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9章 開宴

周六郎和滿寶應下,一個請了邱老漢入內,一個則拉了邱培進去。

進到院裏,周四郎也大大方方地和人介紹邱老漢。

邱老漢的一顆心徹底放下,笑著和人作揖後便隨周六郎去了偏院。

周六郎解釋道:“我才從廚房裏出來,得先換身衣裳。”

邱老漢便問道:“你們家辦酒席還需要你親自下廚?”

“有兩道菜是我做的,其余的是容姨和別的廚娘做的。”周六郎笑道:“劉老夫人還從外頭酒館裏請了一個大廚來掌勺,一會兒您嘗嘗菜色怎麽樣。”

邱老漢左右張望,嘆氣道:“你們家都住到崇遠坊來了,你還做廚子嗎?”

周六郎一臉迷茫,“不做廚子我也不會其他的呀,住到崇遠坊來就不能做廚子了嗎?”

邱老漢一聽,心更安定了,笑著點頭道:“能做,能做,是我想岔了,哈哈哈……”

這幾天老周家的飯館雖然開著,但人似乎很忙,明明聽說周四郎人已經到了京城,卻遲遲不上門提親。

正月裏周五郎上京後就和他們家說了,說老周家已經答應了他們的條件,只是他年紀有點兒小,得等周四郎到了以後才好做主提親。

不過雖然沒正式下定,但兩家的親事卻是雙方認可,半條街上的商戶都知道他們兩家要結親了的。

可周四郎上京來兩天了,不僅他沒上門,周五郎也不見了蹤影,周六郎更是每天待在隔壁飯館裏不出門,他們是女方,總不好上趕著提。

一直到周六郎給他們送了請帖,他們拿著帖子一路進了內城,又到崇遠坊,別的不說,這心是越走越忐忑,那是忍不住哇涼哇涼的,還以為好容易說定的親事又沒了呢。

周六郎帶著他到偏院,陸氏正帶著三個孩子在院子裏玩兒,“五嫂,這是邱叔,您先招呼著,我去換身衣裳。”

陸氏應下,連忙請邱老漢坐下,然後去倒茶。

邱老漢怕老周家反悔,老周家其實也想早點兒定下親事,也怕周六郎的這門親事吹了。

畢竟他歲數不小了,這兩年他的婚事都快成老周家的心病了。

本來周四郎還想著等他媳婦病好了再上門提親呢,不過今天邱老漢既然來了,那便趁機提一提,等方氏病好了再正式上門提親。

周家這一場喬遷宴,那可真正意義上的囊括了各個階層,有邱老漢,有鄭大掌櫃等人,也有莊先生的朋友姜先生等人,周立學等人的同學,還有國子監裏的同學、世家公子、勛貴家的少爺。

後宅還好,前院卻是囊括廣泛,好在地方夠大,而劉老夫人早安排好座位,邱老漢和鄭大掌櫃等人坐在一起,不多會兒就熱絡起來,倒也不至於氣氛冷淡。

而不太熟悉的孫張杜三家則和唐大人他們坐在一起,更不會冷落,畢竟他們也屬於鄰居,平日裏各種官場宴會上沒少見面。

白大郎也請了他的同學來,大家便是不熟,平日在學裏也是聽過一些人的名字的。

比如白善,現在國子監裏可是赫赫有名,整個國子監就沒有不知道他的學生;

比如殷或,他也很出名,畢竟他一入學就上了絕對不能靠近,不能結交的名單幫手;

再比如季浩,作為前左相的小孫子,中途入學,他也是很有名的。

對了,季相致仕了,他上了兩次折子,皇帝第一次意思意思挽留了一下,第二次便同意了。

他現在還是左相,不過基本上都把手裏的活兒交給旁人了,連早朝都不上了,聽說把手上的事情交代完了,他還想上書回鄉呢。

這一對君臣算是和平分手了,前一段龍擡頭,皇帝還在人前感念了一下季浩早些年的功績。

不過聽說季浩的親爹季翔外放了,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回京城。

白善提起這事的時候還和滿寶說呢,“皇帝的嘴,騙人的鬼,所以你進出宮廷可別相信什麽金口玉言,皇帝慣會騙人的。”

真那麽感謝季相,把他兒子往六部裏提一提多好,結果外放了,顯然,陛下還是介意季家先前在益州城的所作所為的。

白善倒沒覺得皇帝做錯,季相不能約束家人,受罰是應該的,但他覺得皇帝一邊罰人,一邊卻又表達了君臣情深就很……虛偽了。

不過,白善覺得,大人的世界裏總是虛偽多於真實的,他已經習慣了。

這種事情白善想得通,但像季浩這樣單蠢的人卻是連表面都沒看出來的,他如今還沒領悟到危機。

所以一點兒也不緊繃,每天該玩玩,該樂樂,除了嘴巴沒那麽賤了,和在益州時的生活也不差多少。

嗯,依舊是那麽的直言不諱。

所以坐下以後,他左右看了看,皺眉問白二郎,“你們兩家都借助在周滿家裏了?”

一旁的封宗平差點兒被剛放進嘴裏的肉丸子給噎住,易子陽很慶幸自己沒吃東西,他放下碗筷看向季浩和白二郎。

白二郎卻沒能領悟他潛在的意思,點頭道:“對呀,一會兒用過了飯你們要不要去看看我們住的院子?唉,選房間的時候要兄友弟恭,所以讓我大哥先選了屋裏的正屋,不過我的屋子也挺大的,我讓人在窗邊裝了一張大大地木榻,以後我可以邊躺著邊看書,還能邊吃點心……”

季浩蹙眉道:“借住,到底不好吧?”

眾人:……

白善眉頭都沒擡,白二郎已經一臉好奇的問道:“為什麽不好?我們不都是住在一起的嗎?”

季浩忍不住問,“難道你們在家裏的時候也常借住在對方家裏嗎?”

“那倒沒有,”白二郎道:“周滿家人太多了,我娘管的又多,在七裏村,我們要是借住,那多半是住在白善家裏,他家裏才自在呢,我們晚上還可以看誌怪小說,周滿有幾本鬼故事書寫得特別好,特別適合晚上看。”

眾人:……

季浩頓了好久才道:“那是你們小時候不要緊,現在你們長大了還住在一起不好吧?”

白二郎總算是能領悟到他的意思了,不客氣的翻了一個白眼道:“有什麽不好的?大人們都在呢,而且我們先生也在這兒,我們要跟著先生讀書的,誰家裏不借住幾個親戚朋友?”

白二郎問他,“你家裏沒有借住的親戚嗎?”

還……真有。

這是京城,碰上大考的時候,誰家裏沒有幾個親朋借住?尤其今年還開恩科,家裏來住的親朋就更多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