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8章 泡藥水封上

唐夫人看了滿寶一會兒,突然點了一下她的額頭,笑道:“到底長大了,都知道周全了,我問你,唐知鶴叫伶人的事是真的?”

滿寶立即舉起兩根手指發誓道:“這都是白善他們路過狀元樓時看到的,千真萬確,當時唐學兄他們的包廂裏就是有伶人,他們還趴在窗口那裏和白善他們打招呼,要他們一塊兒上去喝酒呢,不過白善他們急著回家,所以沒空。”

回去以後白二郎念叨了好久,因為他是真的很感興趣呀,當時他在樓下還聽到上面的歌聲了呢,他覺得特好聽。

白善也很感興趣,還和滿寶約好了下次再去狀元樓便一起湊錢叫伶人來表演表演,或者直接去春風樓。

聽說春風樓裏的表演要便宜很多。

唐夫人聽得咬牙切齒,到了分叉路口後才把滿寶放下,她道:“可惜你近日天天進宮,不然還可以約上你一起去見崔表妹。”

楊夫人懷孕已滿三個月,早一段時間便公布開來了,最近正在楊府裏養胎,輕易不外出。

滿寶想了想後道:“再等一段時間吧,待我空下來了,我就約上嫂子一起去看她。”

唐夫人笑著應“好”,等她的馬車走了,她便放下馬車,臉上的笑容也收了起來。

一旁的丫頭低著頭坐著,大氣不敢出。

唐夫人摸著自己的指甲問,“我突然想起,這一個多月來周小大夫是日日進宮?”

“是,上次上巳節夫人讓奴婢給周小大夫送紅雞蛋時,周小大夫便是進宮去了,聽說是日日進宮,從不曾停歇過。”她道:“因此,濟世堂那邊問診都推到了下午,現在各家想請她上門問診都很難請到,說是她要在濟世堂裏教授幾個徒弟,一時間沒空出診,除非是急癥或非她不可的病癥,不然她是不出診的。”

什麼是非她不可的病癥?

那自然是女子難以訴諸於口的病癥了,但如果不是特別急的,這會兒恐怕也請不上她。

唐夫人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一直沈默不語的回了家。

等唐夫人走了,唐大人便大松一口氣,抹了一下額頭上不存在的汗,急匆匆迎上封尚書。

封尚書笑問,“怎麼,又被媳婦罵了?”

唐大人斷然否認,“賢妻怎會罵下官?她是來給我送茶水,還有給侯夫人送些衣物的,大人也知道,侯夫人和內子有些親戚關系。”

其實是隔了好幾房的姑母,不過到底同族,唐夫人也覺得她冤得很,想到現在侯家全被抄了,他們生死未定,所以才給她送些東西,也是一個態度,讓看守這邊的官兵不至於侮辱她們。

要知道,犯官家眷是沒有尊嚴可言的,人被關在府裏,誰知道會出什麼事?

唐夫人一走,唐大人等侯府裏的東西都查抄出來,該搬的都搬空了這才拎著一個包裹進內。

侯家的人都被關在一個院子裏,這會兒根本不分什麼主人下人了,他將唐夫人準備的包裹交給侯夫人。

侯夫人接過包裹,唐大人道:“外面由京兆府的人守著,案子還在查,夫人不如耐心等一段時間。”

侯夫人這才哭出聲來,抱著兩個孫女慶幸不已。

就算最後會被砍頭,但至少這段時間是不必受辱的,不然還不如立時死了算了。

唐大人嘆息一聲,這才轉身離開,讓守在外面的兵士不得欺辱院子裏的人。

唐大人很忙,幾乎是天黑了才回到家。

他和父親說了一些話便回自個的院子,唐夫人早等著他了。

他有些戰戰兢兢,但還是入內了。

一進去就被唐夫人揪住耳朵往內室裏拉,唐大人哎呦哎呦的叫著,頭配合的往下倒,連忙道:“夫人,夫人,那是周滿呀,你跟她吃什麼醋?”

下人們看他們鬧起來,便笑著退了出去,還貼心的替他們把門關上了。

唐夫人把唐大人揪進屋裏,在他手臂上擰了好幾下才解氣,問道:“我問你,你悄悄的和她說什麼話呢?”

“沒什麼,就是幾句閑話,那就是個孩子,你相公我又不喪心病狂……”

唐夫人一聽這話就知道他在敷衍她,冷笑著問,“你是不是問她,太子妃是不是有孕了?”

唐大人一下就被口水噎住了,嚇得劇烈咳嗽起來。

他連忙往外看了看,見下人都遠遠的退走了,這才湊到唐夫人耳邊低聲問,“你怎麼知道的,她說的?”

唐夫人好整以暇的道:“猜的!”

唐大人就一下坐倒在床前的腳踏上,小聲道:“這事兒別外傳。”

唐夫人就蹙眉道:“我們能猜得出來,被人猜不出來嗎?”

唐大人就道:“一時半刻恐怕還想不到這事上來,且還得再等一段時間呢。”

他道:“太子中毒案出來後,外面的人一直以為她日日進宮是為了替太子解毒。”

只有他和殷大人知道太子的毒早解了,他之所以會想到,還是昨天晚上回顧案情的時候發現不對的。

這一個多月來,太子似乎安靜了許多,竟然還想起了以崇文館為借口招賢納士;

而仔細算一算,周滿好似連續五十四日進宮了,太子是隔天紮針,那她每日進宮去幹什麼?

唐大人小聲道:“這些也都是我們猜的,我連爹都沒告訴呢,你可別往外說。”

“我知道,我又不傻。”唐夫人將手從他手心裏抽開,問道:“我們來談一談這招伶人的事?”

唐大人就直接躺倒,叫道:“好餓呀夫人,我現在又累又餓,動彈不得了。”

而此時,滿寶正把大吉帶回來的藥包打開,把裏面的藥全都倒進大鍋裏,然後加了水就煮。

周五郎親自滾了一口缸回來給她,問道:“你要這缸來幹嘛?”

滿寶道:“泡石頭。”

熬好的藥水往缸裏一倒,再把莫老師給她的石頭全搬進缸裏泡上,一大群人跟著湊熱鬧。

哪怕知道這石頭有毒,白二郎幾個也忍不住來圍觀,見一桶又一桶的藥水倒進去淹沒石頭,他就一臉的迷茫,“這就好了?”

滿寶點頭,“再封上七天就可以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