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3章 入學二

劉煥說完看著三人座下的神駒,羨慕得不行。

他自覺在家裏就夠受寵的了,畢竟他是幼孫嘛,可現在看白善三人,他覺得他在家還不夠受寵。

一行人到了宮門口,已經有不少人在等著了,四家的馬車排在了後面。

滿寶看到了殷家的馬車,幹脆打馬上前跳下馬來去敲馬車窗。

殷或撩開窗簾,看到她便微微一笑,“你們也來了?”

殷或下車來,幾個比較熟的夥伴便湊在了一起,封宗平和易子陽也慢悠悠的到了。

來的人越來越多,進宮的速度卻很慢,因此他們的圈子慢慢熱鬧起來。

幾人都很友愛,主動讓年紀大的同學先進宮,他們繼續站在馬車邊上頂著太陽等著。

主要是他們年紀小,也沒什麽資歷品級,這一點兒爭也爭不過,還不如識趣一點兒呢。

趙六郎,也就是太子的表弟,趙國公的小兒子直接插隊到最前面去了。

他也被選進崇文館了,直到這會兒他都不太能理解,他都娶媳婦了,本來在國子學裏讀得好好的,都打算今年大考試著去考一考了,怎麽就被選到崇文館裏讀書來了?

他並不太想來,因為他四哥曾經就是太子的伴讀,現在他四哥都到軍中效力了,他還跑來做伴讀,情分沒多少,還打亂了他原先的計劃。

但他姑父把他放到名單裏,他爹也讓他來,他便是不想也沒辦法。

趙六郎唉聲嘆氣,一路和熟悉或不熟悉的人拱拱手,到了前面後就讓人開了箱籠檢查入宮。

排隊等候進宮的人,有和趙六郎一樣是被塞進去的,也有心知肚明,已經明確投靠到東宮門下的人。

他們把自己的位置擺得很正,他們進宮就是給太子辦事,給他鞏固地位的。

至於讀書,都二十來歲的人了,還讀的什麽書啊?

眾人隱晦的往後看了一眼落在後面的那八九個少年郎,他們才是讀書的。

因為這些人是要長久的留在宮內的,就算宮廷內也各有門禁,侍衛們還是仔細的查了查,還真查出了不少違禁物品。

不是特別嚴重,但也不能帶進去。

侍衛們要麽沒收,要麽交給跟來的那些下人,讓他們再原樣帶回去。

輪到滿寶他們上前時,已經是半個多時辰後了,想也知道他們查得多仔細了。

白善的目光不由落在了自己的箱子裏,他的書應該不會有事吧?

他們這幾個人帶的東西都很守規矩,可能是因為他們年紀小,第一次進宮長住,還很有些忐忑。

帶進宮的東西不是衣裳鞋襪就是書,輪到白善的時候,侍衛們發現他帶的書尤其多,於是翻了翻,發現都是《論語》《春秋》一類的正經書,便不由擡頭看了一眼白善。

帶正經書的人不少,但帶了這麽大一箱子書的卻只有白善一個,於是檢查的兩個侍衛忍不住好奇的盯著他看。

白善一臉的嚴肅,見他們看來還沖他們點了點頭。

滿寶好奇的湊上來看,“怎麽了?”

白善扭頭與她笑道:“沒事,在檢查書了。”

侍衛們不熟悉白善,但對滿寶熟呀,看了一眼手中的牌子,知道了白善的身份,但還是問道:“周小大夫,這是您未婚夫?”

滿寶點頭,也看了一眼他箱籠裏的書,“你怎麽帶了這麽多書?”

說著,她正好眼尖的看到一個侍衛翻起了底下的一本書,滿寶看到那熟悉的封面,忍不住頓了頓,然後面無異色的問兩個侍衛,“有什麽問題嗎?”

侍衛伸手拿起一本書,直接翻開看中間的內容,其中有一行字“金承安三年,金軍擊敗弘吉刺、合底忻、山只昆等部……”

他便認為這是一本正經書,於是放下,合上箱籠道:“沒問題,走吧。”

於是大家就進宮了。

等人走遠了,那個翻書的侍衛才隱隱覺得不對,“往前有個金國?”

被問的侍衛也是勛貴家出身,但讀的書不多,當差多年連《論語》都忘得差不多了,他哪兒知道什麽金國不金國的?

於是遲疑的點頭,“有……吧?”

那個侍衛依舊疑惑不已,“我怎麽不記得有個年號叫承安呢?”

但他也沒太懷疑,主要是雖然只看了一句話,但那句話是真的很正經,正經到他不能懷疑那是一本雜書。

皇城裏他們還能騎馬坐馬車,進了宮裏卻不行了,所以雖然手上有馬,他們還是只能走著。

身後有內侍擡著他們的箱籠,他們得一路從承天門走到東宮去,而崇文館就在東宮接近玄福門的地方,那裏有獨立的院落,靠東一邊的地方也為東宮的辦公地點,而太子和內眷的生活區域卻是在東宮的西側,為靠近太極宮的地方。

那裏有門通往太極宮,太子和太子妃要去給太後和皇後請安時都是走的內門。

太陽正當空,天氣又開始熱起來,大家才走到東宮便出了不少的汗,殷或甚至呼吸急促起來。

滿寶在袖子裏摸了摸,摸出三把團扇來,遞給殷或和白善一把,自己拿了一把擋在眼前,勉強能擋去一些太陽。

正牽著綠耳的白二郎看見,忍不住瞪著眼看滿寶。

滿寶對上他的目光,不好意思道:“就只有三把,你將就將就吧。”

殷或知道自己手中的這把團扇多半是他的,便也有些不好意思的遞給他。

白二郎看了眼他的小白臉,搖了搖頭道:“算了,你別暈了就行。”

殷或也不推辭,直接又擋在了頭頂。

一行人進了東宮便繼續往東而去,楊和書領著一個東宮司議郎在一旁等著,等他們都到了便轉身道:“走吧,我帶你們去安置,然後看一下你們要做的事。”

那司議郎也是熟人,正是蘇堅是也。

見他目光落在滿寶臉上,滿寶還笑著揮手和他打了一個招呼。

蘇堅面無表情的轉過頭去。

滿寶扭頭問白善:“他怎麽了?”

白善看了一會兒他的背影,然後壓低了聲音道:“他在嫉妒你,司議郎才六品,你是五品,你品階比他高,下次見到他得先跟你行禮。”

滿寶一聽,立即神清氣爽起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