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3章 不做奸佞

唐大人和楊大人他們一直在這裏吃過了晚食才離開。

滿寶等人將人送到大門口,看著人上了馬車離開才轉身回家。

大家和門房一起把大門關上,周四郎大大的伸了一個懶腰道:“這事兒總算是完了,滿寶,你四嫂怎麼樣了?”

“得再養一段時間,但她有胃口了,只要能吃下藥和東西,總會好的,一會兒我去給她紮針。”

周四郎就點了點頭,扭頭和周六郎道:“那明天我去請官媒上門給你提親,等你嫂子好了再正式下定什麼的,你明兒穿好點兒,店鋪先不急著開。”

一旁的周五郎道:“我正想和你們商量呢,現在家裏的事兒越來越多,之後老六還要成親,肯定也很忙,總不能每次他一休息就把飯館給關了,我的意思是請個能上竈的大廚,就算老六有事,店裏也能周轉開。”

現在店裏已經請了幫廚,跑腿收賬這些家裏也不缺,但他們手藝還不太行,為了不壞招牌,每次周六郎一有事兒店面就只能暫且關了,這其實不好。

周四郎想了想,飯館的事周五郎肯定比他了解,於是一揮手道:“你們商量著來吧。”

周五郎就看向周六郎,周六郎想了想後點頭道:“那五哥你去找吧。”

周五郎就應下來。

周立重幾個正在清點今天收到的禮物,他們從下午送走客人後就在清點了,現在已經清的差不多了。

周立君拿著筆在一旁做賬冊,等做完以後給滿寶看,“各家送了什麼禮都記上了,劉老夫人說記下來,以後人情往來就照著這個來。”

滿寶點頭,“你做主就好。”

家裏的賬冊之類的都是周立君拿著的,包括剛賣出去的茶葉也都是她記的賬。

滿寶在院子裏轉了一圈,發現周立重幾個已經把事情做完了,她除了能給四嫂紮針外沒別的事可做,便幹脆去給方氏紮針。

方氏臉上的血色慢慢回來了,雖然還是瘦,但臉色一好,身上的那股灰白氣息就沒有了,看著倒像是個活人了。

滿寶收了針後回自己的院子去,白善還在院子裏,見她出來便和周四郎點了點頭,與她一起離開。

周四郎站在院門口看著倆人肩並肩的從甬道那兒走回去,頗有些不自在,他和滿寶才是一家的吧?

白善道:“陛下似乎有意重整太醫署,不知道是不是要像我們上的折子那樣整理太醫署,若是,你要不要進去?”

滿寶也正想與他說這事呢,聞言驚詫,“你怎麼知道的?”

白善道:“中午的時候聽劉煥說他祖父近來脫發厲害,想讓我問你可有生發的法子,他想盡盡孝心。”

白善笑了笑後道:“聽說是陛下壓著戶部拿出一些錢來給太子做崇文館擴修,我下午的時候問了一下楊學兄,楊學兄說,面上說是給崇文館的,但更大面還是為了重整太醫署。”

白善思慮道:“聽楊學兄的意思,這一次陛下打算在各州府都設立醫署,這樣的花銷可不小。”

滿寶便壓低了聲音道:“今天吳公公也和我說了,還說陛下想把這事交給太子來做。”

白善若有所思,“這事做好了是功德一件,是太子鞏固聲威的好途徑,若做差了,對太子卻是一個沈重的打擊。”

滿寶不在意的道:“做什麼事沒有風險呢?我們開放下藥也有看錯病的可能,太子有陛下支持,只要肯用心,總能做好的。”

滿寶不覺得這事會失敗,他們想了那麼久才寫出來的折子,不敢說高瞻遠矚,也敢說絕對是很好的,怎麼會失敗呢?

白善瞥了她一眼後道:“別的不說,各地設立醫署,這麼多藥材從哪兒來?”

“草藥多是采摘的野外的,若不能種植,突然增加的產量那就是竭澤而漁,”他道:“但若是突然鼓勵種植,那就會擠壓產糧的良田,對百姓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滿寶的腦子總算是從醫學的未來發展方向上抽了出來,開始大局觀的看待此事。

她皺了皺眉道:“那就只能慢慢來,先選定一二州試著推廣?”

白善點頭,“我也是這樣想的,只不知太子是怎麼想的。”

他扭頭道:“這折子還是我們三個寫的呢,太子要是太過急功近利,你進宮的時候多規勸一些,不然我怕百年後我們仨的名字要被記入奸佞冊裏供後人圍觀了。”

滿寶連連狠狠地點頭。

看那些史書就知道了,有名的昏君身邊總有一兩個比昏君還出名的奸佞,而若是君主不怎麼昏,那錯的一定是奸佞。

滿寶抖了抖肩膀,她才不要做奸佞呢。

另一位奸佞候選人白二郎對這些一無所知,第二天依舊是休沐的日子,因為前一天太累,他幹脆賴在床上不起來了。

氣得白善推開他的窗,還把他的窗簾和床帳都拉起來,就讓陽光照著他的窗,不信這麼亮他還能睡著。

白二郎整個人都鉆到被子裏去了,白善就道:“沒見過你這樣的,說好了要一起去踏青跑馬的……”

白二郎幹脆把自己卷成了蠶蛹,死也不出去,他真的太困了,而且春光燦爛,正是春困的好時節啊,為什麼要去踏青?

他絕對不承認,前天說要去踏青的是他。

白善揪了一下他的被子,見怎麼也揪不掉,幹脆不管他了,轉身跑出去,自己帶了盜驪出門玩兒去了。

既已經應了封宗平等人,怎麼能失約呢?

劉老夫人讓兩個護衛跟著他去,大吉則送滿寶進宮去。

太子今天也休沐,一大早的沒事做,正陪太子妃在園子裏溜達呢,看見滿寶便沖她點了點頭,等她給太子妃把過脈,確認胎兒很好以後,他就卷了卷袖子伸出手去。

滿寶將他的手放在脈枕上,把過脈後確認沒什麼問題,他就拍拍屁股走了,讓太子妃和她說話。

太子妃拉著滿寶的手笑道:“殿下知道了你的意思,已經答應給你一個手牌,到時候你自帶你的弟子進宮來紮針。”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