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2章 宮鬥三

她笑了笑道:“並不是孩子大了就生不出來,還是有很大幾率可以生下來的,她後面換換湯藥好了,但生出一個白白胖胖的孩子一定很討喜。”

而生產中的艱險以及生產後的痛苦誰會在意呢?在他們看來,哪個產婦不是這麽過來的?

怕是連產婦自己都稀裏糊塗的吧?

就是滿寶,之前也不是很在意這一點兒。

但看過莫老師給的教學片後,滿寶知道,生產也可以分為很多種的。

她現在給太子妃制定的食膳和作息表就是最適合她的,可以讓孩子健康的發育,又能讓太子妃很好的生產,不至於太過痛苦。

其他三個還有些迷茫時,白善已經道:“只要太子妃信你,此事就無懼。”

他好奇的問,“下次見到太子妃,你要不要也挑撥離間一下?”

滿寶興致勃勃的問,“你覺得呢?”

“還是算了吧,”白善道:“太子妃應該會查的,她現在既然站在了你這一邊,顯然還是更相信你的,你若是也出言挑撥離間,怕是她會誤會你,不如就這樣。”

滿寶雖然有些惋惜,但也點了點頭,“我也是這樣想的。”

她道:“果然,先前有人告訴我,宮裏的相鬥有時候並不是有人指使,也並不是不得已,而是因為有的人想有所為,而有的人想順勢而為,於是就鬥起來了。”

殷或總算是琢磨過來了,不過他有些好奇,“你們將宮中的爭鬥簡稱為宮鬥?”

三人頓了一下後一頭。

殷或便不再問了,劉煥琢磨了一下這兩個字,贊嘆道:“總覺得挺好的,如今我們也在宮中,若是我們與人相鬥起來,那是不是也叫宮鬥了?”

“鬥什麽?”封宗平幾人從後面追上了他們,五人默契的停住了話頭,扭頭看向他們,搖頭道:“沒什麽,你們怎麽這麽慢?”

封宗平便嘆氣,“被孔祭酒抓住訓了一頓,本來今年我們想大考時去試一試的,說不定能考中進士呢?結果兩日前考的卷子發了下來,今日孔祭酒又把我們留住問了兩個問題,然後便讓他們不要去大考裏對人顯眼了。”

白善幾人同情的看著他們。

他們年紀還小,因此還不急著大考。

殷或問道:“那孔祭酒是提議你們明年再下場?”

封宗平點頭,“說是明年或許可以一試,主要是上個月才開過恩科,現在榜單剛放出來,聽他們說,今年有許多考生都留了下來,打算等秋季大考時再繼續考一場,其中不乏魯地的才子。”

易子陽嘆息,“希望明年魯地應考的學子能夠少一些吧。”

雖然他們不覺得他們比魯地的學子差,但考試他們還真的差一點點兒,唉……

封宗平正想把話題扯回來,就聽白善道:“明日一早出宮,今晚我們要不要去觀園樓裏玩一玩?”

封宗平立時把剛才的話題忘了,連連點頭道:“這個不錯,我們可以花點錢和膳房要些點心瓜果之類的上閣樓去。”

滿寶不再把蘇嬤嬤放在心上,但太子妃卻不能不放,就在滿寶和白善他們坐在飯廳裏吃飯說些閑話時,太子妃已經吃完了晚食。

她用帕子擦了擦嘴巴,讓人把飯食端下去,這才扶著腰去園子裏慢慢的走動。

她的貼身大宮女親自扶著她,慢悠悠的轉了一圈後她才問道:“查得怎麽樣了?”

“奴婢今兒下午悄悄的問了伺候吳嬤嬤的人,沒聽說她有什麽異常,也未說過什麽怨懟之話,會不會真是巧合?”

太子妃摸著漸漸鼓起來的肚子冷笑道:“要是她不懂醫理,或是一知半解,有可能是巧合,但她伺候過我母親生產,我三個嫂嫂也都是她伺候的,我不信她不知道那湯喝多了孩子會變大。”

大宮女便知道太子妃更相信周滿,其實她私心裏也更相信周小大夫,不僅因為他們兩邊沒有利益沖突,周滿的人品也更值得相信。

於是大宮女頓了頓後問,“要不要和國公府那邊說一說查一查她的家人。”

太子妃點了點頭道:“查吧。”

她面色冷沈,摸著肚子道:“我突然想起,我母親生的我們都白白胖胖的,我幾個侄子也都是白白胖胖的,雖然最後都母子平安,但母體受損都嚴重,我大嫂生下長子後過了四年才生下一個女兒。”

“我曾聽有人說過,有的下人為了邀功,會特意把孩子餵大一點兒,這樣孩子生下來又白又胖,不論是男是女都有賞;有的穩婆在生產時甚至會特意先把胎轉偏一些再轉回來,這樣只要平安生下孩子便有大功勞。”

大宮女聽得冷汗淋淋,“娘娘,那都是鄉野之地沒有見識的穩婆才有膽如此做,您在宮中,不僅有太醫院的太醫們看著,周小大夫還日日來請脈,哪個穩婆有膽子做這些事呢?”

太子妃點頭,“是這樣說,但把脈並不能準確,還是得摸胎才能摸出胎位來,若不是周滿,我總不能讓太醫院裏的太醫上手吧?醫女們到底還是差了一些的。”

太子妃就是敢把衣服撩起來給太醫們摸,他們也要有那個膽子摸呀。

太子妃道:“查清楚了,看她是別人放來的釘子,還是起了爭利鬥狠的心,拿了我和孩子的性命來做筏子。”

但不管是哪一種,蘇嬤嬤在太子妃這裏都討不得好去,不過現在她找不到她的把柄,且又有身孕,對方又是國公府裏的老人,因此不好處置而已。

大宮女扶著太子妃慢悠悠的往回走,有些許好奇,“娘娘就這麽相信周小大夫?或許蘇嬤嬤真是想給娘娘養好胎呢?”

太子妃扶著肚子道:“你以為那些傳言和穩婆的手段我是從哪兒知道的?”

還不是周滿摸過脈以後和她歇著消食時說的私密話,她現在可是知道了不少生產中的絕密的,還和滿寶學著做了好幾個可以調整胎位的動作呢。

蘇嬤嬤不知道太子妃的心思,雖然她這次略下一籌,暫時輸給了周滿,但她覺得假以時日,她總能超越周滿的。

人都好口腹之欲,尤其是孕期的女人,想要忍住不吃好吃的東西就好比登天一樣。

太子妃和肚子裏的孩子都習慣了午後喝一碗湯,突然斷了,肯定會想的。

她走過的路比周滿吃過的飯還多,難道還怕她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