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1章 賞賜

他打開盒子遞上前,滿寶看到裏面是幾張紙。

太子擡了擡下巴道:“這是崇遠坊的一個宅子,就在大澤街裏,賞你了。”

滿寶呆住。

吳公公立即笑著將盒子合上,推了推滿寶低聲道:“周小大夫,還不快謝恩,這宅子是早年國舅爺送給太子的,這棟宅子裏有個花園,裏面盡是梅花,因為太子喜歡梅花,國舅爺特意將這宅子送給太子的。”

“多不好意思啊……”滿寶話說了半截,突然怕太子再接口,立即接了盒子後行禮,“不過太子送的,我便恭敬不如從命了,多謝太子賞賜。”

一旁的太子妃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是因為她治好了太子,還讓太子妃有孕的謝禮,至於黃金,當然不是滿寶能拿得動的,稍後自會有人擡到常青巷去。

滿寶沒給太子妃開藥,而是留了些膳食的單子給她,她道:“娘娘身邊有知道調理的姑姑,按說不該我再做什麼,但還是得再叮囑娘娘一些,不要吃大補的東西,我之前給您開方打過底,您底子不錯,孩子現在看來也很康健,所以平日只要多註意一些營養就好。”

又對太子道:“您的病也好了,以後註意休息,不熬夜飲酒,不縱欲就好。”

飲酒和縱欲什麼的太子還能自己控制,但熬夜不熬夜卻不是他可以決定的了。

現在滿朝文武都知道太子不宜飲酒,因為涉及子嗣,皇帝又拿出了態度,所以從半年前開始就沒人敢找太子飲宴了。

但公務若過多,他要幫著皇帝理政的,那就肯定要熬夜,這不是他可以控制的。

滿寶下好了醫囑,就表示明天起她就不進宮了,如果他們以後再有問題,可以派人去叫她,她再進宮來就是。

太子病好了,滿寶自然不用入宮了,而太子妃的調理,明面上還是太醫院來負責。

不過太子妃已經暗下決定,過後每隔一段時間她還是要把滿寶詔進宮來請脈的。

相比於太醫院的太醫,她更信得過滿寶。

而且滿寶還能給她摸肚子,太醫們能行嗎?

太子和太子妃讓吳公公將滿寶送出宮去。

除了那崇遠坊的宅子和事先承諾的五百金外,太子妃還額外賞賜了滿寶不少東西。

都是女子常用的布料和首飾,還有一些她覺得不錯的瓷器。

滿寶出宮後,皇帝和皇後的賞賜也出了宮往常青巷去。

後宮的太後聽見後喝了一口茶,思慮片刻後道:“去庫房裏選些我們用不著的布料的器物,也賞了她吧。”

宮女連忙應下。

太後問,“雲鳳的嫁妝準備得怎麼樣了?”

“都照您的吩咐準備好了。”

太後便點了點頭,“既如此,就準確請期的事兒吧,她年紀也不小了,早些成家也好。”

但其實雲鳳郡主也就比長豫郡主大幾個月而已,現在長豫郡主都還沒說定下親事呢,雲鳳郡主就已經要出嫁了。

太後卻不想再留雲鳳郡主,倒不是她不疼她,相反,她就是疼她才讓她早點出嫁的。

太子妃有孕,太子的位置算坐穩了,同樣的,周滿的地位也穩了。

連太後為了太子,為了社稷的未來都忍著厭惡對周滿以禮相待了,雲鳳卻還認不清局勢。

上次在禦花園裏的事太後也聽說了。

她不能控制對周滿的態度也就算了,卻連對太子妃都桀驁不馴,再留她在宮裏,恐怕就不是寵她,而是害她了。

每每想起這些,太後便會想起益州王,心裏不是不後悔的,要是她早日察覺到他做的這些事,或許早早的就不一定了。

太後讓人給周滿也賞了東西後,轉身便讓人去告訴皇帝一聲,雲鳳郡主這邊要準備選日子出嫁了。

於是正思考三兒子要怎麼辦的皇帝心思又多被分出了一分去。

滿寶對這些一無所知,她一上馬車便打開盒子看裏面的房契。

她不是第一次看房契了,家裏買的兩間鋪子,還有她親爹娘留給她的東西裏都有房契。

可這麼好看的房契她還是第一次見呢,好似太子送的房契也比她自己買的要大一些。

滿寶喜滋滋的看著房契上的地址,很想現在就去看一看房子。但想到後面馬車裏運的金子和各種禮物後,她忍下了。

一回到常青巷,她立即敲開門讓他們把東西搬進去,然後就跟只小鳥一樣奔進後院,直接沖到書房,對莊先生大喊道:“先生,我回來了,哈哈哈——”

莊先生嚇得手抖了一下,低頭看了一眼寫壞的字,他放下筆,忍不住笑問,“什麼事這麼高興?”

滿寶非常高興的道:“太子妃懷孕了,太子的病也治好了,以後我不用再進宮了!!!”

“我可以和先生讀書,也可以再去濟世堂坐堂了,”滿寶樂得眼睛都瞇起來,“太子還送了我一棟宅子,還有黃金,還有各種禮物……”

莊先生驚詫不已,問道:“太子妃有孕了?”

滿寶點頭,“吳公公說,皇帝和皇後也會賞我東西的,這麼多東西,我屋子肯定放不下了。”

莊先生問道:“懷孕多長時間了?”

滿寶:“……兩個多月了。”

莊先生便看了弟子好一會兒,然後贊她,“不錯,這次倒是耐得住性子了。”

既然已經懷上了兩個多月,而她到今天出門前都沒露出一絲,可見還是能忍得住不說的。

莊先生知道這對於愛說話的人來說有多難得,於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腦袋,贊道:“不錯,我們滿寶長大了。”

滿寶覺得先生小看了她,暗道,她可是從小就有秘密的人,這個秘密除了科科誰也不知道,她不也一直忍著不說嗎?

科科:……是誰小時候拉著小錢氏的手說她身體裏住著一個神仙,會給她好吃的糖果的?

對於這種太久遠的事滿寶已經不記得了,她試圖將話題拉回正軌,“先生,太子賞了我好多東西。”

莊先生這才註意到這一點兒,笑問:“賞了你什麼?”

滿寶:……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