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5章 提醒

太子點頭,“孤金口玉言,怎會有假?”

可白善說,金口玉言也是會騙人的。

不過這會兒滿寶不想提醒太子這一點兒,只樂陶陶的笑瞇了眼,立即點頭表示她定不負太子所托。

管他呢,先進崇文館再說,醫書能不能修出來以後再說,書是那麼好修的嗎?

最快也得一二年時間吧?

滿寶笑瞇了眼。

崇文館呢!

她敢保證,全天下恐怕只有崔氏的藏書能跟崇文館比一比了。

崇文館是太子讀書的地方,聽說為了培養出優秀的繼承人,皇帝一股腦的把皇宮裏所有的書都往裏堆了,可以說,連皇帝老爺子自己書房後面的藏書樓都沒那麼全乎的。

翰林院有時候都要從崇文館裏借書翻閱呢。

連進益州府學都要偷摸著進去的滿寶笑瞇了眼,覺得住進宮裏也不錯。

她笑道:“那我下午還在偏殿裏教我的弟子們讀書呀。”

太子揮了揮手道:“有不懂的,去問孔祭酒和楊和書吧。”

滿寶有些不太確定的道:“楊和書?”

“嗯,父皇和戶部丟到東宮裏看著孤的,哼,以後再有雜事就去找他便是。”

滿寶被這一連串的消息砸得直到出了皇宮都還有些恍惚。

和她一起出宮的劉醫女、鄭辜和小芍一起看著她,見她被顛簸的馬車晃回了神,這才開口問道:“師父,您怎麼了?”

滿寶砸吧砸吧嘴,和鄭辜道:“出大事兒了。”

她思考了一下,剛才她出宮的時候太子好似沒說要保密,吳公公也沒有暗示,於是她便和鄭辜招了招手,小聲道:“回去告訴你爹,朝廷要重整太醫署。”

鄭辜茫然了一下,“太醫署?”

一直在宮裏伺候的劉醫女卻是立即反應過來,擡頭驚訝的看向滿寶,也壓低了聲音,“那豈不是要開始招生了?”

滿寶道:“還沒那麼快,太子說得先修書,我過幾天可能要住到宮裏去了,不過你們也別擔心,我和太子說過了,午後你們還進宮來學習紮針。”

鄭辜總算是反應了過來,咽了咽口水後問,“太醫署要是重整,那我們能進去嗎?”

他隱約記得他爹說過,很久以前太醫院還是太醫署時,太醫署還兼具教導職責,教出來的學生通過考核的進入太醫院,不合格的,流入民間也是名醫呀。

鄭辜雙眼發亮,猶如兩盞燃燒得正旺的燈籠註視著滿寶。

滿寶想了想後道:“你們認真學習,應該可以考進去,我總不好給你們走後門呀。”

小芍也機靈了起來,捏著手緊張的問道:“師父,考核用的醫書您來修撰?”

滿寶道:“太子說蕭院正主編,我是在一旁幫忙的。”

那也很足夠了,三人一起眼睛發亮,一起從心間燃起了勃勃的野心,好歹他們也能知道點兒內幕不是?

滿寶想說的並不是這個,她想說的是,“你回去告訴你爹,太醫署重整後,地方也要建立醫署,到時候太醫署裏教出來的學生應該會放到各地醫署裏去。”

鄭辜一呆,首先想的是,“這不是在和我們藥鋪搶生意嗎?”

滿寶輕飄飄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可真夠笨的,醫藥便宜了,看病的人只會越來越多。就好比麥子和面粉,一畝地只產一石麥子的時候,大家是煮麥粥,連著殼一塊兒吃的,當一畝地產兩石甚至更多的麥子時,人們就學會了把殼去掉磨成面粉來吃。”

小芍一臉茫然,沒聽懂。

鄭辜和劉醫女也沒聽明白,只是隱隱有些懂,又似乎不懂。

滿寶見他們不吭聲,就只當他們聽懂了,到了岔路口時把他們放下車,她沖鄭辜揮手道:“記得和大掌櫃說,別忘了我家種了好些藥材呀。”

鄭辜稀裏糊塗的應下了,等馬車一走,他回過神來,看向劉醫女,“你聽懂了嗎?”

劉醫女搖頭,她決定回家問她祖父,不過她看了一眼停在一旁的馬車,道:“大師兄,你要不要先送我回家去?”

鄭辜想拒絕,他也急著回家和他爹說話呢,但對上劉醫女的目光,他到底沒好意思直接拒絕一個姑娘家,目光便落在一旁的小芍身上,“要不我讓三師弟送你回去,我自己再請一輛車?”

這車是他們從濟世堂裏去皇宮時鄭大掌櫃給他們派的車,畢竟皇城裏可沒車給他們租,他們要是沒車,那得用兩條腿走出來,很遠的。

劉醫女問道:“在這裏你能請到車?”

鄭辜左右看了看,發現這兒雖也有些商鋪了,但還真沒馬車,他略微有些惋惜,“好吧,我送你回去。”

倆人先把劉醫女送回到劉家,這才緊急趕回濟世堂。

鄭大掌櫃剛準備早退呢,在大門口和鄭辜差點兒撞上,見他這麼緊張便也提起了一顆心,拉住他問,“怎麼了,你在宮裏闖禍了?”

孩子進出皇宮就這點不好,出息似乎是真出息了,就是忍不住會有點兒擔驚受怕的。

鄭辜頓了一下才把表情控制住,他把他爹拉到後院,將滿寶剛才說的話照實說了一遍,然後問道:“爹,師父是什麼意思?各地要是開了醫署,那將來我們藥鋪的生意豈不是要被搶?”

鄭大掌櫃被打斷的思緒,他橫了兒子一眼,淡淡的道:“這世上有兩樣事是人控制不了的,一是肚子餓,二就是生病了。”

他道:“人只要會餓,就得吃飯;同理,人只要還會生病,那就得吃藥。你以為現在吃藥的人很多嗎?”

鄭辜不知道該點頭還是該搖頭。

鄭大掌櫃便意味深長的道:“其實吃藥的人還可以更多,放心,便是醫署開起來了也不會搶了我們濟世堂的生意,相反,有可能會讓我們濟世堂的生意更好。”

說話間,鄭大掌櫃突然就想通了,他摸著胡子笑道:“就不知道提議重整太醫署的人有沒有想到這一點兒,他是有意為之,還是無意施為呢?”

他這會兒還不知道太醫署的折子是滿寶和白善白誠上的,正想著回去以後得讓弟弟去打聽打聽,上折子的人是誰,以後是打算讓哪家來給太醫署供藥。

對了,供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