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6章 竟然還有你

鄭大掌櫃眼睛大亮,拍掌道:“差點忘了這事兒,周小大夫讓你告訴我她家種有許多藥材?”

鄭辜楞楞的點頭,“是啊,她家賣藥材您不是一早知道嗎?上次周四郎還給了您一袋新法炮制的山藥片呢。”

鄭大掌櫃就轉圈起來,“對了,得找周四郎,他們家賣藥的事兒都他管著呢,你去,算了,你別去了,你是她徒弟,就當好徒弟就行,這些事兒你別摻和,小芍……小芍也別去,小丁呀,你快往外城周記飯館裏找周四郎,就說我晚上請他吃飯喝酒。”

滿寶跳下馬車,拔腿就往院子裏跑,方氏和陸氏正坐在廊下做衣裳,三個孩子坐在院子裏攤開的席子上玩兒,鄭氏手裏拿著撥浪鼓和他們玩。

看到滿寶跑進來,鄭氏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手,好像她一把年紀了還玩撥浪鼓頗有些不好意思。

“鄭姨,”滿寶叫了一聲鄭氏,然後就去找方氏,“四嫂,我四哥呢?”

方氏楞了一下後道:“他帶著人出去看瓷器了,說是想去商州運一些瓷器回來,聽說商州的瓷器很好看,他得先看看京城這邊的瓷器賣得怎麼樣……”

方氏擡頭看了眼天上的太陽,估摸了一下時間後道:“這會兒應該是在飯館那邊吧?”

鄭氏將撥浪鼓給八頭,起身笑道:“你要想找你四哥就讓家裏下人去叫就是。”

滿寶點頭,“好,我這就讓他們去叫人。”

她跑出去吩咐人,轉身便又跑去書房裏找莊先生。

方氏見她這樣風風火火的,便不好意思的和鄭氏笑道:“這孩子也不知有什麼事兒這樣急。”

鄭氏笑了笑,她都已經習慣了,這三個孩子哪天做事要是不著急那才稀奇了呢。

滿寶跑去和莊先生討主意去了,她覺得這件事太大了,其重要性不下於她當初知道她爹不是她爹,她親爹娘被害死,她得給她親爹娘報仇的事兒。

滿寶摸著胸口道:“先生,我這會兒心跳得好快,就覺得太子殿下給我挖了一個好大好深的坑,偏坑裏放滿了我最愛吃的紅燒肉,紅燒蹄子……”

別說慢了,就連莊先生都有些恍惚起來。

半響他才找到自己的聲音,“所以,你要入崇文館修撰醫書?”

滿寶點頭。

莊先生便註視著他這個弟子,猶如在夢中。

半響,他才伸出手來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腦袋,輕笑出聲,眼中卻好似含著淚花。

莊先生越笑越覺得可樂,最後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起來。

滿寶:……

她一臉莫名的看著莊先生,覺得心裏更怕了。

莊先生眼中含著淚停下,心中如同波濤一樣不能停歇,半響他才找到自己的聲音,“孩子,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意味著她可以看到更多的書,抄到更多的書了……

莊先生眼淚差點下來,他拽著滿寶的手道:“這意味著你位同翰林,你將來會名留青史,傻孩子,這是修書呀,修書呀……”

滿寶楞楞的看著莊先生,不太能理解。

寫書而已嘛,白二不早就寫了嗎?

要不是她沒空,其實她也可以寫的。

莊先生獨自激動了一會兒,見這孩子一臉呆呆的,顯然沒明白過來。

莊先生便忍不住頓了一下,然後搖頭失笑道:“為師一把年紀了,卻還把得失看得如此之重,實在是不該,不該呀,倒是你,寵辱不驚了。”

滿寶糾結道:“先生,我已經驚了,我怕這是坑?”

莊先生便笑道:“太子是不是說了你只是修撰醫書?”

滿寶回憶了一下,點頭道:“是呀,我午後還能去教導我的弟子呢。”

“那就是了,”莊先生目光幽遠的道:“你是修撰醫書的,不涉朝政,做的是治病救人的事,那就不會有事。”

他收回了目光,落在滿寶身上道:“你只需和往常一樣記住,進宮以後要多聽少說,不要插手內政,這就足夠了。”

至於站隊問題,莊先生已經放棄了,以她這半年來的作為,要說她不是太子這邊的人,別說外面的人了,莊先生自己都有點兒懷疑。

所以還是算了吧。

好在她是大夫,不論將來是誰登位,只要她不像華佗一樣提出要開皇帝腦袋的話,應該都能活。

想到這裏,莊先生繼續道:“進了宮也不要荒廢了學業和醫術,尤其是醫術,京城中若有疑難病癥,你可以和殿下求一求出來看一看。”

他道:“你的名氣越大,將來你才能活得更好。”

滿寶聽著莊先生的諄諄教誨,忍不住道:“那白善呢,他也要進崇文館的。”

莊先生卻搖頭笑道:“他不必我操心,他會做好的。”

和滿寶不一樣,白善進崇文館還是讀書,只是多了一個職責,就是陪太子讀書。

不過這會兒太子都這麼大歲數了,顯然用不著伴讀了。

所以白善他們入館後很大可能和在國子學裏一樣,還是上課讀書。

只不過不能和現在一樣自由回家,而是得住到崇文館裏去,須得休沐時才能出宮。

至於太子行為有差,皇帝問起罪責來,估計也是比他們年齡大,和太子年齡差不多的那些人被問罪,白善他們最多是陪著請罪而已,問題不大。

沒辦法,年紀小就這點兒好處。

莊先生很是安撫了一陣滿寶,滿寶總要掉進坑裏的感覺才好一點兒,心情慢慢平復了下來,她就開始覺得時間過得慢了,“白善他們怎麼還不回來?”

莊先生看了一下一旁的滴漏,笑道:“應該快回來到了,你要是著急就去門口等著。”

滿寶當即就起身跑了,“那我去前面等著了。”

莊先生:……他就那麼一說,你就不能那麼一聽嗎?

滿寶跑到馬車經常出入的那個側門,正好看見白善他們的馬車進來,她立即沖上前去,結果看到後面還有一輛車,簾子掀開,楊大人從車裏下來了。

白善和白二郎跳下車,白善還沒來得及說話,白二郎已經沖上來道:“滿寶,你猜怎麼著?”

滿寶才到嘴邊的話就換成了,“怎麼著?”

白二郎樂得眼睛都瞇起來了,“我和白善要進崇文館給太子做伴讀了!”

滿寶:“……竟然還有你?”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