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0章 賜官

他道:“等以後路走熟了,我們都打點過了,你再想走,我再帶你。”

周立君只能應下,然後將一本賬冊交給周立重,看著他們點了錢後送到門外去。

現在家裏的錢雖然是周四郎和周五郎拿著,但賬本卻全都是周立君拿著的,所以家裏到底有多少錢,滿寶不知道,周四郎和周五郎恐怕都不是很清楚,但周立君是非常清楚的。

她叮囑周四郎,“四叔,早去早回,本子裏我夾了一張紙,上面有我算出來的最高成本,瓷器要是超過那價你們就別買了,不然運回來也是虧本的。”

周四郎應下,“放心吧,我又不傻,還能在這件事上讓人坑了?”

坐上了騾車,周四郎還在忍不住嘆氣。

三子看著好奇,抽了一鞭子騾子讓它加快速度,問道:“四哥,你嘆什麼氣呀?”

周四郎又嘆了一口氣,道:“我嘆我被打臉了,前腳剛想著要惜命,後腳就要往夏州去,唉~”

三子幾個還不知道,聞言一楞,“不是要去商州嗎?夏州離商州很近嗎?”

“遠著呢,”周四郎道:“我們先去商州拿瓷器,回了京城休息兩天就去夏州,夏州在草原邊上,要過了長城的。”

“長城是什麼?”

周四郎就想了想後道:“好像是一堵墻,滿寶說以前的皇帝建的,可以攔住胡人的騎兵,我也沒見過。”

倆人的話題越來越偏,三子根本不在意去哪兒,在他看來,不管去哪兒,有飯吃,有衣穿,再有錢掙就行。

他的家鄉在益州,只要不是回益州,那在外頭哪兒不一樣呢?

等他掙了錢,又再長大一點兒他就回鄉去,買兩塊地,建個房子住下。

可惜現在縣令不是唐大人了,不知道新來的縣令還會不會分給流民土地,要是分,他就可以把買地的錢給省下了。

滿寶對周四郎出門的事兒已經習以為常了,和往常一樣過著自己的日子。

她先進宮一趟,找皇後娘娘說了一會兒話,過了兩天,古忠就捧著一道折子來找她了。

是一封皇帝親自寫的授官折子。

莊先生帶著滿寶擺了香案跪下,劉老夫人和鄭氏也帶著方氏和陸氏來湊熱鬧。

古忠展開折子,言明周滿醫術高超,且醫者仁心,人品貴重,特封為六品太醫和五品修撰,賜金帶……

金帶自然不可能是純金的,而是因為金帶上的銙是金的,邊也以金線所制。

之前皇帝送過她五品官服,但沒有腰帶,現在補上,算是正式授官了。

古忠也合上了折子遞到滿寶的手上,笑吟吟的道:“周小大夫,不,周小大人,恭喜您了,不算陛下先前賜您的官服,您還能往工部裏領兩套。”

滿寶拿著折子問,“誰是我的上官呢?”

古忠便笑道:“您是太醫,自然是蕭院正屬下;您還是五品修撰,太醫署為太子殿下總領,那自然是太子殿下的手下了。”

滿寶便明白了,這還是要聽太子殿下的呀。

滿寶還有些恍惚,遲疑了一下後問,“那我何時進宮報道呢?”

古忠知道她是第一次當官沒經驗,於是笑道:“不急,周小大人不如等一等,等楊大人說崇文館好了,自然可以進去了。”

說罷,古忠便彎了彎腰要告退。

莊先生將一個沈甸甸的荷包放在滿寶手裏,滿寶回過神來,摸了摸荷包,有點兒不舍得,但還是放在了古忠的手上,“勞煩古大人走一遭了。”

古忠見她不舍得荷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然後接過荷包往袖子裏一塞,笑著走了。

滿寶戀戀不舍的倚靠在門邊看著他帶著人騎馬走遠,這才轉身回去。

陸氏和方氏看著托盤上的那一根金帶稀奇不已,劉老夫人則拿過那封折子看了又看,半響後道:“沒想到滿寶倒比善寶還更早授官。”

鄭氏也點頭,她也沒想到。

方氏連忙問道:“滿寶,你有官服了?”

“有呀,收在櫃子裏呢。”

“你穿來給我們看看好不好?”

滿寶眼睛一亮,“好呀,你們等著。”

說罷立即跑進屋裏翻箱倒櫃起來。

將被壓在櫃子底部的官服找出來,滿寶就脫了衣服換上。

五品的官服是淺緋色的,其實相比於淺緋色,她更喜歡深緋色,奈何她的官品還不夠高。

穿上官服,滿寶就抓起托盤上的金帶系上,然後就開門跑出去,“當當當”的展開雙臂問道:“好看嗎?”

眾人皆是眼前一亮,陸氏也連連點頭,然後皺起眉頭,遲疑的問道:“好看是好看,但我總覺得有什麼不對。”

正說著話,白善他們下學回來了,聽見正院這邊熱鬧,放下書籃便過來。

才一進院門他們就一起楞住了。

滿寶又在他們身前轉了一個圈,問道:“有什麼問題?”

白善楞楞的搖頭,“沒什麼問題,你,你怎麼把官服穿上了?”

白二郎道:“感覺怪怪的。”

鄭氏看了一會兒後道:“是頭發吧,滿寶,你得把頭發梳起來,那樣應該更好看些。”

說罷上前拉住她,把她拉回屋裏幫她弄了一下頭發,“陛下怎麼只賜了官服沒有賜官帽?不然就可以戴上了。”

滿寶看著鏡子裏的自己,晃了晃腦袋後笑道:“沒事,等我去工部領回來就有了。”

她湊近了看銅鏡裏自己,忍不住撐著下巴認真的看著鏡子裏的道:“我真好看。”

鄭氏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樂著點頭道:“是挺好看的。”

門外,白善已經從祖母和先生那裏知道了賜官的事,聽說她被定了五品便松了一口氣,笑道:“這下好了,她進了崇文館應該也不會被人欺負了。”

莊先生也笑著點頭。

他們在這裏高興,殊不知吏部和朝中的官員因為這一次賜官鬧得多大,魏知都堵在了太極殿的門口那裏和皇帝說這不合規矩。

他沈著臉和皇帝說教,“陛下愛才也該有個度,她一步便受封為五品官,讓其他臣子怎麼想?”

他道:“陛下如此不是愛她,而是害她呀!請陛下收回聖旨。”

皇帝本來也不是很樂意直接封周滿五品官的,因為現在封了五品,之後她編好了書,太醫署再有功,他還怎麼封?

總不能真讓她當個二三品的大官兒吧?

不過魏知這麼和他說話他就不開心了,於是道:“這是皇後的建議,要不愛卿去規勸一下皇後?”

魏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