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0章 宴中

封宗平憋住笑,側頭看向坐在一旁的白善,見他依舊不開口,便知道他是算準了白二郎能懟回去,他笑著搖了搖頭,問道:“你們看的什麼誌怪小說?”

白善這才開口,說的幾本都是他在書鋪裏看過覺得還不錯的。

白二郎扭頭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不遠處坐著的莊先生收回了視線,坐他對面的姜先生笑道:“你這小弟子也越發聰慧了。”

姜先生不掩羨慕,他也教書育人,也收過徒弟的,他身邊的朋友也沒少做人先生。

但能做到莊先生這樣,有三個如此出色的弟子在身邊服侍的,卻也僅莊先生一人。

莊先生笑了笑後搖頭道:“還是調皮得緊,且有的學呢。”

開宴以後,周四郎舉著酒杯將所有桌子都敬過一遍,彼此算認識了,至少能把人臉和名字對上。

敬過一遍酒他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畢竟和許多人都不熟,他不自在,客人也不自在。

他就坐在鄭大掌櫃和邱老漢的中間,直接拉著鄭大掌櫃說話,“鄭大掌櫃,這次我來京城還帶了兩麻袋曬好的山藥片,家裏還炮制了一小袋兒,滿寶說你們常用土粉炒,但麥麩炒也不錯,我們家試了一下,您要不要看看這新的炮制手法?”

鄭大掌櫃眼睛微亮,問道:“這炮制法子是周小大夫告訴你們的?”

周四郎點頭笑道:“說是一本醫書上寫著呢,過年的時候我五弟妹和大嫂琢磨了一陣琢磨出來了,費了不少的山藥,最後還是成了,滿寶試過,說藥性還不錯。”

鄭大掌櫃便笑道:“那你給我一袋回去試一試。”

周四郎笑著應下,“好說,一會兒我給您裝一袋。”

轉身又和邱老漢道:“邱叔,這次我來京城,我娘特意讓我把媳婦給帶上,就是給老六操辦婚事的,籍書我都帶來了,明天我就請了媒人上門,您可一定要應承呀。”

他話說得軟,給足了邱老漢面子,邱老漢便也哈哈大笑起來,高興道:“你先請人上門再說。”

鄭大掌櫃等人一聽便知道他們兩家是正在說親,立即跟著湊熱鬧道:“你這人好沒誠意,他既這麼求了,你就應了人家嘛。”

“沒錯,沒錯,”丁大夫笑道:“也讓我們趁機討杯喜酒喝。”

一旁的周六郎微微紅了臉,周五郎則是一臉感嘆的看著他四哥,覺得他四哥真的是越來越圓滑了。

離他們有一定距離的楊大人幾個卻正在談論崇文館招賢納才的事。

本來他們是不想說公事的,但張家的三郎剛好在招進的名單上,於是就談到了這件事。

當然,他們聊著聊著就不由聊到了唐大人身上,孫家來湊熱鬧的二郎直接倒了一杯酒敬唐大人,笑道:“知鶴,你這當了長安縣的縣令,以後可要多多照顧我等呀。”

唐大人:……

楊和書忍不住輕笑出聲。

唐大人瞪了他一眼後才端起酒杯對著孫二郎的酒杯一碰,喝完了才道:“我才要你們多照顧我呢,沒事兒的時候多看看書,少出去跑馬打架,我這個縣令不好做,你們可別為難我。”

白大郎的同窗喝了兩杯酒,有了些醉意後便問道:“今年的大考,你們誰去?”

大家都搖頭,白大郎道:“才入學兩年,且還早呢。”

他卻嘆氣道:“我不比你們,我比你們還大兩歲呢,你們還沒娶妻生子,自然有時間慢慢來,我卻不行了,我再讀書沒什麼出息,不僅我嶽家,我自己都覺得要對不起妻兒了。”

白大郎便道:“你家也不缺錢,多讀兩年書怎麼了?”

他有些不能理解,他爹雖然也希望他考官出仕,卻從不會逼他立時就要出頭,只要他還在讀書家裏就很高興了。

同窗的家境也不差的,至少吃喝不愁,也不用自己幹活兒賺錢,不像周立學他們,不快點兒念書出來賺錢有可能就沒錢念書,所以為什麼不念呢?

他喝了一杯酒,安慰他道:“沒事,慢慢讀,再讀兩年再去大考也是可以的。”

和他坐在一起的同窗們便笑開了,安慰那個同窗,“你快別愁了,白大都沒成親呢,他且如此放松,你都兒女雙全了,愁什麼?”

白大郎:……

前面這裏說得熱鬧,後面滿寶她們也坐席了。

鄭氏出面陪她們一起,劉老夫人只出來見了見大家,然後就回屋自己玩兒去了。

今天來的都是年輕的小姑娘,小媳婦,她一個老太太去了大家肯定會不自在的,所以只讓鄭氏去陪著。

鄭氏心性簡單,自己就跟個孩子似的,因此和她們還玩得來。

吃飽喝足,不少人休息了一會兒便告辭離去。

滿寶先送走孫張杜三家,然後把劉麗榮她們也送出去,相約好了下次一起進宮去找明達公主她們玩兒。

然後是傅二小姐,滿寶裝了一些周四郎從家裏帶來的東西給她,道:“是羅江縣的土特產,你或許想吃呢?”

傅文蕓笑著接了,道:“那我先回去了,等哪日有了時間我再來找你玩。”

“好。”

回到後院時,唐夫人和楊夫人還在,周立君帶她們去了滿寶的房間,此時倆人正靠在窗邊的木榻上閉目養神。

前面的人也散得差不多了,只有與滿寶他們玩得好的幾個人還在,連季浩都告辭離開了。

反正都是熟人,白善幹脆帶他們到花園裏,一邊在另一處敞軒裏喝酒下棋,一邊休息說話。

滿寶從廚房裏拿了一些涼茶放到矮桌上,這才脫了鞋子坐到榻上。

唐夫人睜開了眼睛,示意她去看崔氏。

滿寶看了一眼,見她臉色有些不太好,便伸手摸了摸她的脈,她掙了一下眼睛,見是滿寶便又閉上眼睛。

她的丫頭和嬤嬤輕手輕腳的上前,拿了迎枕給她墊上,還在她身上披了一張毯子,又將一個香爐放在一旁,這才躬身退到屏風外去。

滿寶看得目瞪口呆,扭頭問唐夫人,“你們世家的夫人小姐日常都這麼精致嗎?”

唐夫人就靠在榻上笑道:“這才哪兒到哪兒呀,因為是來你這兒,我們特意帶少了人來,要是去別人家,跟著的人,帶的東西還要再多一倍呢。”

她擡了擡下巴,輕聲問道:“她怎麼樣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