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5章 來歷

亂世嘛,自然是混亂得很。

哪怕皇族李氏也是世家豪門出身,但當年進京的時候也是鬧哄哄的,各種案子不斷。

搶功的,搶金銀財寶,搶土地,搶女人,搶房子的太多了。

武將、世家、豪族之間各種爭奪,甚至連皇室都親自下場。

先帝大方,幹脆將大部分宅子都回收,然後重新賞賜下去。

每一次改朝換代,皇城腳下的內城宅子裏的主人們都要換一撥,就沒幾個是出錢買的,大多是搶來和賞賜來的。

趙國公當年搶了好幾座宅子,有些送給了手下,有些則送給國庫,由先帝又重新賜給各功臣,還有一座卻遺漏了下來。

然後先帝又給他賜了個宅子,當今登基後又給他換了一座更大的,一直藏匿的這座宅子就這麽被遺忘了。

一直到大貞七年,趙國公後宅不穩,趙國公酒後禿嚕了嘴說要把宅子給三兒子,偏三兒子是庶子。

趙舅母不樂意了,跟趙國公打了一架後進宮找皇後哭。

當時碰巧皇後氣疾發作,太子正是年輕氣盛的時候,很看不過,不願這些事打擾到母後,加上他和趙舅母的小兒子趙四郎更要好,幹脆就拉了趙四郎去找他舅舅,想要把這宅子給他搶過來,這樣他舅母也沒必要進宮來找他母後了。

結果他拉著趙四郎到這園子裏,開頭誇了一句這園子的梅花長得好,正要繼續下一句“和表弟的氣質倒和”時,那段時間正頭疼的趙國舅似乎立即找到了解決的方法,當即就把這宅子送給太子了。

這崇遠坊內就這一座宅子了,而他有五個兒子,除了嫡長還有四個呢,給了誰都不好,幹脆給太子吧。

因為這處鬧劇,當時趙國公還被禦史彈劾了。

兩個罪名,一是家宅不寧;

二就是媚惑太子。

趙國公也是行伍出身,本來他送太子宅子時就是擺脫家裏的鬧劇,太子也不是很想收的。

結果這一被彈劾,倆人狗脾氣都上來了。

趙國公覺著,我送外甥一幢宅子怎麽了,我要是樂意,十幢也送得。

而太子則想,我收舅舅的一幢宅子怎麽了?怎麽就是媚惑了?

於是一個硬是要送,一個楞是要收,他們舅甥兩個倒是你情我願了,但還跑到朝堂上對著人家禦史冷嘲熱諷一頓,最後把人家禦史給氣出病來,還被皇帝給找理由打發出京外放了。

於是這件事就出名了。

唐大人笑道:“趙國公兒子多,其中還有庶子,他們可不是所有人都和太子一心,大澤路這宅子不錯,以後趙國公要是分家,除了嫡長子外,其他人肯定是要分出去的,這住的地方就很有講究了。”

因為這宅子,趙國公府裏好幾位公子都對太子有意見,要是知道滿寶接了賞賜,轉身就要往外賣,心裏一定生氣。

京中的權貴,世家,勛貴和庶族寒門官員都有各自聚居的地方,你住在哪兒,便代表你是哪一片的,有時候人的心理就是這麽微妙。

比如以宿國公為首的勛貴,他們便住在崇遠坊的隔壁永崇坊裏,離得也不是很遠;

當年陛下為了惡心魏知,給他賜宅子時特意賜在了宿國公府的隔壁,一個大嗓門和一個諫官剛好一處,氣得魏知後來自己跑到安樂坊裏租了一個宅子住著。

朝中庶族寒門出身的官員就愛聚在安樂坊裏住。

後來還是魏知的兒孫多了,家裏人口多住不下,加上那口氣也咽下了,這才回了陛下賜的宅子裏住,但那也是這兩年的事,那宅子楞是空了七八年。

而權貴,比如公主府,王爺府之類的則分散在長樂坊、興寧坊幾個坊市內。

崇遠坊則多是世家居住,除此外還有光德坊一帶,反正就是人以類聚,太子把這宅子賞給滿寶,也不知道是為了提拔她,還是為了惡心他想惡心的人。

唐大人沒少去常青巷裏他們家做客,知道他們家人自由散漫,沒那麽多講究,因此笑道:“等你們搬了進來,不必請很多人上門暖房,就請你們認識的一些人,大家自在的吃吃飯就好。”

楊和書也點頭,“到時候給我們下個帖子。”

他也覺得滿寶他們此時不宜和坊內的人家走得太近,對他們將來的影響不好。

世家都重規矩,但規矩有時候不是那麽好守的。

白善深知這一點兒,雖然隴州的記憶不多了,但他也隱約記得一些小時候規行矩步的事兒。

進了京城後劉老夫人沒有讓他過去同住,其實也是不想約束他的意思。但其實現在劉老夫人已經寬容很多,要是在隴州家族聚居在一處,白善進出不可能只跟著一個大吉。

滿寶知道這宅子賣不出去了,便也開始積極的籌劃起搬家的事來。

當然,她忙,大家也都沒空,因此也只能下午白善他們下學後才一起去大澤街裏整理。

滿寶是主人,因此大家推讓一番,她就決定住在主院裏。當然,她不是一個人住的,她邀請周立君和周立如一起住。

姐妹兩個欣然答應,於是也選了一個自己喜歡的房間占了。

莊先生看了一圈,覺得自己住在前院的書房最好,那一整個院子,正院為書房,左右兩間都很寬敞,完全可以選出一間來做臥室,另一間還可以做成茶室和上課的地方,這樣既寬敞,也愜意,生活也方便些。

於是,大吉有空的時候就開始往那邊搬床和一些架子之類的東西,全是他們之前買的。

滿寶還邀請劉老夫人和白家兄弟一起住過去。

滿寶道:“人太少了,宅子這麽大,人多了住著才熱鬧。”

她道:“好在裏面各個院子都有小廚房,門一鎖就是獨門獨戶,大家各自過各自的也行。”

周五郎他們是沒什麽意見的,因為他們哪怕住進去了,吃的也都是在飯館裏吃,一點兒也不操心。

周立學他們自己也會做簡單的飯菜,反正只要有米有菜,老周家的孩子是不會餓著的。

白二郎卻傻眼了,問道:“那我和大哥怎麽辦,我們可不會做飯。”

劉老夫人聽他們已經開始分派誰哪天做飯,誰哪天洗碗,便忍不住道:“你們時間緊,每日除了讀書還要學醫抄書,哪兒有那麽多時間忙碌這些?”

她笑道:“廚房的事還是交給我吧,以後還是一處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