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7章 懷疑

白善幾個羨慕不已,有個假公濟私的爹還真不錯。

殷禮是禁軍副統領,但他很少管禁衛營的事,畢竟禁軍除了正統領外,還有另外一個副統領,他管著京兆府就很忙了,禁軍這邊多是掛職,平時來練練兵,巡查巡查,確認大家的思想健康而已。

他每次去禁衛營都是直接走玄武門進,這樣可以不過皇城,進了西內苑把兒子帶到玄福門放下,過了門就是東宮的後門,他們住的地方就離後門不遠,以殷或的腳程,走上半刻鐘也到了。

路途非常的短,殷或走來都不帶喘一下的。

要不是不好做得太過分,其實殷禮也是不介意每次他們休沐時把人從玄福門裏接走的。

封宗平他們也進宮裏來了,還給他們帶了點兒瓜果,“是家裏農莊種的,本來還想帶些吃食進來的,但瓜果還可帶,其他的東西就不好帶了。”

畢竟是進口的東西,東宮又素來多事,所以還是不要去冒這個危險了。

五月正是瓜果開始多起來的時候,滿寶摸了一個桃子啃,點了點頭道:“挺甜的。”

白善道:“你喜歡吃,回頭讓我家莊子裏也種上幾棵桃子樹,過兩年就能吃了。”

白二郎道:“還不如花錢買呢,你家京郊的莊子離京城遠著呢。”

“騎馬很快就到了。”

封宗平不想理他們的爭論,扭頭和滿寶道:“我進宮的時候在皇城裏碰到了邳國公府的馬車,邳國公府是誰進宮來了?”

“邳國公夫人,”滿寶道:“我們進宮的時候她們正巧出宮,怎麽了?”

“沒什麽,就是好奇而已。”封宗平道:“蘇家自出了太子妃後就一直很謹慎,平時無詔絕不進宮來的,我就是好奇,這次怎麽進宮來了?”

白善心中微動,拿起一個桃子塞進他手裏道:“封學兄,好奇心太盛不是好事,管閑事不如吃桃。”

封宗平拿著桃子拋了拋笑道:“叫什麽學兄,如今我們同班學習,早不是什麽學兄學弟了。”

就在他們說說笑笑的時候,東宮裏的太子妃正扶著肚子在花園裏散步,順便散氣。

她剛和母親發生了些不愉快。

太子妃要查蘇嬤嬤,蘇家自然如臨大敵,還以為連蘇嬤嬤這樣的心腹都被人收買了呢,結果查了兩天什麽都沒查出來。

蘇嬤嬤的家人也沒看出有什麽問題來,於是蘇家就給太子妃遞了話。

太子妃就知道蘇嬤嬤是屬於哪一種了。

竟是想拿著自己邀功呢,要說太子妃不氣是不可能的,這樣的刁奴,還不如被人收買了或被威脅了背叛她呢,至少她心裏沒那麽膈應。

既然認定了蘇嬤嬤不好,太子妃便一早讓人把蘇嬤嬤送回蘇家去。

結果早上剛把人送出去,午後老夫人就親自帶了人回來。

邳國公夫人自然是相信蘇嬤嬤的,她道:“她伺候我們蘇家好幾輩了,就是你祖母,她也是幫著看顧過孩子的,又是世仆,父母丈夫和兒女都在府中,你有什麽不能信的?”

太子妃的懷疑到底只是懷疑,一點兒證據也沒有,總不能跟母親說,她在之前就從周滿那裏聽來了許多下人和穩婆害人的私密手段,因此懷疑她是故意養大她的肚子,好讓她生下一個大胖小子邀功吧?

邳國公夫人見女兒許久不說話,就忍不住伸手推了推她道:“問你話呢。”

太子妃無奈,只能把自己的懷疑告訴了母親。

邳國公夫人便皺眉,“可有證據?”

“這有什麽證據?”太子妃摸了摸肚子道:“要說證據,也就是周滿說的,這湯過補,我不宜用太多了。”

“可我聽蘇嬤嬤說,在沒看到食盒前,她把脈根本看不出來,由此可見你喝這湯也沒什麽不好。”

太子妃蹙眉道:“娘,有些病癥不是那麽容易看出來的,周滿說過,這世上的大夫最厲害的便是病只在表皮便看了出來,但有的卻需要入了骨髓才發現。這湯現在對我是沒什麽影響,但再喝下去的確就不好了。”

“蘇嬤嬤也沒有說會一直燉這湯給你喝,她都和我說了,這湯每天的都不一樣,以後還會換的。”

太子妃便有些煩躁,“娘,你怎麽還不明白,周滿說我不宜進補太多,不論是什麽湯,午後都不要用了。”

邳國公夫人一聽太子妃的語氣也有些生氣了,抽回手道:“你怎麽寧願信個外人也不願信自家的人?這蘇嬤嬤一家都在我們家手裏拽著,她敢做什麽壞事?還不是盡心盡力的服侍你?”

她道:“蘇嬤嬤都和我說了,她也是想把你的身子養好,把你肚子裏的孩子養好,待你懷胎十月生下一個白白胖胖的孩子來。”

太子妃張了張嘴,心裏憋悶得不行,她知道母親說的是對的,但她更相信周滿說的,這就跟人吃飯喝水一樣,少了不好,多了也不好,合適才是最舒服的。

這調理胎兒的飲食也一樣,自然是合適是最好的。

本來她已經習慣了下午多一碗湯,這會兒要忌口心裏就已經有些煩躁了,再聽母親這麽嘮叨,她就更煩躁了。

她有些敷衍的道:“娘,周滿便是大夫,她也給我做了食膳的單子,調理胎兒她也可以的,蘇嬤嬤您就帶回去吧,我這裏伺候的人足夠多了。”

邳國公夫人臉上的笑容便徹底落下來,問道:“所以你這是寧願信了一個外人,也不相信娘家人?”

“母親,您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她道:“那為何您寧願相信蘇嬤嬤的話,也不相信女兒?”

“我這是怕你當局者迷啊,”邳國公夫人道:“你一心相信周滿,那要是她有心想對你做點兒什麽,你怎麽辦?”

她道:“我把蘇嬤嬤放你身邊,也是想多一個人幫你盯著,她到底伺候過家裏許多人生產,知道這裏頭的事情。那周滿是個外人,焉知她不會被人收買?”

太子妃無奈,“娘,她早被綁在我和太子這艘船上了,她若是能被人收買,這孩子我就懷不上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