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6章 皇城

皇宮在京城的正北方,依山而建,西內苑緊鄰著龍首原,龍首原起於樊川,橫亙六十裏,可見這一山川有多大和多長了,皇帝似乎一點兒也不擔心有兵從那邊打過來,所以皇城在北邊沒有城墻。

他只是把北邊設為禁苑,然後把禁軍放在西內苑裏而已,哈哈哈哈……

前幾年皇帝寬裕了一些,讓人順著西內苑往東的渭水河畔修建了宮廷,不過修著修著他閨女出嫁了,需要嫁妝,再不小心他幾個兒子也要娶媳婦了,也需要聘禮。

又不巧,那幾年是魏知把著戶部,所以他只肯照著規矩給錢,多一文錢也沒有,那邊的宮殿修著修著就停了下來。

再後來,朝廷跟吐谷渾,黨項羌分別打起來,那段時間是太子和魏知一起主持國庫,更拿不出錢來修宮殿了。

所以東邊的那座大明宮就修修又停一停,一直停到了現在。

只是園子還頗有野趣,又有修好的幾座宮殿,所以皇帝就給皇子公主們在那兒玩兒。

楊和書對找上門來的幾人道:“你們要上騎射課時,若不是去西內苑,那就是去大明宮,看教你們的師父的喜好。”

滿寶此時正站在一座樓閣上北望,問道:“哪個地方風景好?”

楊和書看了她一眼道:“你也要跟著上課嗎?你修書教學忙得過來?”

“別的課可以不上,但這騎射還是可以試一試的。”

三天才有一節騎射課,又不多。

楊和書道:“東宮裏詹事、司議郎等官員全不住在宮裏,就連蕭院正他們也只有當值時會住在宮中,知道為什麼你卻要跟白善他們一起住進宮裏來嗎?”

滿寶一呆,問道:“為什麼?”

楊和書道:“因為太子妃有孕。”

因為在場的都是自己人,劉煥剛打賭輸了去拿茶點,此時只有他們三個和殷或坐在閣樓上。

楊和書道:“陛下和朝臣知道太子此舉是假公濟私,但太孫同樣涉及國本,所以大家便只做不知,似乎你進宮居住是理所當然的。”

滿寶一臉迷茫,“所以呢?”

白善就敲了她額頭一下,“所以你可以多提一些條件,不就是跟我們上騎射課嗎?你就是天天都去西內苑跑馬,太子估計也會給你找到借口。”

楊和書笑著點頭,“所以這事你還是自己和太子說吧,我到底是代陛下和戶部管錢的,這種事不好插手太多。”

滿寶明白了,笑著點頭。

劉煥端了茶點上來,道:“我們午食還沒吃呢,話說何時能吃午食?”

楊和書道:“你們要吃午食得去飯廳,不過……”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不遠處院子裏還在呼喝內侍的公子少爺們,搖了搖頭後道:“你們把內侍都占了,估計也沒人去廚房裏給你們端吃的了,所以餓著吧。”

大家齊齊扭頭看向他。

楊和書沖他們露出笑容道:“我才已經在前面吃過了。”

眾人:……

有些後悔跟他出來走一走了怎麼辦?

本來他們看過演武場就要去隔壁滿寶住的地方的,結果他們才走出演武場就碰見了楊和書。

楊和書想著他們關系到底還不錯,於是就領著他們到處走一走,順便說一下宮裏的忌諱。

哪兒可以去,哪兒不可以去,他們還是要知道的。

楊和書幹脆帶他們上了高樓,指著宮宇告訴他們,“東宮的西側是太子內眷所在,有侍衛把手,你們是絕對不能去的,進去了,不小心被當做刺客砍了也就砍了。”

說罷他還扭頭對滿寶笑,“你不在此列。”

因為她不僅是個姑娘家,還是個大夫。

“至於這前面的詹事府,你們是一般不能去的,要是不小心進了機密要地,那被打一頓,或是被參,那也是你們活該,你們的家人一般都不太能給你們出頭的。”

“至於東宮的其他地方,你們想去也行,就是一不小心可能會被先生罰,對了,孔祭酒是你們的大先生,你們可以自己思量。”

幾人齊齊打了一個抖。

“至於其他地方,那就是東宮之外了,作為東宮伴讀,你們要是無詔私自去了別的地方,那就生死由命吧。”

整整三百多條的宮規給楊和書歸納總結成了四點,但不論是白善周滿殷或,還是白二郎和劉煥,全都記憶深刻起來。

無人一起連連點頭,表示記下了。

楊和書對此很滿意,見他們餓了就指點他們去哪裏可以找到些點心茶水。

劉煥猜拳輸了,於是他下樓去拿。

但拿上來的點心也沒有多少。

五人一人分了兩塊吃了,宮廷的點心都小,一口一個,滿寶吃下去後感覺更餓了。

白善也覺得餓肚子的感覺不好受,問道:“廚房在哪兒?或許我們可以自己去取食物?”

楊和書便笑了笑後道:“看,這就是你們一般不能去的地方了。”

五人:……

楊和書道:“你們去了,輕的,那院子裏的內侍皆要被罰,因為他們竟然讓公子們親去取飯食,重的,若是不巧廚房裏有人投毒,毒了前面的太子和諸位大人,那不僅伺候你們的宮人,你們也掙不脫幹系去。”

除了滿寶和白善外的三人都被嚇了一下。

楊和書嚇唬完了人就走了,他一邊下樓一邊笑道:“今日你們就先上一節課吧,怎樣在宮裏很好的過下去。”

白誠一頭霧水,扭頭問白善,“什麼意思?”

白善道:“我們得找到本應伺候我們的內侍,讓他們去廚房裏給我們取飯食去。”

但一回到院子他們就知道有點兒難了,因為內侍們都散在各人的屋裏幹活兒,滿寶都忍不住好奇,不就是把箱籠裏的東西拿出來再擺好嗎?

最多再套個被套,他們怎麼能做這麼久?

於是便不顧男女大防,直接湊到窗口那裏往裏看。

屋裏的是趙六郎和君三郎,倆人轉著圈的看著屋裏,一臉的嫌棄,“這窗臺也太素凈了,去取簾子來,得要淡藍色的,輕薄一些的紗布,這樣夏天到了也不至於沈悶憋氣。”

君三郎也道:“再去取一個瘦美人瓶來,剪上幾枝花來插上。”

窗外的滿寶:……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