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7章 喬遷禮三

說著話,她們已經繞到了花園裏,敞軒裏已經擺好了茶點,周立君剛叫人擺上,一轉身看到客人便連忙迎上去。

滿寶就和她們介紹,“這是我二侄女。”

看見滿寶叫一個比她還大的姑娘叫侄女,她們見怪不怪,大家族裏,八歲的叔爺爺,四十的侄孫都是常見的。

坐到了敞軒裏,唐夫人就問起她都請了什麼人。

滿寶道:“就請了一些認識的朋友,女眷除了你們就只有我的朋友傅二姐姐,還有劉家、李家和王家的幾個小姐姐而已。”

都是上次在皇宮裏正式結交的,在此之前她倒是上過她們家裏看病見過,只是沒怎麼說過話而已。

唐夫人一聽放下心來,都是熟悉人家的女孩兒,性情總不至於差到哪裏去。

唐夫人正想問得詳細些,周立如進來道:“小姑,二姐讓我告訴你傅家的二小姐來了。”

滿寶眼睛一亮,和幾人道:“我去接人,嫂子你們先玩兒。”

說罷,一溜煙的跑了。

唐夫人笑著搖了搖頭,舉起茶杯來和殷大姐等人示意。

殷大姐笑了笑,也舉起茶杯喝了一口。

傅文蕓是自己來的,一見面她就和滿寶手拉著手,倆人一起往裏去,一邊兒問道:“你怎麼不把孩子帶來?”

“他太小了,”傅文蕓道:“出門不好帶,我便留給家裏了。”

她拉著她的手笑道:“我想著早點兒來陪你,待過了午時我就回去,沒想到有人來得比我還早。”

滿寶就笑道:“唐夫人他們就住在左近,所以來得快。”

傅文蕓沒見過唐夫人她們,滿寶連拉著她的手去和唐夫人她們介紹。

人不多,又都是滿寶的朋友,所以氣氛還算融洽。

周立君和周立如幫著滿寶不斷的往家裏迎客,劉煥的妹妹劉麗榮幹脆和王家的小娘子王珍淑,李家的小娘子李茗,韓家和程家的小娘子韓娥、程薇約好一塊兒來的。

她們都是滿寶上次在皇宮裏玩得比較好的朋友,過後沒少從她這裏買花枝,她們也和明達公主玩得最好,年齡又和滿寶相當,所以上次劉煥從白善那裏拿了帖子給他妹妹以後,滿寶幹脆給她們幾個都送了帖子。

她們全來了。

殷家未出嫁的三姐妹和她們都熟,畢竟平時宴會也沒少見面,於是她們就湊在一起說話。

敞軒裏便只剩下唐夫人、楊夫人、殷大姐和傅文蕓四個已婚婦女。

李茗扭頭看了敞軒一眼,拉了滿寶問,“前面楊和書是不是也來了?”

滿寶點頭。

李茗便雙眼發亮,低聲問道:“真和外面說的那樣很好看嗎?”

滿寶好奇,“你沒見過他嗎?”

李茗搖頭,“我以前和祖母住在老家的,三年前才來的京城,上次我堂嫂兒子百日酒我也沒看著。”

王珍淑道:“我有兩個姐姐比我大幾歲,早兩年也出嫁了,聽說就是因為他現在見面都不樂意說話,要不是她們當年爭得太兇,也未必能輪得到崔家的姑娘。”

滿寶微微蹙眉,“楊學兄是長得好看,但也沒好看成這樣吧?這世上好看的人多了,楊夫人也不難看呀。”

“這世上有才的人是有,好看的人也有,但又好看又有才,品性還上佳,家世又如此出眾的卻少有,”韓娥撐著滿寶和李茗的肩膀笑道:“你們幼時不在京城,不知道楊和書他多厲害,你看他現在和唐鶴要好,但卻比他小上三歲的。”

“唐鶴是恩蔭進的國子學,楊和書卻是自己小小年紀考進去的,當年他考進國子學時,我爹和我叔叔把三個哥哥都打了一頓,每天都能聽到父親打罵他們。”

滿寶咋舌,想了一下後道:“白善也是考進國子學的,去年我也看過他們的題目,我覺著我做一樣的卷子,應當也能考進去。”

所以她一點兒也不羨慕嫉妒楊和書。

小娘子們:……突然好氣哦。

劉麗榮忍不住道:“你會彈琴嗎?”

滿寶:“學了一些,你們要彈嗎?我和白善他們借琴,他們手上有。”

“那你會畫畫嗎?”李茗:“我畫畫還好。”

滿寶:“也學了一點兒。”

她頓了頓後道:“你們要不要和我學一些醫理?說不準以後能用得上。”

學習上好像是比不過,五個小姑娘泄氣了,王珍淑道:“你上次說跟我借的書我在我家書房裏找到了,不過我父親不許我往外借,我最近正抄著,等抄好了給你送來。”

滿寶感激不已。

王家的藏書最多了,可惜王家的規矩也多,對書籍很看重,她去過王家三次,兩次是看病,還有一次則是去找王珍淑。

最後一次王珍淑帶她偷偷進了一次書房,那真的是滿屋子的書啊,看得她眼都直了,可惜很快就被發現,然後跑了。

其他四個小姑娘都不是很喜歡讀書,因此插不上她們的話題,等她們談完了,程薇就好奇的問:“你不是說你四嫂和五嫂也來了嗎,怎麼不見她們?”

“是呀,我看剛才在客院那裏安排人擺桌的是白夫人,她可是你未來的婆母呀。”

滿寶道:“我四嫂病了,五嫂因為趕路身子也有些虧損,又要帶孩子,所以今兒不出來。”

畢竟這些千金小姐身子很嬌弱,萬一過了病氣怎麼辦?

滿寶道:“下次你們來,我介紹她們給你們認識。”

殷四姐左右看了看,見沒人來了,便忍不住問她,“今日女客就只有我們嗎?”

滿寶想了想道:“我下帖請的就只有你們了,前面白善他們請的不知道有沒有女客來,若有,我侄女她們會帶到這兒來的。”

殷四姐便松了一口氣,笑道:“我覺得只有我們這幾個也挺好玩的,更自在些。”

程薇:“是呀,上次李尚書家裏百日酒人太多了,園子裏到處都是人,好多人都沒見過。”

李茗:“你直說亂糟糟的就行了,別說你了,我這個主人家頭都暈,好多人都不認識,一天下來光被大人拉著行禮見人了,好些都是跟著來京城考試的家眷。”

幾人自由自在的說著話,話題慢慢散開了,程薇還推了一把殷四姐和殷五姐,擠眉弄眼道:“你們六月就要出嫁了,今日既來了,不如讓滿寶給你們看一看,也好進了婆家以後一舉得男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