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2章 調職

方氏是真的覺得自己活不下來了,當時就後悔得不行,果然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早知道就不跟周四郎來京城了。

滿寶給她把過脈,又換了一副藥方。

哪怕是在自己家裏,藥也都是從自家庫房裏取的,她也按照給別人看病那樣開方,記錄脈案。

滿寶去庫房裏抓了一副藥給陸氏,這才和周立如一起去濟世堂。

到了前院,便見白善和白二郎騎著自己的小馬駒,她忍不住一頓。

白善道:“我們今天有騎術課。”

白二郎自得道:“我們還約好了下學後去郊外踏青跑馬。”

滿寶看著白善的目光中就不由帶上了幽怨。

白善笑問,“你要去嗎?”

滿寶:“去!”

一旁的周立如道:“我也想去。”

滿寶:“你下午不是還要認藥材嗎?”

周立如傷心不已。

滿寶語重心長的拍著她的肩膀道:“好好學習,等你學出師了,就可以想上班就上班,想去踏青就去踏青了。”

白善聞言看了她一眼,轉身騎上馬,心想:這話也就騙小孩兒吧,她好歹一旬還有兩天休息的時候,他可沒見丁大夫他們休息過。

周立如也沒留意到這一點兒,一想到等她學好了醫術,不僅可以掙錢,還能想玩就玩,立即高興起來,點頭道:“好吧。”

姑侄兩個坐上了馬車,和白善一起離開家。

周四郎一大早便和三子他們一起將所有的茶葉放進庫房裏,每一種都挑撥了一些出來,打算給阿六敦驗貨。

等他從庫房裏出來,滿寶他們已經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去了。

三子他們一邊拿了掃把出來掃地,一邊驚嘆道:“四哥,你家新租的這房子看著好大呀,我們這麽多人倆人就能一個房間。”

周四郎自己都沒逛過呢,但也知道劉老夫人規定的,家丁只能在前院,只有丫頭能往後面去。

所以他叮囑道:“你們別往後面去,劉老夫人她們住後面,小心沖撞了女眷。”

三子道:“四哥你就放心吧,我們知道。”

周四郎這才往後面逛了逛,發現這個宅子是真的很大。後面甚至還有兩個院子是空著的。

他轉了一圈出來,若有所思,結果周五郎和周六郎幾個已經去飯館了,家裏一個知情的人都沒有,他想問也沒處問去。

廚房給方氏煮了一點兒肉粥,吃過後便吃藥。

鄭氏帶了兩個丫頭過來看她們,一是要帶她們熟悉熟悉家裏,二則是幫她們看一下孩子。

周四郎把家裏準備的東西卸下來,“白夫人,這是白老爺和白太太給你們準備的東西。”

除了白家托他們帶的東西外,還有錢氏準備的各種幹菜,腌菜和腌竹筍。

春天的筍子又脆又嫩,七裏村山上有很多的竹子,錢氏讓周大郎幾人掰了不少竹筍下來,直接腌了兩大壇子給滿寶捎帶上。

周四郎直接將車上的各種壇子搬下來,鄭氏在一旁看著,想到她偶爾吃到的錢氏的腌竹筍炒羊肉的臊子,也咽了咽口水。

周四郎抱下一個大缸,對陸氏道:“弟妹,回頭讓老五找些好看的小壇子回來,我也不知道我們家搬了新家,回頭讓他把缸裏的腌菜分一些給鄰裏送去。”

周四郎還有些惋惜呢,“這是特意給滿寶帶的,她就喜歡吃腌菜拌稀飯,這一會兒給鄰裏送去,估計得到明年才能再吃到大嫂做的腌菜了。”

鄭氏立即道:“我們家就三個鄰居,不多。”

頓了頓後道:“再往遠處去一些,隔壁街和我們家臨近的,也才七家。”

周四郎笑道:“這送禮至少得把一條街都送上才行,不然短了誰家,以後怕是不好相處。”

鄭氏道:“這一條街下去就四家。”

周四郎:……

陸氏好奇的道:“京城的街這麽短啊。”

周四郎:不,是我們家太大了。

周五郎將采買的東西送回飯館,然後就帶著周立君去找阿六敦,帶著他們回家去了。

阿六敦幾個看到周四郎,立即高興的上前互相拍肩膀,擁抱問好。

這段時間他們一直待在京城,一邊打工,一邊到處找他們需要的東西。

他們琢磨了很久,發現最好還是買鹽。

中原販往草原的鹽是有定數的,很少,而草原的鹽比京城的鹽貴好多倍,而且還不好買,所以他們決定買鹽回家去。

這樣他們就不用在草原上買鹽,可以省好多錢。

可惜朝廷的規定太多了,每個人每次買的鹽都有量的限制,不過不要緊,周四郎還沒回京城,所以他們時間特別多。

所以最近他們都是到處打工做苦力,然後回租的院子時順手去鹽鋪裏買夠限量的鹽巴,封在壇子裏打算帶回草原。

經過他們每天的努力,現在他們已經買了兩大壇子的鹽巴了。

幾個胡人特別高興,卻不知道他們早被京兆府給盯上了。

他們前腳進了周宅,後腳殷禮就知道了。

本來這種小事不該報到他這裏來的,但周宅是在崇遠坊裏,裏頭住的周滿也有些身份,最主要的是,周滿和京兆尹家的公子也算有些交情,於是就報到了殷禮這裏來。

基本上,京城裏碰上難搞的人或難搞的案子都會報到京兆尹這裏來,畢竟一般人壓不住那些人。

殷禮只看了一眼便道:“把案子交到長安縣去,讓長安縣的縣令去查。”

殷禮想到了什麽,笑道:“以後,凡是長安縣轄下的案子,不論難易都先交到長安縣,縣令處理不來,自會自己上報到我這兒來的。”

手下一聽,遲疑問,“郭縣令能彈壓住那些人嗎?”

京中的貴人可不少,有些紈絝公子沒事兒就喜歡打架玩兒。

殷禮暢快的舒出一口氣,笑道:“昨天晚上陛下已經開口將唐鶴從刑部裏調到長安縣了,今天一早詔書應該下來了,唐鶴和周滿熟,讓他去問就行。”

手下一聽,立即恭喜道:“有了唐大人幫忙,大人也可休息一二了。”

京城兩個縣都歸京兆府管,外加整個京城的安保,殷禮時不時的還要去練兵,可忙得不行。

殷禮也點了點頭,也覺得自己可以放松了很多。

可惜楊和書一心紮在了戶部,想要往外歷練,不然放到萬年縣去,他必定可以輕松更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