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4章 搶來的

宅子很大,大到周五郎都驚呆了,他逛了一圈後道:“這還租什麼房子呀,住這兒就行了!”

周六郎也逛了一圈,然後道:“就是離外城有點兒遠,我們出入不太方便。”

不過大是真的大,至今為止,他就沒見過這麼大的宅子。

也不是沒見過,七裏村白善家和白老爺家倒是有這麼大的,但大的是園子和院子,房間還真沒這麼多。

周立君摸了摸柱子上的雕紋,問道:“這宅子賣了得多少錢呀?”

劉老夫人就笑道:“這宅子不好買,但也不好賣,便是不住人了也只能放著。”

他們住的常青巷也在崇遠坊內,不過位置不一樣而已,一個在坊裏的最裏側,一個則在坊內的最外側。

這一邊都是各世家的宅子,不巧,楊大人和唐大人家便在離這裏一條街外的地方,一家往左,一家往右。

而這一整條街也才四戶而已,可見這一個宅子有多大了。

別說周立君了,滿寶都想把這宅子賣了。

不過劉老夫人說這宅子不好賣,周五郎便去打聽了一下,發現還真不好賣,因為根本沒人想過在這裏買房子,也沒人想過要賣房子。

他從牙人那裏回來後和滿寶道:“別想了,牙人說,那裏的房子一般只會抄沒和賞賜,根本沒人會賣和買,咱搬進去住吧。”

滿寶很舍不得常青巷的房子,“這裏住著也挺舒服的。”

周五郎不以為然,“等你住到那邊去,一個人占一個院子,過不了多久也會舒服起來的。”

滿寶:“……我一個人住一個院子嗎?我會不會害怕?”

會不會害怕問他嗎?

周五郎默默地和滿寶對視。

但搬家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幹好的事,尤其大家都還很忙,那邊的宅子裏雖有家具,但很多東西也沒有,得一點兒一點兒的往那邊搬,所以不急。

白善和滿寶去京兆府裏看那三個病人時才知道這宅子的來歷。

楊和書答應了來給滿寶他們做翻譯,他會好幾種胡語,因此看到高昌的三個高鼻深目的人,他一連換了三種胡語,終於找到了可以和他們交流的胡語。

於是他根據滿寶的意思細細的問起這隕石落下的事。

雖然石頭不是他們挖起來的,但那雕琢的工匠是他們的家人,當時石頭落下的地點和情況,工匠和他們說過,所以他們還真知道。

楊和書還根據他們的描述畫了一幅圖,上面簡單的標註了他們村落的位置和大概落地的位置。

他們當然不知道具體的地點,只能說,向著下午太陽的方向走多長多長時間,所以楊和書也只能大略的標註了一下。

看得出來,滿寶他們似乎是想自己去找這東西,所以楊和書幹脆再替他們問一下高昌的風土習俗,還有一些勢力的情況。

可惜,他們都是以前皇室的奴隸,在此之前都沒出過他們的那個集市,所以除了一些風土習俗,他們什麼都說不上來。

三人,尤其是神誌清醒的倆人都有些懊惱,覺得幫不上滿寶的忙。

這幾天他們身體好了許多,雖然語言不通,但他們也知道,他們的毒被這個小姑娘解了。

他們一直以為是詛咒的東西竟然是毒。

他們對滿寶很感激,都想要報答她,可他們身無長物,說的話她都聽不懂,實在不知道怎麼報答她,只能道:“以後小神醫要是去高昌,只要說話,我們便給小神醫帶路。”

楊和書轉述了他們的話。

白善微楞,問道:“怎麼,你們要留在京城嗎?”

倆人一頭,連躺著的人都點了點頭,道:“京城很好,我們不想回高昌了,我們的村落是被詛咒的地方。”

雖然已經澄清了是毒,但他們依舊覺得他們的村莊是不祥的地方,尤其是想到這幾年出生的怪孩子,他們更不願回去了。

滿寶和白善還有些惋惜,他們是戀鄉的人,以為他們也一樣,之前還擔憂他們還需要很久才能回去呢。

楊和書見他們連連嘆息,便道:“他們在高昌還是奴隸,雖然高昌大王子死了,但自有其他的貴族接手,他們回去過的也是苦日子,不如留在京城,就是做苦力,也比在高昌做奴隸要好。”

唐大人也點頭,西域的奴制比中原可要嚴重許多。

楊和書突然想到了什麼,笑道:“我聽說你們要搬到大澤路去了?”

唐大人一楞,問道:“大澤路?”

楊和書便笑道:“你這兩日忙著審人怕是不知道,太子殿下將大澤路的別院賞了滿寶,我昨日回家時聽下人說我們家後面似乎新搬來了一家人,是京城的小神醫。”

滿寶道:“還沒搬,只是我五哥他們把一些東西慢慢搬了過去,待我們有空後再一起搬。”

而且常青巷的院子他們可是付到了六月的房租,自然不急著搬了。

滿寶問道:“楊學兄,為什麼大澤路的宅子不好賣?”

楊和書楞了一下後問,“你要把房子賣了嗎?”

唐鶴無言道:“你還真想賣了呀?就不怕得罪太子和趙國公?”

滿寶:“……賞我的房子,我賣了還會得罪他們嗎?”

楊和書便笑道:“太子不一定會將此事放在心裏,但趙國公府不一定。”

他道:“趙國公家裏有五個兒子,除了三個嫡子,還有兩個庶子呢,大澤路的這宅子不一般,知道當年趙國公為什麼要把這宅子送給太子嗎?”

滿寶和白善一起搖頭。

楊和書便看向唐鶴,笑道:“你與他們說吧。”

唐鶴似乎對這些軼事很了解,立即擼了袖子道:“知道這宅子是怎麼來的嗎?”

不等倆人回答,唐鶴已經道:“是當年趙國公隨陛下攻入京城後占的。”

先帝為什麼忌憚當今功高?

就是因為當今不僅立了很多戰功,當年京城也是他攻下的,當時先帝還在太原呢,太子負責三軍的糧草,抽不開身來。

當今身為二子便身先士卒的攻入了京城,當時跟著他一起沖進來的人中,宿國公等是大老粗,只顧著往皇宮裏沖,偶爾搶一點兒逃跑豪族的金銀。

但趙國公是世家出身,見城內的人跑了這麼多,幹脆帶著人占了好幾座好的大宅。

唐大人笑道:“現在你們家這座大澤路的大宅便是當時趙國公占下的,而且先帝進京後沒有收回。”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