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5章 入學四

而另一邊的白善他們別說書架了,在屋子裏整理東西時你走過來,我走過去,差點兒就撞在一起。

白善和白二郎住在一起,劉煥左右看了看,便問殷或,“我與你同住?”

殷或看了他許久,半響後點頭。

因為曬太陽和走的路太多了,他現在正在出汗,且臉色潮紅,呼吸還有些急促。

白善簡單的把自己的東西擺好,便到隔壁房間來看他,見他坐在床上發呆,便上前問道:“是不是還沒緩過來?要不要讓滿寶給你看看?”

殷或慢慢的搖了搖頭,笑道:“沒事,我歇一歇就好。”

滿寶的房間已經打掃過了,她只要把東西放進去就好,她很快把衣服鞋襪全都放好,至於裝書的書箱則放著沒動。

她在房間裏轉了一圈,竟然還在屋角裏找出了一個爐子和一個罐子。

滿寶聞了聞,罐子應該是拿來熬煮宵夜之類的東西。

滿寶幹脆去打了水來燒,她打開了藥箱摸出幾片黃芪和甘草丟進去,便從一旁的簍裏夾了炭生起火來,等熬得差不多了,她便掰了一小塊紅糖丟進去,等它都融化打咕嚕了便倒出來。

滿寶將竹筒蓋上,鎖上門就往隔壁的隔壁去。

院子不知是沒有門禁,還是只是此時不禁,滿寶直接進去,此時院子更熱鬧了,派給他們的內侍就這麼多,結果這個讓內侍收拾箱籠,那個讓內侍去打水來洗漱,呼來喝去的,院子裏都是聲音。

住在另一側東廂的封宗平等人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不論是從年紀輩分還是資歷身份來說他們都搶不過那些“大人”,於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自己收拾。

雖然他們也笨手笨腳,明明是疊好的衣服,但他們從箱子裏拿出來再放到櫃子裏就是能亂。

滿寶秉持著非禮勿視的規矩在一個房門前停下,輕咳一聲,問道:“裏面是哪位學兄?”

封宗平探頭看出來,都不等滿寶開口,指著左邊便道:“第三間就是。”

滿寶便行了一禮,轉身去了第三間。

房門虛掩著,她直接推門進去。

白二郎剛把被子展開,看到滿寶便翻了一個白眼道:“他在隔壁幫殷或呢,殷或好似身體有些不適。”

滿寶就點了點頭,看著他站在床下粗暴的抖了抖被子便丟下,忍不住問道:“這樣睡被子不會打結嗎?”

白二郎道:“沒事,我們又不大,這會兒夜裏也不是很涼了,半邊也夠蓋了。”

滿寶默然無語,直接轉身便去隔壁。

白善正頭疼的教劉煥給自己套被單,見他怎麼也不會,便道:“算了,你放著吧,一會兒我來。”

劉煥就一屁股坐在床上,累得直喘氣,“套被子也太累了,這裏明明就是有被單了,家裏怎麼還給我們準備新的?”

“這不是新的,”白善強調道:“你拿來的是舊的!”

一旁同樣坐著緩氣的殷或聲音微弱的道:“舊的才舒服,宮裏的被套不一定是幹凈的。”

滿寶站在門口輕咳一聲。

屋裏的三人一起看過去,滿寶將竹筒遞給殷或,道:“補氣的,你嘗嘗。”

殷或手微抖的接過竹筒,緩了好一會兒才打開竹筒蓋輕輕地喝了一口糖水。

從承天門走到東宮的東後側還是太遠了,而且大家走得又急,對他還是有些勉強。

滿寶道:“下次要是能從長樂門進宮就好了。”

一過長樂門就是東宮的大門,這樣他們可以少走一大段路。

殷或笑了笑後道:“雖有些累,但你不也說過嗎,要多走走,這對我的身體或許有好處呢?”

那也該適量。

不過見他此時說話氣弱,滿寶不再與他討論這個話題,說話也耗氣,這會兒還是少說話比較好。

滿寶見白善正在給殷或套被子,便掏出一根繩子來綁住袖子,今天是第一天進宮居住,劉老夫人特意給他們準備了禮服,廣袖大袍,好看是好看,但不僅熱,還不方便。

除了能在袖兜裏藏下更多的東西外,就只剩下好看這個用處了。

倆人合作,很快把被子都塞進去,然後一人拿住一個角抖開,一床被子就這麼抖好了。

劉煥:……

白二郎跑過來看見,立即道:“白善,一會兒你也得幫我。”

滿寶:“你不是說半邊也夠睡了嗎?”

白二郎:“會打結的,多不舒服呀。”

他還道:“一會兒我們再去幫你套。”

滿寶想了想,覺得自己一個人也有點兒困難,她以前套被子都是跟人合作的,於是沒有表示反對。

殷或就坐在一旁慢悠悠的合著糖水,等他把這一竹筒的水都喝光了,也緩過氣來了。

眾人也把東西收拾好了,於是去隔壁叫上封宗平倆人,“你們要不要去玩?”

封宗平和易子陽都謝絕了,他們還沒收拾好呢。

於是他們就自己走了,出了院子,滿寶這才有空盯著附近看。

皇宮的綠化做得不錯,路邊壘著花壇,還種有樹,可惜,這些物種她全都挖過折過收錄過,目前沒有稀缺的了。

科科也一直很安靜。

五人先順路去隔壁看了一下演武場,這裏設有箭靶和練武用的各種武器,還有就是眾人休息的茶水間和更衣的地方了,所以空出來的演武場也不是很大。

至少滿寶覺得遠遠比不上益州府學的演武場。

至於國子監的,她還沒進去看過,因此不知道。

他們的馬已經被東宮的人拉走了,他們交了錢,會統一餵養,他們要想看它們,可以去馬廄那裏看。

滿寶圍著演武場走了一圈,好奇的問道:“這兒能跑馬?你們騎射也要在這裏學嗎?”

劉煥也不明白。

殷或道:“應該不是這裏,西內苑就在東宮的後面,那兒那麼大的地方,足夠你們跑馬了。我記得父親說過,陛下和太子還喜歡在西內苑裏打獵練兵。”

西內苑裏駐紮著禁軍,拱衛皇城,殷禮兼任禁軍副統領,平時沒少住在西內苑裏當差。

這麼一想,陛下竟然讓殷或進宮來伴讀,也是夠……膽大的!

白善默默地收回了目光,也看向遠方,似乎要透過重重宮闈看到後面的西內苑。

但他除了那層疊一起的山巒外,什麼都沒看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