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9章 狼狽

她道:“本來我們在路上停留了幾天請大夫,但請的大夫都不怎麼樣,竟是越養越差,眼看著要不行,你四哥就說還不如抓緊趕路回來找你,所以我們就又加快了行程,這幾天顛簸,你四嫂越發不好受了。”

滿寶在車裏給四嫂檢查,外面白善和周四郎已經指揮著這輛車越過前面的車往前去,大吉將馬車趕出來交給周四郎,然後留下給三子他們引路,白善就指點著周四郎往崇遠坊去。

周四郎沒到過大澤路這一邊,於是拐入這寬大又安靜的街道,他一時有些懵,“怎麼不住在常青巷了?”

白善道:“滿寶治好了太子,太子送了她一幢宅子,我們就搬家了。”

周四郎心神都在後面的車上,所以點了點頭,沒太往心裏去。

他知道,京城的人特別大方,尤其是皇宮裏的人,隔三差五的給滿寶送東西,還都挺貴重。

但等他真到了大宅面前,看到那大門時,他還是驚呆了。

白善卻沒讓他停車,指了大門給他認以後就讓他把車趕到側門去。

那裏剛好進馬車。

白善跳下馬車去敲門,下人很快將門檻拆了讓車進去。

顛簸了一下,車裏的三個孩子醒了,一看到小姑,三人便哇哇的哭。

滿寶見他們也瘦了好多,心疼得不得了,伸手摸了摸他們的頭後跳下車,讓周四郎把四嫂抱下車。

她引著他們往院子裏去,“我們也不知道你帶了四嫂和五嫂來,所以在五哥的旁邊給收拾了一間房……”

白善則叫來了下人,讓他去找後院的丫頭打些熱水來,順便把滿寶的藥箱也取來。

周四郎把方氏放在床上,滿寶把他趕出去,這才解開方氏的衣服檢查,她摸了摸她的肚子,等白善讓丫頭送熱水和藥箱進來,她便給她紮針,想讓她醒過來。

劉老夫人和鄭氏很快趕來,見周四郎抱著一個孩子坐在臺階上,邊上兩個怯生生的依偎在他身邊,一時心疼得不行,連忙讓人去廚房煮些肉羹來。

她伸手接過周四郎懷裏的孩子,輕聲道:“還是先給孩子梳洗一下吧。”

她蹙眉,“這麼小的孩子怎麼也帶到京城裏來?”

周四郎也有些後悔。

他娘是不同意他把八頭和七頭帶來的,但他媳婦和老五媳婦都不舍得孩子,加上往京城的這條路他也走了三次了,還算熟,這會兒天氣又不冷了,也不是很熱,出行正好,他自覺不會出事,誰知道還是出事了。

早知道就聽他娘的了。

周四郎低頭抹眼淚。

劉老夫人轉身把孩子交給鄭氏,讓她帶下去梳洗,順便給孩子餵點兒東西。

三個孩子卻突然有點兒認生,不樂意,於是哭起來。

周四郎連忙打起精神來,主動抱了孩子下去。

劉老夫人連忙進屋,滿寶把針紮下去,或許是感覺到疼痛,方氏幽幽醒轉。

滿寶驚喜,“四嫂,你醒了?”

方氏聲音微弱的叫了一聲“滿寶”,就閉上眼睛又要暈過去。

滿寶連忙問,“嫂子,你肚子疼不疼?還是胸口疼?”

她在她身上摸了摸,註意留意她的情況,很快就從她的臉上表情裏得到了答案。

滿寶很快拔了針,重新換了針法,然後去寫藥方。

劉老夫人站在一旁看,等她寫好了藥方便接過,“我讓善寶去抓藥。”

她看向坐在一旁抹淚的陸氏,輕聲道:“周五嫂要不要去梳洗一下?”

陸氏看向滿寶。

滿寶點了點頭,陸氏便出去了。

白善拿到藥方便知道這些藥家裏都有,於是轉身去抓藥,不一會兒就交給了下人,讓她去熬藥。

滿寶則和鄭氏一起給方氏擦了擦手和臉。

劉老夫人讓人去飯館裏通知周五郎等人了,滿寶避著人從系統裏取出一支人參來。

那是鄭辜拜師的禮物,她切了一片參片放進方氏的嘴裏,然後便等著。

周四郎很快鉆進來,問道:“滿寶,你四嫂怎麼樣了?”

滿寶道:“得慢慢養。”

周四郎一聽就松了一口氣,那就是能活了。

白善在外面道:“周四哥,你快去梳洗吧,這兒有我們呢。”

滿寶也點頭,“四哥去吧,一會兒五哥就該回來了。”

等藥熬好,滿寶和鄭氏一起餵她喝下,又給她擦了一下身上,滿寶看了一下時間,往她身上運針,摸到她手腳沒那麼冰冷了,這才給拔了針給她蓋上被子。

劉老夫人已經讓廚房給他們做好了飯菜,前面大吉也帶著車隊回來到了。

劉貴給三子等人在前院安排好了房間和吃食,等周五郎跑回來時,陸氏剛把自己和三個孩子全洗幹凈。

沒辦法,周四郎根本不怎麼會帶孩子,所謂的梳洗就是給孩子擦一下臉,然後餵東西吃。

周五郎乍然看到媳婦和孩子還以為是在做夢呢,半響才回過神來,“你,你們怎麼來了?”

陸氏就抱著他哭。

他們怎麼來了?

現在她也糊塗了,反正當時周四郎收足了茶葉回來,大家意氣風發,加上地裏的農活兒也幹完了。

因為今年家裏人少,地又多,為了不誤農時,公爹還難得大方一次,同意婆婆的提議拿出錢來請了幾個短工幫忙。

所以周四郎一拉著幾車茶葉回來,她們就動了心思,也想上京來。

錢氏倒沒反對她們進京,因為想著周六郎在京城成親也得操持,周四郎他們到底是男人,恐怕有許多事照顧不到。

卻不同意他們把孩子帶上,因為幾個孩子都還小,連五頭都還在家裏呢,她們帶上幾個小的幹嘛?

可陸氏和方氏都舍不得孩子,因此非得帶,因為這事,家裏還鬧了些不愉快。

她抱著周五郎哭道:“一開始都好好的,路上還算順利,結果到了一個叫城固縣的地方遇上了一夥人,他們說要和四伯買茶葉,四伯說了茶葉是要送到京城的,他們硬是要買,四伯便只能舍了一袋茶葉給他們,誰知道他們竟是想要所有的……”

滿寶也從屋裏出來了,皺眉道:“強買?”

陸氏連連點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