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9章 開誠布公

她一本正經的安撫大家道:“放心吧,石頭泡在藥水裏是沒有毒往外泄露的,大家可以盡情的在花園裏玩兒。”

知道這石頭已經被調換的白善:……

這口缸目前就放在花園的一角,特意放的離他們的房間遠一些。

聽滿寶那麼說,就是白大郎也放心了點兒,也跟著上前仔細的看了看已經淹沒在藥水下的石頭,問道:“不是說會發光嗎?傳聞凡是看到光的人眼睛都會變綠,然後漸漸瞎掉,我剛才似乎沒看到光。”

滿寶:“……只是一天的功夫就傳得這麼離奇了嗎?”

白善卻立即一臉嚴肅的道:“大堂兄沒看到光嗎?我剛才都看到了。”

跟著滾了一圈缸,正巧看到他們先倒第一桶藥水,再往裏放石頭的大吉:……

他沈默了一下,見大家都面露疑惑,沒人給他們解圍,只能開口道:“我也看到光了。”

大吉只幹巴巴的說了這麼一句,但他素來話少,因此他一一開口大家便下意識的都信了。

白大郎更是直接承認自己的錯誤,“那多半是我看錯了。”

這會兒藥水黑乎乎的,滿寶還特別不講究,熬好的藥渣都不過濾,直接一股腦的倒下去了。

連莊先生都好奇的過來看了一眼,沒辦法,今天侯家被抄,侯集下毒害太子和造反的事兒早傳遍京城了。

可能是因為益州王造反的事情還沒過去多久,京城百姓對造反這件事的關註度不是很大,大家討論更多的是侯集利用寶石毒害太子的事。

聽說那寶石特別毒,還是天上掉下來的呢……

外面傳什麼的都有,連周立學他們都能聽到各種不同的版本,滿寶雖然也很想出去找人聊天吹牛,但她實在是忙。

滿寶取了三份藥劑給那三個病人送去,他們此時還住在京兆府裏,被人嚴密的看管著。

等侯集判了,他們就可以出來了。

滿寶看著他們服下藥劑,便將開好的方子交給他們,“這是給你們調理身體的,多少有些用處,你們試一下吧。”

三人一臉的迷茫,聽不懂周滿說的話。

唐大人從門外進來,道:“他們聽不慣官話。”

他伸手接過藥方道:“這個給我吧。”

他將藥方折起來,低頭看向床上躺著的那人,問道:“他的身體……”

滿寶道:“熬不了幾天了,但服用解毒藥劑後會讓他好受一些。”

唐大人頓了頓點頭道:“我找了太子殿下,殿下也憐惜他們,因此派了一隊人馬跟著,他們會一起把藥劑送回高昌去,最快也要走上四十五天左右。”

滿寶便道:“下午讓他們來我家取藥劑吧。”

她頓了頓後道:“唐學兄,高昌要是還有遺落的石頭,還請拿回來給我解毒,不然這些毒石遺落在外危害很大的。”

唐大人笑著點頭。

見滿寶要走,唐大人突然道:“說起高昌,其實國子監裏的藏書樓記載不多,有關記載最多的除了皇宮,就是護國公府上和楊府了,或許你們找長博問問?”

滿寶忍不住回頭看他,“唐學兄不會這會兒還派人盯著我們吧?”

“這倒沒有,我是那麼沒品格的人嗎?”唐大人笑道:“我昨天回家時在路上碰到劉煥的馬車,他抱怨說白善拉著他們在藏書樓裏找高昌,害得他晚上做夢都夢到自己被黃沙埋了。”

滿寶:……那也一定是套話,不然劉煥無緣無故的為什麼會說起這事?

不過她沒再質問下去,想了想,幹脆順著這個話題說起來,“學兄,要不我們一起去飯館裏坐坐,邊吃飯邊說話?”

唐大人便道:“你不是剛從宮裏吃了午食出來嗎?”

“我又餓了。”

餓得可真快。

不過唐大人還是隨她去了。

倆人就在京兆府外不遠處的飯館面對面坐下了。

距離侯集被抓已經過去兩天,倆人總算是坐下來開誠布公的談一談了。

滿寶道:“唐學兄,我認真看過那石頭外殼的斷面,除了它之外,應該還有別的石頭落下,雖然不一定在同一個坑裏,但應該相距不遠,我想把他們都找到。”

唐大人問,“你用這些石頭幹什麼?”

他笑道:“你別說只光是解毒,我不信的,這世上有幾人想到會給一塊石頭解毒?而且我問過,你只從藥鋪裏拿些廢棄的藥材回去,裏面混雜在一起,什麼都有。”

滿寶道:“解毒的藥劑,一部分是從石頭上來的。”

滿寶半真半假的混著說,一臉嚴肅的道:“我的確是為了解毒,學兄也看到了,中毒的人有多慘。之前太子身邊出現毒石我並沒有很往心裏去,我雖知道這石頭不好,卻因沒見過中毒之人的慘狀,所以不太往心裏去。”

“但我見到了高昌來的人,要讓我熟視無睹,我做不到。”滿寶擡起頭來認真的看著他道:“學兄,我要把那些毒石全都找到,然後煉出解毒的藥劑。”

唐大人微楞,然後就信了。

因為她這幅樣子很像楊和書提起要天下糧倉充盈,百姓無饑饉時的樣子,也像他說要天下無冤案時的樣子。

他思索片刻後道:“殷大人是用的緊急軍情的渠道往高昌傳的消息,我會些胡語,只能勉強與高昌人交流,你們要想知道更多隱秘的東西,要麼讓楊和書來給你們當翻譯,要麼,你們就去求殿下,讓他給你們找個會胡語的官吏。”

“地圖不能給你們,”唐大人繼續道:“那是邊鎮重要的東西,別說給你們了,給你們看一眼都是殺頭的罪,你們也不要在藏書樓裏亂翻了,別說高昌了,那裏面凡是帶輿圖的早在建國初期就被收到宮中藏著了。”

都是很實用的建議,滿臉連連道謝。

唐大人卻擡頭看了看她後笑了笑,滿寶莫名其妙,“學兄笑什麼?”

“突然想起一事,也是昨日,我遇著劉煥後,劉煥給了我一張帖子,白善約了我傍晚一起吃飯。”唐大人伸手拍了拍她的腦袋,感嘆道:“你可比他好糊弄一些,不錯,不錯。”

滿寶:……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