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1章 人脈

周五郎道:“羅家兄弟多嗎?要不下次回鄉我們把三哥他們都叫上,真打起來咱也不怕。”

周四郎就考慮起來,“你說得對,他們人多,咱兄弟就少嗎?等下次我回去,我看村裏有誰願意一塊兒,虎子哥打架不錯,就是可惜他家裏沒兄弟照應,恐怕離不了家。”

但周虎不行,村裏其他人也行啊。

本來周四郎覺得帶著三子他們夠用了,畢竟也就趕車扛貨的活兒,他們都是做慣的,但這次過後才知道,還是不行啊。

人太瘦了,打不過人家。

想著這事,周四郎檢查過茶葉沒問題,吃晚食時就專門挑著肉吃,被滿寶按住了筷子,“四哥,你現在不能吃太多肉,小心吃壞了肚子。”

這話要是別人說周四郎肯定不信,但是滿寶說,他不得不信,於是只能惋惜的去夾旁邊的菜。

周五郎道:“四哥,我已經和阿六敦說好了,明天他就過來看茶葉。”

周四郎點頭。

滿寶吃幹凈飯了,放下碗筷道:“四哥,後天十九我們家裏要吃喬遷酒,你有要請的客人嗎?”

“沒有,”周四郎搖頭道:“阿六敦他們只適合在酒樓裏喝酒,不合適帶回家來。不過你提醒我了,立威,這兩天你留家裏幫把手吧,讓你二姐跟我出門。”

周立威:“……為啥?”

周四郎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後道:“還能是為啥,你二姐算賬比你厲害,總不會吃虧,家裏辦酒席廚房肯定得幫忙,你二姐那手藝能進廚房嗎?”

滿寶張了張嘴,看了眼興奮的周立君,到底沒告訴周四郎,十九那天酒宴他們不用進廚房。

吃過飯,滿寶又去了看了一眼方氏,她才吃了一碗稀飯睡下。

周立君和周立如也過來看,滿寶見她們一臉擔心便道:“不用擔心,明天應該就能醒過來了。”

姑侄三人提著燈籠回正院去。

長長的甬道上只有她們的腳步聲,周立如縮在周立君身邊,小聲道:“二姐,你怕不怕?”

周立君翻了一個白眼,“怕啥,這是我們家呢。”

滿寶也好奇的看了一眼周立如,然後突然湊上去“哇”的一聲,周立如嚇得“啊啊啊——”的大叫起來。

周立君:……

滿寶樂得哈哈大笑起來。

聽到滿寶的大笑聲,差點沖出去的周立重才停下腳步。

隔著一道圍墻,周五郎沖她們吼道:“滿寶,不許嚇人!”

滿寶就拖著周立君和周立如跑了。

回到正院,白善他們那邊也剛好吃飽飯,正好過來找她,“周四嫂怎麽樣了?”

滿寶笑道:“雖虧損得嚴重,但這一時沒有性命之危,好好養著就好。”

白善便松了一口氣。

白二郎很好奇的問,“我聽人說,周四哥都哭了是嗎?”

滿寶:“……你不也會哭嗎,我四哥哭有什麽稀奇的?”

當然稀奇了,他都當爹了,他可還是少年人呢,哭……自然是沒什麽的。

但被滿寶瞪著,他不敢說出口。

白善問道:“要不要我托人打聽一下羅家?”

城固縣離京城不近,強龍不壓地頭蛇,通過報官來查肯定查不出什麽來。而且,如今誰對誰錯已經很難判定了。

聽說方氏那兩刀砍的也不輕。

滿寶也知道這事不好走官,但她也想知道,這是羅家慣常的欺人,還是專門只欺負他們老周家?

所以她點頭道:“那就拜托你了。”

白二郎問,“你怎麽查?讓唐學兄幫忙?”

“他哪有那個空?”白善道:“聽說殷大人正和封尚書打官司呢,要把唐學兄從刑部調到長安縣裏做縣令,我記得易子陽有個姨表兄是梁州人,我托他幫忙打聽打聽。”

城固縣是梁州轄下,近得很。

白二郎:“為什麽我不記得?”

白善搖頭,“我怎麽知道你?他那姨表兄在梁州府學讀書,今年進京來參加恩科,人現在就在京城呢,上次不是在國子監外見過了嗎?”

白二郎絞盡腦汁的想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一個模糊的人影,好像還真見過,似乎還一起吃過飯來著。

師姐弟兩個鄙視的看了一下小師弟,什麽都沒說。

大家轉身各回各屋。

滿寶放下屋裏的窗簾,洗漱過後便熄燈上床,直接進了系統。

在遙遠的時空裏,莫老師的世界剛進入夜生活時間,當然,作為教育工作者和科研愛好人員,莫老師的夜生活就是給學生上課和做研究。

所以滿寶一進入教學室便看到了正在對面低頭看資料的莫老師。

自從兩邊開通了視頻通訊以後,滿寶就經常能在教學室裏看到莫老師。

他知道滿寶只有晚上才有空上線上課,所以基本上把自己上線的時間也調到了晚上。

一看到滿寶,他便放下手中的資料,擡頭笑問,“這是怎麽了,不開心?”

滿寶將家裏的事兒說了,著重說了一下她四嫂的脈象和她開的方子。

莫老師其實不太能理解,為什麽出門因為驚嚇就會病成那樣,不過根據脈象來看,滿寶開的方子還不錯。

他想到了什麽,翻出一本書道:“我前兩天正好翻到一本書上有相似的病癥,其中我覺得有兩個方子不錯,和你開的方子有點兒出入……”

師生兩個便上起課來。

第二天滿寶洗漱好,直接叼了一個包子便去前面看方氏。

方氏已經醒了,通過一晚上的休息,或許是滿寶的針灸和藥起了效果,她今天早上已經能坐起來了。

她昨天迷迷糊糊的,似乎看到了滿寶,現在才知道他們是真的到了京城。

她不由看向窗外,問道:“滿寶,你四哥呢?”

滿寶一路過來並沒有看到周四郎,呆了呆後道:“出去了?”

她上前摸了摸方氏的脈,問道:“四嫂,你今天覺著還有哪兒不舒服嗎?”

方氏仔細感受了一下後道:“胸口還有些發悶,頭有些暈,除此外就沒了。你四哥出去了,那孩子呢?”

“五嫂帶著呢,”滿寶道:“四嫂你病了,孩子不好近身,會過了病氣的,所以五嫂暫時帶著。”

方氏就松了一口氣,嘆道:“還以為活不下來了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