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3章 受歡迎

唐鶴剛到長安縣衙,椅子還沒坐熱呢就有新案子遞到跟前來了。

他驚訝不已,“京城的案子這麼密集?”

一大早的至於嗎?

滿寶正在濟世堂裏看病,她讓劉醫女和鄭辜坐在一起,等他們都看過病人開方以後她才看。

一個病人離開,滿寶便拿著倆人開的方子點評起來。

現在鄭辜比之前強了不少,至少十個方子她會用上兩個方子了。

沒有病人的空隙,滿寶便會照著她寫的醫冊按順序教他們,再偶爾檢查一下他們的背誦,再布置下作業就差不多到午時了。

滿寶去後院蹲著看鄭大掌櫃教周立如。

周立如現在還在認藥材,反復的辨認,但已經開始背誦一些藥性了,不過還不熟悉而已。

滿寶蹲在一旁,偶爾在她凝滯住的時候指點一下她。

鄭大掌櫃做好了今日份的藥膏,一擡頭見她還在,便問道:“你下午有出診?”

“沒有,”滿寶道:“我聽說今天廚房做了粉蒸肉,我要吃了午食再走。”

鄭大掌櫃:“……住崇遠坊的人還缺粉蒸肉吃?”

連鄭辜都忍不住從醫書裏擡起頭來,“爹,你這話聽著可真酸。”

“去,一邊兒去。”

他們這兒說著話,他們鋪子的圍墻上便搭上了一座梯子,隔壁保和醫館的掌櫃露出頭來,看到滿寶就笑瞇瞇的道:“周小大夫,還未祝你喬遷新居呢。”

滿寶笑瞇了眼,“石掌櫃您客氣,您這是……”

“哦,請教您一套針法,上次您跟我交換的那本醫冊,上面寫著脾胃虛寒,若是幼兒針法要酌情變化,可上面沒寫有,所以……”

滿寶想了想後想起來了,“那個呀,得從陽明經開始……”

鄭大掌櫃暗暗瞪了石掌櫃一眼,石掌櫃趁著滿寶不註意時回瞪了一眼,再扭頭去看滿寶時則是一臉的笑容。

唐大人到濟世堂時,滿寶已經從濟世堂到隔壁保和醫館去了,還帶上了鄭辜。

因為很不巧,鄭辜正好學到這個,而小兒病癥最為難學,還難得有個病人給試驗,哦不,是觀摩,自然要好好的把握了。

石掌櫃雖然很不想讓鄭辜上門,奈何他是周滿的徒弟,而周滿還是濟世堂的大夫。

也就是周滿年紀小,濟世堂對她寬容,雖然只是掛單,卻不拘著她去別的藥鋪看病,要是別的大夫,既然已經選擇在這個藥鋪掛單,那就不能再和別的藥鋪有勾連。

暗裏管不著,明面上卻是要註意的。

但不僅隔壁的保和醫館常和滿寶來往,就是對面的百草堂的大夫都偶爾會到濟世堂門口來湊熱鬧,隔著一道門和滿寶探討一下醫術。

以前和另兩個藥鋪的大夫是當面不相識狀態的丁大夫等人也會跑去湊熱鬧,於是大家就習慣了時不時的湊在一起探討醫術。

鄭大掌櫃面上總是淡然,似乎很不喜歡他們去,但也從不阻止他們。

鄭辜悄悄的和他們說了,其實他爹沒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不過家族裏的人擔心大夫們泄露些藥方,或趁機與外人勾結,所以對此事很反感,這個態度不過是做出來讓族裏的人看的。

濟世堂是整個鄭氏的,而鄭大掌櫃他們是二房,現在因為鄭太醫在宮中,所以勢力比較大,但也不是一言堂。

所以丁大夫他們都很克制,雖然常聚在一起探討醫術,但都是各自蹲在各家的門前,你說一句,我喊一聲,從不上對家的門兒。

除了滿寶。

她是比較自由的,不論去哪家藥鋪都不太有心理負擔。

鄭辜還是第一次到隔壁保和醫館呢,一進門便忍不住張望起來,一臉的好奇。

感覺怪怪的,總覺得他是來刺探軍情一樣的心虛。

滿寶已經直奔病人去了。

石掌櫃已經下了梯子從後院跑到前堂來了,直接讓她看小病人,“這孩子才六歲,話都說不利索,你看他的臉色?”

滿寶摸了摸脈,又看了看他的舌苔,這才問他的父母一些問題,然後讓鄭辜來看看。

鄭辜遲疑道:“我看著倒像是痢疾。”

石掌櫃就道:“他先前看的大夫也斷為痢疾,開錯了方子,所以一直不好,這孩子吃多了苦藥,現在脾胃越發虛弱,已經不太能喝下藥了,所以我才想先用針灸調理。”

鄭辜便看向滿寶。

滿寶點頭,“的確是脾胃虛寒,雖然他身上有些癥狀和下痢有些像,但不是。”

她也沒有現在就與他解釋,畢竟一旁病人的父母正焦急的等著呢。

滿寶摸了摸他的肚子,然後對持針的保和醫館寧大夫道:“先針後灸,可用艾草來暖脾胃。”

立即有人去取了艾條來。

滿寶道:“先走中脘吧……”

手上閑著的大夫都湊上來觀摩。

滿寶並不親自上手,這也是規矩,不是急癥,這是誰的病人,誰就自己來,她最多在一旁指點兒一下。

唐大人換了便服進濟世堂,才開了口找滿寶,夥計看了一下唐大人,見他面色紅潤,不像是要看病的,便笑問:“郎君是要請病人出診?”

“不是,朋友來訪。”

夥計確定不是會被隔壁醫館搶走的病人以後就笑著指了旁邊的保和醫館道:“周小大夫在隔壁保和醫館裏呢,您一進去就能見到。”

唐大人一怔,問道:“怎麼,她換醫館了?”

“那倒沒有,我們周小大夫一直是我們藥鋪的,她這是過去指點呢,”他自豪卻又小聲的道:“隔壁醫館的大夫經常來請教我們周小大夫。”

唐大人心中好笑,臉上卻板著臉點頭認同道:“不錯,周小大夫畢竟是小神醫,醫術那是沒的說的。”

他轉到隔壁的保和醫館。

孩子身上紮了針,忍不住哼哼起來。

滿寶就摸了摸他的臉笑問:“又不疼,你哼什麼?”

她想了想後道:“既然吃不下藥,那試一試藥膳?”

石掌櫃立即把筆墨遞給她,笑道:“那周小大夫留個方子?”

滿寶便給他寫了一個,然後被石掌櫃高高興興的送了出去。

唐大人擡了擡手,結果人家根本看不見,滿寶被送到門口,她兩步就回到了濟世堂。

鄭辜和她討論起這個病癥,“您怎麼辨下痢和脾胃虛寒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