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7章 不要主動認

“喝白水最好了,燒開的水放一放,喝溫溫熱熱的多舒服呀,而且水無味兒。”

太子妃就若有所思,“這世上就沒有無色無味的毒嗎?”

“反正我知道的,沒有。”滿寶道:“我所知道的,這世上的毒都是有色有味兒的,兩者總會占其中一樣。像那塊毒石頭,味兒有沒有我不知道,但色是一定有的。”

太子:……

這會兒他是徹底睡不著,也不想睡了。硬挨過這兩套針法便起身把滿寶趕走了。

滿寶哼哼兩聲,轉身走了。

宮裏把她今天和明達挖的花花草草都給她裝上車了,畢竟這是公主送她的,又算在皇帝那裏過了明路,宮裏還是不會扣下的。

何況,周滿如今在宮裏勉強算得上是個紅人。

滿寶高興的把這些東西都搬回家,然後就在花園裏整理起來,有多余的,挖了好幾株的就收錄一株,剩余的便放著在花園裏挖個坑種了。

唐夫人來時,她已經把該收錄的都收錄完了,挖坑正挖的高興呢。

孟氏領了唐夫人進來,還要去給她泡茶,滿寶很驚訝,“唐夫人,您怎麼來了?”

唐夫人則看向花園裏擺著的那幾盆牡丹樹,上面的花枝大部分都被剪了,只有幾朵還沒開的花骨朵還在。

但僅僅是花骨朵她都能看出來這花的顏色和花型必定很好。

唐夫人伸手摸了摸那花骨朵,觸感很好,完全看不出異常。

她歪頭看向滿寶,道:“看著那麼好的牡丹花,怎麼翻過一個年,卻變成了那樣呢?”

滿寶微微瞪眼,驚詫道:“夫人的消息竟這麼靈通,我們才從宮裏出來沒多久你就知道了?”

唐夫人瞇眼,“什麼宮裏?這與宮裏有什麼關系?”

滿寶:“……難道您不是因為知道了長豫公主園子裏的牡丹長歪了才來的嗎?”

唐夫人:“……”

她咬牙道:“去年在益州,我買了白牡丹,你還送了我一盆。”

滿寶:……

她瞬間心虛,小聲道:“益州到京城路途遙遠,您怎麼還千裏迢迢的把牡丹搬回來了?”

唐夫人瞥了她一眼,轉身進亭子裏坐下了。

滿寶連忙去凈手,也坐到了唐夫人的對面。

孟氏泡了茶上來便退下去了,唐夫人的丫頭也遠遠的站著。

滿寶討好的將茶奉到唐夫人跟前,道:“在益州城賣的白牡丹我特意定的低價,便是因為這個原因。”

唐夫人皺眉問:“你知道那花會長成那樣?”

滿寶搖頭,“我不知道它會長成什麼樣,但我知道它很難維持前一年的樣子。”

唐夫人忍不住問,“這些花你都是跟誰買的?”

滿寶含糊道:“和一個花農買的,他喜歡研究各種稀奇古怪的花草。”

唐夫人便遲疑道:“那我的蘭草……”

“您的蘭草絕對沒問題,”這一點兒滿寶可以拍著胸脯保證,她道:“如果您養殘了,那一定不是花的問題。”

唐夫人沒好氣的道:“所以是我的問題了?”

滿寶嘿嘿一笑,小心的拉了拉她的袖子道:“唐夫人,這事您能不能不告訴別人呀。”

“我不說,難道別人就不知道了?”唐夫人道:“聽你那意思,宮裏都出現這樣的牡丹了,我看你能瞞到幾時。”

她嘆息道:“好險去年你賣出了不少盆,若是每一盆都長歪了還好,東西多就不稀奇了,若是只有這一二盆,還是出現在宮裏的,你就等著吧。”

要是有心人往老天爺示警一類的想,那簡直是要人的命。

滿寶賣的時候可沒想那麼多,她扭捏道:“當時我只顧著坑益州王府和賺錢了,根本沒想這麼多。”

唐夫人眨眨眼,“坑益州王府?”

滿寶一提她才想起來,好像她這些東西的確大多賣給了益州王府,而且還都是高價……

唐夫人目光落在滿寶身上,意味深長起來,“你這坑的不錯。”

不過這一瞬間,唐夫人便已經想好了應對之策,但她看著滿寶什麼都沒說,事情還沒到那一步,她才不說呢。

說完了最緊要的事,唐夫人便問道:“你這還有沒有名品牡丹?最好是沒出現過的牡丹花色。”

滿寶問道:“您不嫌棄它們會變?”

“嫌棄什麼,你便宜些給我,讓我去出一出風頭就行,等回頭賞完了花還能簪頭上賞玩一天,到時候再把花鏟了燒了就是。”唐夫人頓了頓後問:“對了,現在我家裏那盆牡丹怎麼處理?既剪不斷,也不好鏟死,它可硬著呢。”

滿寶現在對它正感興趣,立即道:“那您送來吧,我看看能不能把它弄死。”

但唐夫人看了眼興奮的滿寶,覺得她一點兒也不像是要把它弄死的樣子。

於是她道:“算了,我還是自己養著吧。”

她也很想知道它到底能長成什麼樣。

滿寶略微有些失望。

牡丹花變異的方向和菊花完全不一樣,太子妃回送她的那些菊花大多是直接死了,還沒死的那一盆看著也很正常,目前還看不出什麼不同來。

她其實也想看一看它們最後會長成什麼樣,可她現在養一盆,也得等到明年才能看到效果。

唐夫人起身告辭了,路上告訴滿寶,“只要別人不問,你就別主動認牡丹的事。”

她道:“現在益州王妃估計也想不起來那花是你賣的。”

滿寶連連點頭,所以她今天在宮裏時什麼都沒說。

送走了唐夫人,滿寶便坐著等白善他們回來,結果今天白善卻回來得很遲,家裏都吃過晚食了他才和白二郎騎馬回來,大吉跟在他們身後護送。

他將三匹馬栓在馬棚裏,白善和白二郎卻跑到後院,滿寶問,“你們今天怎麼這麼晚?”

白善擡手先給自己灌了一杯茶,這才看向她道:“你知道今日朝中出事了嗎?”

滿寶問道:“出了什麼事?”

白善一字一頓的道:“太子和陛下上了自省書。”

滿寶卻道:“太子這時候上自省書不是正常的嗎?”

雖然太子妃有孕的事沒公開,但太子和帝後都是知道的,他這會兒心態平和了,知道為將來謀算了有什麼奇怪的?

“你知道太子在自省書上寫了什麼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