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0章 地頭蛇

周四郎的臉色很不好,他也懶得找椅子,直接坐在臺階上道:“是一戶姓羅的人家,在城固縣很有些勢力,之前我們沒在那裏停留過,只是我帶著你嫂子和侄子們所以走得慢了點兒,加上要補給幹糧就多留了一天,結果就叫人盯上了。”

“他們不知打哪兒打聽到的,知道我們家的茶葉是要直接賣給胡人的,所以想直接強買了去。”一麻袋的茶葉,周四郎給也就給了,就是一車,他咬咬牙也全忍了,可想把他全部的茶葉都要去,這怎麼可能?

所以周四郎也不願意了。

羅家是地頭蛇,當即就讓人堵住了他們的路,倒也不搶,就是不讓他們走,要走就得把茶葉便宜賣給他們。

周四郎就是找到縣衙也沒用,縣令直接一句不參與民間商事就打發了他。

周四郎低頭哈腰的裝了兩天孫子,發現一點兒用處也沒用,幹脆就要強硬的帶著車和東西沖出去。

結果推搡間他被人揍了,方氏他們坐的騾車被推翻,三個孩子差點被壓到,羅家人見他們帶著孩子,便起了逗弄之心,直接抱了孩子……

周四郎以前聽走商的人說起過,知道羅家人不敢對孩子們做什麼,也就是說些威脅他們的話想逼他們就犯而已。

但方氏不知道啊,她一看到孩子落在他們手裏,加上之前雙方都推搡打起來了,立時怕了。

於是抽出菜刀就沖上去砍人了。

她砍傷了兩個人,和陸氏一起把孩子搶了過來,然後自己被一腳給踹飛了……

這一次因為打架見了血,一行人直接被押到了縣衙裏。

強龍都壓不過地頭蛇,何況他們還不是強龍。

眼見著車隊裏的茶葉都被扣押了不說,他們所有人還被關進了大牢,周四郎咬咬牙搬出了滿寶。

他將當時身上帶的現銀都塞給了縣衙的師爺才私底下見到了城固縣縣令。

他抹了一把臉和滿寶道:“我跟那城固縣的縣太爺說了,說你現在給宮裏的貴人看病,不僅可以見到皇後和太子,還能時常見到皇帝……”

城固縣的縣令一開始並不知道周四郎是誰,還以為是普通路過的走商,但他提了滿寶,老周家又因為要給周六郎說親,特意讓他把家裏的籍書給拿上了。

畢竟合婚書是需要用到這些東西的。

城固縣的縣令看到了籍書,這才放了他們。

周四郎一臉憋屈的道:“然後他說和,我們家低價賣了一車的茶葉給羅家,羅家給我們放行。你嫂子砍傷人的事不計較,他們踢傷你嫂子的事我們也不追究……”

因為城固縣是羅家的地盤,所以周四郎他們都不敢在那裏多停留,帶著方氏換到了下一個縣城找大夫看傷。

也不知道是因為受了內傷,還是因為奔波勞累和驚嚇,方氏一下就病倒了。

病情反反復復總不見好,他們走一天就要休息一天,後來見她的情況實在是不好,周四郎便咬咬牙,決定還是盡快進京找滿寶,這才緊趕慢趕的到了京城。

滿寶道:“四嫂受了點兒內傷,不過不是很嚴重,還是被嚇到了,又外感邪氣所致,好在她底子好,熬到了現在。”

不然,還真的要出事。

滿寶幹脆給大家都看了一下,周四郎也瘦得很厲害,神情疲憊,顯然這一趟也虧損得嚴重。

滿寶傍晚時又給方氏另外行了一套針,還給她放了血,方氏的臉色略微好了點兒。

三個孩子也被嚇到了,情況不是很好,滿寶也給他們紮了針,等他們睡下了便道:“他們也要吃一點兒藥。”

家裏有大夫,尤其是醫術還不錯的大夫就這點兒好,連周四郎都灌了一碗藥,然後就一抹臉便打起精神來。

雖然出讓了一車茶葉,但他還是帶來了三車。

或許是經了一回事,知道哪怕就算路上不遇到盜賊也會遇到羅家這樣的地頭蛇,周四郎沒以前那麼待價而沽。

剛灌了一碗藥就對周五郎道:“你去找阿六敦,讓他們明天來看茶葉,之前我讓你帶上京城的茶葉呢?”

“都放在庫房裏了,放心,保存得很好,我每隔三天就要回來看一次的。”

之前這茶葉都是堆在他們住的房間裏,但搬到這邊來以後有專門的庫房,裏面更密封和幹燥,反倒比在常青巷那邊還要好。

周四郎起身去看了一下,等從側院走到正堂那邊,他這才發覺這宅子大得厲害。

他忍不住停住腳步,“這宅子多大?”

周五郎就指了前面道,“那邊一溜的院子也是我們家的,這是中線,一溜下去也是,剛我們過來的甬道,從甬道往下的四個院子也都是,後頭還有一個大花園……”

周四郎有些恍惚,“這麼大的宅子全是我們家的?”

周五郎點頭,他住進來三天了,也有些恍惚呢,他道:“太子送的,聽說以前是太子的別院。”

周四郎便退回去看他剛走過的甬道。

很寬,可以直接過一輛馬車,道兩邊放著點兒花盆和盆栽,看上去生機勃勃的,一眼望下去竟然看不到邊兒。

這麼長的一條道兒,左右兩邊竟然都是他家的房子?

周四郎咽了咽口水,感嘆道:“京城的有錢人可真多。”

周五郎也覺得,見四哥盯著甬道裏的花盆看,便道:“都是滿寶他們這兩天搬過來放的,我們剛進來的時候這兒空落落的什麼也沒有,看著還挺讓人害怕的。”

“滿寶也覺得甬道裏光禿禿的不好,所以帶著人把以前常青巷裏買的那些花都搬了來放。”

連前不久剛被她剪禿了花枝的牡丹樹也被她搬了過來,哪怕不開花,光看綠色也是不錯的。

要不是劉老夫人阻止,滿寶還想從花園裏挖一些草皮鋪在墻下呢。

說是這樣夜裏走過有花花草草陪著也不會害怕。

周四郎一臉茫然的走到庫房,站在庫房門前看到裏面只占了一角的茶葉,突然就一激靈醒過神來。

他咬著牙道:“他奶奶的,總有一天我要把這庫房都堆滿,再過城固縣,我要羅家繞著我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