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5章 喬遷禮一

唐大人當然知道夫人什麼都知道的,他就是提醒一下滿寶,“這種會生異狀的花草還是謹慎些,天生異象是為不祥。”

他順著甬道慢慢的往下走,道:“雖然現在無人留意,但將來的事誰也說不準,所以最好從一開始就謹慎小心。”

她那會兒不是年紀小,想不到這些嗎?

滿寶老實的點頭,她現在只會往外賣花朵了,絕對留不了種。

顯然,唐大人也知道了,於是搖了搖頭,不再就此事打擊她,不過他也很好奇,“你這些花都是哪兒來的?”

滿寶一臉憂傷的道:“花大價錢買來的。”

唐大人信她才怪。

於是忍不住問跟誰買的。

滿寶閉緊了嘴巴不說話,幾年的交情,唐大人也算了解她了,她要是忍不住和他說話時,那還有機會打探出口風,她要是緊閉嘴巴,那就是不容人問的了。

唐大人搖了搖頭,不再問這事,“你們家明天在哪兒辦酒宴?”

“正堂後有一處小園子,那兒有一處敞軒,男客在那裏,女客則在後面的一個院子裏,那裏近花園,大家還能去花園裏玩一玩。”

這件事是劉老夫人和鄭氏安排的,菜單則是周六郎安排的,采買是周五郎去的,滿寶並不怎麼操心。

用劉老夫人的話說是,他們只管高高興興的和自己的朋友們玩就行。

不過,該有的禮還是要有的。

今天喬遷喜酒,那就要給鄰居們送一些禮了。

周四郎裝了三小壇腌菜,又包了一些從家裏帶來的老姜、山藥片等做土特產,最後包上幾包點心,分成了三份後交給滿寶他們,“行了,給鄰居們送去吧,送上門就趕緊回來,一會兒客人們要來了。”

滿寶想了想,拎了一份禮後道:“我跟杜家熟,我去杜家。”

可那份熟似乎不太友好呀,白善道:“我陪你一起吧。”

周立學道:“我們去張家好了,白大哥,你和白二哥去孫家吧。”

白大郎覺得這稱呼完全亂了,但他也不想周立學叫他白大叔,於是便稀裏糊塗的應下了。

他也拎了一份禮,拖著白二郎走了。

一到前院,劉貴還給他們準備了馬車,周立學驚奇得不行,“去鄰居家串門都要坐馬車呀?”

滿寶也不想坐馬車,“拎著走過去就行了。”

畢竟是在一條街上,而且杜家就在隔壁,走一會兒就到了。

周立學也是這麼想的。

但白大郎卻是堅持要坐馬車的,他拖了白二郎上車,道:“你們慢慢走吧,孫家在最後呢,那麼老遠,我才不走呢。”

白二郎深以為然,於是跟他哥一塊兒上車了。

滿寶和白善出了左側門,兩手都拎了東西,走了好一會兒才到隔壁家的側門,滿寶頓了頓,白善卻是直接越過她繼續往前走,道:“別想偷懶,第一次上門送禮怎麼能走側門呢?”

滿寶便只能低著頭跟上,“平時還不覺得,沒想到還真遠兒,比我家到你家還遠。”

白善搖頭,“沒有,只不過你家到我家的路上好玩兒,所以不覺得時間長罷了。”

“這街上太空了,應該多種些花草的,這樣看著舒服,走著也不覺得遠。”

到了杜家大門前,白善去敲門。

杜家的家丁開門,滿寶便把提前寫好的帖子給他,笑道:“我們家是隔壁的周家,今日喬遷新居,特來給鄰居送些我們家裏的土特產,還請笑納。”

家丁連忙雙手接過,表示他會告訴主人家的,並請倆人進屋去喝茶歇息。

白善婉拒了,他們只是來送禮的,家裏還有事兒等著他們忙呢。

家丁見狀便目送他們離開,等人一走,立即提了東西飛奔去正院稟報。

周立學和白大郎他們也不進門,都急著回去幹活兒呢,主要是他們跟人家也不熟。

雖然這兩天劉老夫人已經把鄰居家的情況打聽清楚,還讓他們背了下來,但他們也不想去和陌生人尬聊,所以把禮物送到就走了。

唯一算有點兒熟,至少有過幾面之緣的杜家,那個關系還不太好。

杜家兄弟去年被滿寶抽了血,雖然主要矛盾是太子和蘇家與他們杜家的,可周滿也參與了其中,所以杜府上下是把周滿記在太子那邊的。

杜舒整理了一下衣服正要出門去,路過正廳的時候見杜宇一臉嫌棄的反著桌上的東西,便看了一眼,問道:“這是誰送來的東西?”

上面還紮著紅布呢,一看就是送的喜禮。

杜宇指了西邊道:“隔壁周家。”

杜舒便停下了腳步,轉回身看了看,發現還有兩包藥材,便道:“今日他們家喬遷禮是嗎?一會兒讓你嫂子準備一份禮送過去,看她喜不喜歡,要是喜歡就上門去坐坐。”

“大哥,那就是個大夫,我們家還要去討好一個大夫?”

“那是治好太子的大夫!”杜舒強調道:“恭王現在宮中禁閉,太子妃已有了身孕,你以後少和恭王湊在一塊兒。”

杜宇不服氣道:“我就是和恭王一起讀書,並沒有做什麼。”

他頓了頓後道:“就算太子記恨,我們也沒必要去討好一個大夫吧?那不過是個醫匠而已。”

杜舒就忍不住伸手拍他,“你別忘了,她可不是一般的大夫,她父親是陛下追贈的綿州牧,這一個她就稱得上是官家小姐。”

“那也不過是庶族出身的官兒,還是死後追贈的。”

“你怎麼就這麼喜歡犟嘴?”杜舒道:“一把年紀了,我說了一句你頂十句,你能不能把話想一想再出口?或者想一想我說的話。”

“她要是一般大夫,太子會把崇遠坊的宅子送她嗎?”杜舒冷笑道:“你也別看不起她,隔壁永崇坊裏住著多少勛貴?本朝之前有多少是寒門庶族出身,只是因為跟隨陛下南征北戰才得封爵位的?”

杜宇張嘴還要說話,杜舒幹脆抓起桌子上的一塊點心塞他嘴裏,然後道:“行了,你少咧咧,隔壁住的除了周家還有白家,隴州白氏也是在《氏族誌》上的,跟我們杜氏差不了幾名兒,你要實在難受以後就當是跟白氏來往就行。”

說罷轉身道:“記得讓你嫂子去送禮,我今日忙,沒空盯著你,你不許出去亂竄,聽到沒?”

杜宇將嘴裏的點心咬碎,嘟囔了兩句後應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