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5章 不要幹預

滿寶抽出手來,還特別貼心的在泥上抹了抹,讓它更平滑一些。

她抽出手來,低頭看了一下早已經渾濁不堪的石缸,扭頭對明達笑了笑,“等一會兒泥沈澱下去,水就清了。”

明達踮起腳尖看了看,卻還只能看到最上面的一點兒水,看著是很渾濁。

滿寶跳下胡凳,將壘在一起的胡凳拿下來,給她貢獻了一張。

明達便也踏上胡凳,這才看到這水不是一般的渾濁。

她很擔心,“水真的還能變清嗎?要不要換水?”

“不用,”滿寶很自信,“小時候我們去河邊玩,河裏的泥沙多,踩下去玩一下就渾濁了,你再出來等一會兒水就清澈了。”

她道:“泥沙沈重,只要時間夠,它們總會沈澱下去的。”

滿寶將袖子放下來,這才發現她剛才太靠近石缸,身上的衣服已經濕了一點兒,於是她想了想,幹脆就把濕漉漉的手往裙子上一擦,擦幹以後搓手,把手搓熱後道:“我們再去那邊看一看吧。”

一直不做聲的皇帝便輕咳一聲。

還站在胡凳上的倆人齊齊扭頭看向左邊,皇帝板著臉問,“明達,你們在幹什麼?”

明達公主卻是高興的從凳子上跳下來,把手中的塊莖還給滿寶便直奔皇帝而去,“父皇,您怎麼來了?”

明達才撲上來,皇帝的臉就板不住了,忍不住露出笑臉,握住她的手道:“和太子封大人他們來散散心,就見你們兩個在這兒調皮搗蛋。”

滿寶已經走到一邊行禮,“參見陛下。”

皇帝揮了揮手讓她起身,笑問,“周滿,你怎麼把朕的蓮花給挖了?”

滿寶:……

她看了眼手中的塊莖,遲疑道:“我再給您種下去?”

這下輪到皇帝無語了。

明達就搖了搖皇帝的手,撒嬌道:“父皇,是我要送給周滿的。”

皇帝就點了她的鼻子道:“春寒料峭,這會兒水還冷冰冰的呢,你怎麼能去摸水呢?”

“我沒摸,是周滿摸的。”

皇帝便扭頭對周滿道:“朕也聽說過你擅養花草,你既喜歡,朕就賞你一缸便是。”

一旁的古忠便記下了,回頭讓人給周滿送一缸蓮花去。

滿寶連忙謝恩。

皇帝這才領著大家走下走廊,也走到石缸邊上看,看到依舊渾濁不堪,卻泥土沈浮的石缸,搖頭笑了笑後道:“這缸蓮花可遭了大罪,就留著吧,回頭選一缸好點兒的給她送去。”

古忠應下。

皇帝看著這缸蓮花,不知想到了什麼,沈默了許久後突然扭頭問周滿,“你把這蓮花塊莖一掰為二,還只留下這麼點兒給這蓮花,它還能活嗎?”

滿寶一楞,便知道他早看著了,畢竟是人家的花,她有些不好意思,“能吧……”

她搜腸刮肚的想著好話,“蓮不僅出淤泥而不染,它也堅強得很呢,我想,只要我們接下來少幹預它,它自己就能活過來了,說不定還能長得更好呢。”

塊莖邊上埋著浸泡液呢,只要沒有人想著把水和泥換了,她敢保證,過一個晚上,它又是生機勃勃的蓮花了。

皇帝卻盯著石缸裏的已經有些蔫的蓮花沈思,“不幹預嗎?”

滿寶連連點頭,也看到石缸裏的蓮花枝葉因為她們剛才力氣太大而有些蔫了,她立即道:“這就是一時的,只要不動它,過一兩天它就好了,說不定還能越長越好呢。”

皇帝思考了一下,便笑著點頭,“好,那朕就等兩天看看。”

站在後面的太子垂下眼眸,也瞥了一眼石缸裏的蓮花。

封尚書和殷禮等人對視一眼,也不吵架了。

沒錯,他們剛才在書房裏是吵架來著,當著皇帝的面還差點打起來了。

昨天晚上有賊光顧刑部,然後刑部沒拿住賊,倒是被京兆府給拿住了。

封尚書丟了面子,一早上本就心氣不順,但因為唐鶴勸他,他也覺得刑部過於疏漏,因此將氣忍下了。

結果上朝以後,不僅禦史彈劾他,連大理寺都跑來湊熱鬧,把他的裏子剝了,還把面子放在地上踩,所以封尚書就沒忍住和人吵了起來,順便把殷禮給扯進來讓水更渾濁一些。

加上太子新上了一封自省書,於是大家就呼啦啦的轉換陣地,換到書房裏吵起來了。

太子從來就不是溫良的,不僅加入,還在一旁撥火,他們來前,封尚書幾個正吵得臉紅脖子粗的,差點當著皇帝的面打起來。

周滿說的這番話或許是無意,卻正對了太子的意思,這缸蓮花的死活現在可是關系重大了呢。

滿寶和明達對此一無所知,見皇帝和群臣們都面色嚴肅,覺得他們一點兒也不好玩,於是找了機會告辭,悄悄的就溜了。

溜回禦花園,長豫她們的客人已經到齊了,連雲鳳郡主都來了,正沈著臉獨自坐在一旁。

剛才她和長豫吵架了,當然,是她和長豫吵,長豫沒與她吵。

皇後早和她們說過,不叫她們和雲鳳起沖突。

她的奶嬤嬤私底下告訴她,“今時不同往日,以前您和雲鳳郡主吵架,她有太後撐腰,您也有皇後周旋,吵得再兇也沒事。可現在您再與她吵,傳出去不免讓人覺得您在欺負她。”

嬤嬤道:“公主年歲到了,這兩年便要選駙馬,她現在是瓦片,您卻是玉石,何必去拿玉石碰瓦片呢?”

長豫覺得她說的對,所以便是雲鳳郡主找茬兒,她就是生氣也不跟她吵。

被長豫和明達請來的女郎們,便不都是她們的朋友,至少面上還是過得去的,她們也不喜歡和雲鳳玩,因此就把她冷落到一邊了。

小姑娘們可以憑喜好聚在一起說話玩耍,太子妃卻不行,所以她坐到了雲鳳郡主身邊,笑著和她說話。

結果她才開口說了兩句話,滿寶和明達便手牽著手回來了,雲鳳郡主看到,臉色一沈,狠狠地瞪了周滿一眼後便起身離開,甚至都沒和太子妃告退。

太子妃臉色微沈,不過片刻又帶上了笑容,和跑過來的明達滿寶招手,笑問:“瞧你們,衣裳都沾了泥土,這是上哪兒去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