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4章 押回

唐大人並不擔心追出去的殷大人,他並不覺得侯集跑得掉,這是在京城呀,離涼州遠著呢,就憑他們這點兒人就想跑出去,想什麼呢?

所以他叫人擡上房間裏的病人,再帶上石頭另兩個人,便領著周滿白善一起進宮去了。

他們到太極殿時,封尚書等人已經奉詔入宮了。

看到躺在木板上的人,封尚書等人都嚇了一跳。

皇帝起身走下去盯著人看了半響,招手叫來候在一旁的蕭院正,讓他給他看。

蕭院正把過脈,皺著眉頭想了半天後道:“陛下,此人五臟虛弱,極易受外邪所侵,除此外,臣看不出什麼問題來。”

“是看不出問題,還是看出了問題,卻不知是何問題?”

蕭院正道:“有問題,但臣才疏學淺,不知是何問題。”

皇帝:“可是中毒?”

蕭院正嚇了一跳,連忙道:“臣才疏學淺,實在看不出。”

皇帝便看向滿寶,周滿遲疑了一下後道:“非內生之癥,而是受外邪所致,所以我認為他是中毒。”

皇帝便低頭看著木板上的人,半響不語。

如果周滿不提前發現,將來太子就會變成這樣嗎?

只是這麼一想,皇帝便惱恨起來,回身坐到桌子後,把殷禮呈上來的口供和查到的東西都丟給封尚書等人看。

封尚書等人也是剛進宮,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此時看到卷宗,紛紛張大了嘴巴。

而此時,太子領著禁衛軍已經在西郊追上了侯集等人。

侯集看到太子和禁衛軍,立即狠狠地打了一馬鞭,發了瘋似的跑了。

太子他們落在後面吃了一嘴的土,只能緊緊地逼著嘴巴,微微閉著眼睛也飛快追去。

但也有禁衛軍不怕迎面飛來的灰塵,直接放聲喊道:“左虞候,陛下詔你,你不從詔令是想造反嗎?”

侯集悶頭跑。

太子氣得不輕,幹脆取弓抽箭射去,奈何人家也是久經沙場的人,身子緊貼在馬背上躲了過去。

太子正懊惱,一支箭從他身後射了過去,直接射中一人,那人從馬上落下,身後的兩匹馬立即亂了陣腳。

太子一邊驅馬趕上,一邊回頭看了一眼,就見殷禮不知何時帶了兵馬追來。

太子便安心了,扭頭看著前面奔命的侯集冷笑一聲……

等西郊結束戰鬥,派了人回來通知時,已經過了午時。

他們似乎跑出去挺遠,押著人回來的速度要慢一些。

皇帝看了看滴漏,見封尚書他們也都看完案宗了,幹脆讓人上午膳,先吃過午飯再說。

等殷禮和太子把人押回來,他們恐怕就沒空用午飯了。

封尚書等人也經常跟皇帝吃飯,倒也習慣了,行禮過後便小心的坐在椅子上。

唐大人自從進了太極殿後就一直安靜,除非皇帝點了名問他,不然他絕對不開口。

白善更甚,除了進來時行禮說過一句話外就沒再說過話了。

他們三個年紀最小,默默地坐在了最後面。

皇帝心情不是很好,飯菜上來以後就皺著眉頭撥了撥菜,不太有胃口,便擡頭看向兩邊坐著的人。

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末尾正吃得津津有味的三個人。

皇帝仔細地打量了一下三人,這才發現白善和周滿今天似乎穿得特別鮮亮,於是問道:“你們進宮還特意打扮過?”

滿寶頓了一下,看向白善,白善沈默了一瞬,躬身回道:“進宮面聖,不敢失儀。”

周滿天天進宮,隔一段時間還要給皇後看診,也沒少見他,並沒有見她特意打扮過。

他目光懷疑的看著倆人。

唐大人在皇帝的目光下有些食不下咽,於是放下筷子躬身補充道:“陛下,他們是被臣突然請過去的,當時倆人正打算去玄都觀裏看桃花呢。”

皇帝便嘆氣道:“這會兒春光正好,玄都觀裏的桃花的確值得一賞。”

他掃了白善和周滿一眼後問,“你們定親了是吧?”

倆人一起躬身應了一聲“是”。

皇帝便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麼,用筷子點了點後道:“用膳吧。”

皇帝突然湧上來的傷感也只持續了一會兒,等殷禮和太子把侯集押回宮後,他的傷感就一消而散,只剩下怒氣了。

侯集跑了老遠,最後跟在身邊的幹兒子們死了大半,他也被殷禮打下馬來,這才被押進宮。

皇帝親自審問侯集,殷禮等人,包括太子都退到了外面。

太極殿裏時不時的傳來皇帝的怒吼和侯集的哭聲。

侯集哭著趴在地上,渾身都在發抖,“陛下,臣有罪,臣鬼迷心竅,當初全然不知自己在做什麼……”

皇帝氣得將桌子上放的鐵盒子打翻,裏面裝的石頭滾落到侯集身邊,他上前兩步,直接一腳踢在他的肩頭,將他踢翻了出去,“你不知道在想什麼?那怎能計劃周密,一步一步將這東西送到太子身邊?”

侯集從地上爬起來重新跪好,連連磕頭道:“臣鬼迷了心竅,臣鬼迷了心竅,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皇帝臉色沈凝,問道:“你派人去洛州和相州做什麼?”

侯集臉色發白,身子更抖,根本說不出話來。

皇帝一看就明白了,閉了閉眼後道:“來人,將他押下去吧。”

“陛下,恭王扣了臣的人,沒有答應與臣結盟,”他似乎已經預料到自己的下場,想要最後做點兒什麼,他趁著侍衛還沒將他押下去,連忙喊道:“恭王他不知此事,臣的妻兒也不知,求陛下放他們一條生路……”

侯集被押了下去。

太子也聽到了他的喊聲,臉色冷沈卻一言不發,他信不信,也就只有自個心裏才知道了。

滿寶跟著他們一起入內,皇帝已經平息了怒氣,扭頭問周滿,“你可能解他們的毒?”

滿寶在京兆府的時候就讓科科給三人掃描過了,付了好一筆積分呢。

她看了一眼地上散落的石頭,思考了片刻後道:“想要徹底治愈不可能,他們的……骨血已受到影響,將來最好不要孩子,解了毒以後倒是可以和常人一樣生存。”

然後目光落在木板上躺著的那人,低聲道:“他治不好了。”

皇帝也看出來了,地上那人連呼吸都快聽不到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