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1章 克星

“除了已經雕琢好的公雞寶石,他們還打磨了其他小的配件,還遺留下一大塊不能發光的,那匠頭藏匿了一些石頭,又想辦法將那塊剝下來的殼子運回家裏,除了他,其他匠人也偷偷摸摸的藏匿了一些截取下來的發光石珠。”

工匠的地位很低,尤其是高昌國,工匠都被貴族控制。

閑時在村莊裏耕種,有需要時則直接征召,他們要脫離匠籍需要不少的錢。

所以他們藏匿了東西一時之間也不敢拿出去售賣,就悄悄的藏著。

唐大人道:“那塊公雞寶石被那權貴進獻給高昌皇室,一直到大貞十四年,高昌王與突厥結盟,陛下派侯集、薛萬等人征討高昌,高昌國滅,那塊寶石被侯集藏匿了下來。”

大貞十四年不就是兩年前嗎?

白善問道:“所以侯集不知道這塊石頭有問題?”

唐大人便嘴角微挑,意味深長的道:“曾經擁有這塊寶石的高昌大王子知道這塊寶石有問題,就在大貞十四年,他的後宅生下了兩個有問題的孩子不說,長子還流鼻血,虛弱而亡,他請了很多大夫上門,最後是佛寺的人告訴他,是石頭有問題。”

“在高昌國滅前,他已經派人找到了那幾個匠人的村莊,只是還沒來得及做什麼,高昌便滅國了,高昌大王子被俘虜,我前日去查過,他已經死了,曾經伺候過他的親近之人也都死了,但當年去過那個村莊的人中漏下了一個人,他說,大王子曾想以寶石獻陛下,以圖謀我朝皇室,但侯集貪婪,將從高昌王室裏收繳的大半財物貪匿了下來。”

唐大人擡起頭來看倆人,“可惜,高昌大王子身邊有臣僚不願為奴婢,所以將寶石的秘密告訴了侯集,以期得到優待。”

白善問,“那些人呢?”

“全死了,”唐大人道:“都沒回到京城,直接在路上因病去世了。”

那些是俘虜,還不是高昌王室中的人,死了就死了,侯集剛立下大功,皇帝和朝臣不會為敵國的幾個臣僚找侯集的麻煩的。

白善則是想到了什麼,“聽說太子與侯集不睦。”

唐大人點頭,“侯集征討高昌後貪匿下大半財產,又坑殺俘虜,殿下很看不過,曾帶頭彈劾過他。”

他道:“他本來就隨陛下出生入死,大貞三年曾被封為虞國公,但大貞六年,因縱容家奴在商州圈占土地,不巧,當年太子奉命巡視九州,正好到了商州。”

太子的脾氣本來就不太好,當時侯家的家奴又口出不遜,他直接就把人給砍了。

當然,他不止砍了人家的家奴,還把侯集的親弟弟給砍了。

當年指使家奴圈地的就是侯集的弟弟,當然,也有可能是侯集。可惜太子砍得太快,沒來得及問口供。

不過唐大人覺得,就算問出來了,以侯集的功勛,恐怕最後也是不痛不癢的訓斥一頓,朝中這樣的事不算少。

陛下一直很優待功臣。

而太子砍了侯集的弟弟,事情這才鬧大,當時太子剛成親,正是風光無限的時候。

那會兒還沒人知道他不育,兄弟間的感情還不錯,沒人跟他強,所以他還沒失了理智,雖然惱怒的把人砍了,但他一回到京城就立即進宮請罪,當著皇帝和群臣的面和侯集道歉,一臉歉意的表示自己當時看見有人帶奴仆驅趕良民,圈占土地,心中惱怒,一時就失手了。

孔祭酒和張學士看到自己教導出來的太子和侯集道歉當然不樂意了,他們覺得太子做得沒錯,進退有度,雖然在程序上有些不合法,但這些瑕疵是可以忽略不計的。

而以魏知為首的寒門官員更是對勛貴圈占土地這樣的行為深惡痛絕,於是也對太子的不合法手段視而不見,直接猛火攻擊侯集。

連皇帝在魏知的嘴巴面前都要退一射之地,更別說侯集了。

他親弟弟死了,本來就惱火非常,再被魏知等人一攻擊,他直接就失去了理智,當著皇帝的面就和魏知打起來了。

當時朝上發生了非常有名的群毆事件,時至今日還會時不時的被一些老臣提起。

比如唐大人他爹老唐大人,因為當年老唐大人很英武的在侯集沖上來的時候給了對方一腳,拯救了站在身旁的魏大人。

當然,他最後也被打中了左臉,臉上青腫了好久,連唐大人都記憶深刻呢。

“陛下惱怒侯集大鬧公堂,且不能約束家人,因此降爵為左虞候,”唐大人將當年的恩怨說了一遍,喝了一口茶水潤了潤嗓子後道:“那之後,侯集被派往涼州鎮守,大貞十四年征討高昌時他是首功,本來他該晉升國公的,結果……”

唐大人輕咳一聲道:“結果太子看不過他坑殺俘虜,加之有人告密他藏匿財物,所以太子殿下上書要徹查。陛下當時不想查……”

畢竟人家才立了大功,前腳剛把俘虜給拉回來,後腳就要查人家,不管知不知道的,聽說以後肯定要以為他容不下功臣的。

皇帝不想讓功臣寒心,而且當時半朝的勛貴都表示了反對,頗有唇亡齒寒的感覺,皇帝更不想查了。

唐大人道:“但太子當時連夜進宮,不知和陛下說了什麼,第二天陛下就下令讓人去查了。不過還是草草的查了一遍,沒查出什麼來,但侯集也沒晉升,只是被賞賜了不少東西,還被表揚了幾次。”

但這對於侯集來說,不晉升就是懲罰了。

現在寰宇漸安,戰事越來越少,作為武將,他們想要建功立業越來越不容易,錯過了這一次,他可能一輩子都晉升不上國公了。

唐大人道:“那之後,侯集常出言怨忿太子,所以他們不睦不是什麼秘密。以我們現在查到的消息來看,東西是侯集的一個門生給了一個胡商,讓那胡商給了東宮的一個書記,再由那幕僚敬獻給太子殿下。”

“胡商和東宮的書記都拿了,他們全都不知內情,”他道:“我想,侯集在宮中應該沒多少勢力,因此太子把寶石給你,再把書房一封,他就不知道寶石已被送出,直到殷大人放出消息,他才派人來劫。”

白善有些不解,“唐大人,您為什麼告訴我們這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