反正最後她還是把蘇嬤嬤帶走了。

蘇嬤嬤完全沒預料到這一點兒,她這才開始呢就被送出宮了?

所以自從出宮後她一直有些恍惚,心中忐忑不已。

她了解夫人,哪怕沒有證據,若是認定了她有壞心,她必討不了好去,就算不認定,但她在太子妃那裏失了寵,沒了用處,她將來在府裏也沒什麼用處了。

到最後怕還是被送回莊子裏去養老。

她為什麼那麼費勁兒的站到太子妃身邊?

不就是為了讓自己日子過得更好一點兒,給家裏的兒孫掙一份前程嗎?

這些事情她是做慣了的,她給國公府兩代共四位夫人調理過胎兒,哪一個不是白白胖胖的?

而坐在另一輛馬車裏的邳國公夫人也在思考著這件事,可能是受太子妃的影響,她這時往回想,也覺得幾個兒媳婦生的孩子的確比其他人家的大一點兒,同樣的,生產時也更艱難些,好在都是有驚無險。

就是老大媳婦當年身體受損有些嚴重,隔了三四年才懷上第二個孩子。

“夫人?”跟著邳國公夫人進宮的心腹嬤嬤給她倒了一杯茶。

邳國公夫人接過茶杯,沈吟片刻後道:“蘇嬤嬤年紀也不小了,既然太子妃用不著她,那就把她送回莊子裏去榮養吧。”

心腹嬤嬤連忙應下。

邳國公夫人手指劃動著茶杯壁,養胎的事到底只是猜測,沒有實際的證據,何況,把胎兒養得白白胖胖的本也算不得出錯,期間是否有險惡的用心,除了她自己,又有誰知道呢?

邳國公夫人揉了揉額頭,到底是伺候了這麼多主子的下人,既有苦勞,也有功勞,總不能僅憑一些猜測就把人拿下。

邳國公夫人嘆息一聲,道:“從庫房裏挑些舊東西來賞她,算是給她的獎賞。”

心腹嬤嬤低聲應下,這事就這麼定下了。

滿寶直到第二天中午去給太子妃請脈時才知道這件事,是太子妃身邊的大宮女找了個沒人的時候特意告訴她的。

滿寶眨眨眼,和大宮女大眼瞪小眼半響,她這才回過味兒來,所以她不僅卷進了宮鬥裏,還不知不覺的贏了?

話說這才過去了三天吧?

哦,蘇嬤嬤是昨天離宮的,所以過去了兩天?

雖然知道太子妃此舉有向她示好的意思在內,但滿寶還是忍不住心悅,竟然從心底覺得滿意,然後對太子妃更上心了。

滿寶一邊忍不住對太子妃更好,一邊還對白善道:“明知是禦人之術,還是忍不住湊上去,這算不算一種本事呢?”

白善則道:“你怎麼就知道是禦人之術,而不是她的真實想法呢?”

他道:“那蘇嬤嬤真有利己之心,哪怕本意不是為了害太子妃,太子妃也不會將這樣的人留在身邊的。她今日能為一己私利算計主子,他日就能為利益性命害主子。逐了她,倒不是為了與你示好,怕是更不願把這樣的人留在身邊吧。”

滿寶想了想後點頭,“話是這樣說,但我還是忍不住對太子妃更好些。”

白善便笑道:“那你就對她好吧。”

這並不是壞事,不是嗎?

太子妃都感受到了滿寶的體貼,感受了兩天後忍不住和太子道:“還跟個孩子似的,因為和蘇嬤嬤吵架了,我站在了她這邊,那就和她是一夥兒的了,她便對我更好了。”

太子對這種小女孩間的恩怨不感興趣,只皺眉問道:“那蘇嬤嬤果然有問題嗎?”

太子妃臉上的笑容淡了些,道:“算不得有問題,我私底下拿了周滿的食膳單子給太醫們看過,他們說這樣吃就很好了,又加上了蘇嬤嬤給的補湯,都說這樣補可能會讓胎兒偏大,生產上會有些艱難。”

太子臉色便一沈,這個孩子得來不易,他是決不允許有這樣心思叵測之人在身邊的。

“那嬤嬤你們怎麼處理了?”

太子妃便笑道:“我已經把她送出宮去了,我娘家那邊會解決的,殿下不必憂心。”

和她母親一樣,畢竟是沒有根據的事,總不能以此為借口懲治人吧?

那不僅寒了家裏仆人的心,也是給自己和周滿找麻煩,還不如先冷一段時間,疑人不用。

太子果然沒有再問,但也哼了一聲,他摸了摸太子妃的肚子,問道:“他今天可有動作?”

太子妃搖頭,“沒有,你知道的,他就喜歡晚上動,白天卻是很安靜的。”

太子便高興道:“他這是在等孤呢。”

畢竟他只有晚上才有那麼多的時間陪他們母子。

太子妃笑了笑,並沒有否認,太子對這孩子有感情是好事,她又怎麼會往外推呢。

太子本來還想找個時間和周滿碰碰頭,讓她再多註意一下太子妃的身邊,結果他還沒來得及找時間,周滿就自動出現了。

他們在西內苑碰上面了,應該說,他們在騎射課上碰上面了。

滿寶穿著騎裝,騎在赤驥上,正和白善你追我趕的繞著跑著玩兒。

太子看了她一眼,問道:“她怎麼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