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4章 霹靂

她笑道:“之前你們看病的偏殿就給你們用,除此之外,殿下還讓人在那裏設了一組藥櫃,到時候會采買一些常用的藥放進去,錢從東宮的賬上走。”

太子妃頓了頓後道:“只是你也知道,宮中限制很多,有些藥是不能進入後宮的,所以……”

滿寶知道,這是預防宮人拿了藥後害人,哪怕是有藥物出入記載,可若是用藥的人多了也很難查到。

宮裏,除非是主子生病,不然宮人,不論是宮女還是內侍,那都是硬熬,熬得病重了就丟到防疫所,熬不過去就埋了,熬過去就再調回來……

所以,凡是有毒性的藥物是不能進這座偏殿的藥櫃的,但就是這樣,對於生病只能靠熬的宮人來說也是大功德一件了。

對滿寶來說,這也是教徒弟的一大便利,雖然藥物有限,但至少他們進宮學習紮針時還是可以學習開藥的。

而且因為限制,對於開方的靈活性要求也更高了。

尤其適合鍛煉鄭辜。

鄭辜不知道他師父給他找了個鍛煉開方的好法子,他正在濟世堂裏幹活兒。

他師父有休沐,他卻是沒有的,不僅他沒有,劉醫女他們也沒有。

在沒學成前,他們該幹活就要幹活,該背醫書就背醫書,該背藥材就背藥材。

三丫又不小心記錯了幾個藥材,此時正抱著腦袋死命的盯著眼前總是被記錯的藥材。

滿寶在吳公公的陪同下再次去看了一下用來做醫學教習的偏殿,著重看了一下才搬進來的藥櫃。

吳公公笑道:“這裏頭的小床都沒拆掉,藥櫃才搬進來,再擦擦洗洗晾幹,等藥材采買回來了就可以放進去。”

滿寶好奇的問,“藥單你們找誰拿的?”

畢竟很多藥不能放進來。

吳公公便笑道:“殿下讓太醫院出的藥單,蕭院正聽說是太子要給周小大夫教學用的,當即就劃拉出了一張藥單,說只要這些藥就盡夠了。”

吳公公笑吟吟的道:“您放心,單子都給太醫院看過了,說那些藥都沒什麼毒,除非當餵牛一樣給人灌下去,不然沒什麼害人身體的藥。”

滿寶翻開藥單看了一下,見打頭的是黃豆、赤豆、綠豆、白豆、胡豆、扁豆等各種豆。

她頓了一下心想,這的確不會有毒,再怎麼樣也吃不死人,除非一次性往嘴裏灌上十幾斤,不過也不是毒死的,多半是撐死的。

剩下的藥材便是些甘草、柴胡、黃精之類很常見的草藥,她從頭看到尾,發現連何首烏這類東西都沒有,因為有微毒。

滿寶將藥單遞給吳公公,點頭道:“那行吧,就照著這個弄好了。”

進宮前先生和她說過,在宮裏盡量少提意見,特別是往宮裏送的進口的東西,因為很容易出錯兒。

除非必要,否則不要沾手。

吳公公收了藥單,恭恭敬敬,高高興興的把滿寶送出宮去了。

她說要帶劉醫女他們進宮練習紮針,果然第三天過午後就帶他們進宮了。

這是她和吳公公商量出來的比較合適的時間。

早上濟世堂比較忙,那會兒也是宮裏最忙的時候,作為幹活兒主力的宮人們當然沒空來給他們紮針了,所以就定在了未正時分。

滿寶提前帶他們進宮,三丫本事還沒到家,只能站在藥鋪門口看著他們走遠,滿眼的不舍。

除了劉醫女,蕭醫女也在宮裏等著他們了。

不論是劉醫女、蕭醫女,還是鄭辜、鄭芍,他們都把穴道圖背了下來,只是要精準的找到這些穴位還有些難而已。

滿寶要做的就是在實踐中讓他們能夠找到每一個穴位,且還要知道什麼病癥紮什麼穴位,該如何行針……

滿寶通常會在偏殿裏教過大家,等把二十個宮人都看完,她便凈手去後面看太子妃去,她三個弟子和蕭醫女則留下收尾。

太子妃倒不孕吐,只是嗜睡,因此她過去時,她都是剛好醒,滿寶給她摸摸脈,說說話便告辭離開了。

時間很短,不過是請個平安脈而已,別說藥方和紮針了,有時候連醫囑都不用下。

前後不過兩刻鐘,但太子妃也很安心了,連晚上睡覺都踏實了許多,然後肚子就開始安穩下來,每天一點兒一點兒的長大。

太子每天看著都很高興,有時候回來碰見滿寶在,也毫不在意的趴在太子妃的肚子上聽了聽,滿寶很篤定他一定什麼動靜都沒聽到,畢竟還沒滿四個月呢,他要是聽出動靜來才要糟呢。

但太子夫妻倆顯然不在意這一點兒,自己玩得不亦樂乎。

滿寶每每見到這種情況都是很有眼色的要退下去,太子卻突然叫住她道:“皇帝同意孤擴招崇文館學生至三十人,孤把白善的名字也加進去了,而太醫署重整之事也由孤負責,你回去以後準備準備搬到宮裏來吧。”

滿寶瞪眼,半響才回過神來,“我,我要住進宮裏?不是,白善進崇文館讀書,為什麼我也要進宮?”

太子強調道:“為了修撰醫書!”

他瞥了她一眼道:“不是你上書要在各州府建設醫署嗎?既要教導學生,自然需要教材,太醫院的那些醫書都雜得很,前兩天光說要教學生什麼東西他們就吵得不可開交,孤記起你曾給劉醫女一本自己寫的醫冊,既如此,那你們就自己寫,等醫書修撰好了再招收學生教學。”

他道:“太醫署的事是接下來東宮需要做的重要事情之一,因此修撰之事你可和崇文館裏的學生商議,讓他們給你們幫把手。”

滿寶被這一消息砸得頭暈,半響才回過神來,“這事,這事……那我以後不能去濟世堂裏看病了?”

太子就斜睇她一眼道:“宮裏這麼多人給你練手還不夠?”

可這病癥也太少了。

滿寶心中腹誹,不過她還有些沒緩過神來,因此不敢開口懟他,好半響她才問道:“修撰之事只看我?”

“不是,太醫院的蕭院正為主編,你得聽他的,”太子道:“這醫書的事兒你和太醫們商量著來,你不是說外面的書很少嗎?崇文館裏的書隨便你看。”

滿寶立即精神一振,“真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