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4章 簪花

滿寶沒反駁,算默認了。

她安慰周立君,“不急,等我找到了壞人再賣。”

雖然賣盆花她心虛,但賣花枝她一點兒也不虛,她的花可是很漂亮的,比現在同品種的花都漂亮。

花朵持久不謝,花香有濃有淡,同樣持久縈繞,只要你想要,她都能給你找出一款來。

所以滿寶看著眼前放成了三排的花盆特別滿意,決定明天就剪枝帶進宮去,這樣,她就省下禮物了。

滿寶也是懂簪花的。

鄭氏是一個很有情趣和少女心的人,在鄉下的時候,每年春天,他們在白家做作業煩了,跑到花園玩的時候,她就喜歡剪了花給三個孩子簪發。

滿寶不喜歡大朵的花,更喜歡小一些的花,覺得簪在頭上更好看。

因此第二天醒來,洗漱好又吃了飯後她就拿著剪刀蹲在廊下仔細的挑選適合自己的花。

白善還要去上學,提著書籃看見她不急不忙的,便伸手接過她的剪子,直接將一朵淡黃色的牡丹剪下,然後給她簪在頭發上,笑道:“這朵最適合你。”

一直不肯離去的周立君和周立如連連點頭,“對,小姑戴這朵花最好看。”

滿寶便把剪刀塞給她們,轉身跑回屋裏照鏡子,邊跑邊沖倆人喊道:“你們也剪一朵戴上吧。”

周立君和周立如一聽,立即高興起來,也認真的挑選起來。

滿寶跑回屋裏仔細的照了照鏡子,的確是不錯,這才滿意。

她跑出來見白善他們都站著湊熱鬧,便笑問:“你們要不要簪一朵?”

白善立即搖頭。

雖然當朝男子也以簪花為美,可是……

白善還是不喜歡往頭上簪花,所以還是算了吧。

白二郎也拒絕了,“今天我們有馬術課。”

所以今天白二郎要騎馬去國子監。

倒是周立學他們很感興趣,也挑選了一朵花往頭上插,一旁的白叔平看著有些羨慕。

白善便扭頭問他,“你喜歡什麼顏色的?”

白叔平躊躇了一下,扭頭看向一旁站著的父母。

大吉對他微微頷首,白叔平就猶豫的指了一朵復色的牡丹。

白善剪了下來給他。

於是一群少年就花枝招展的上學去了。

因為想著送人,所以昨天和賣家做交易時,滿寶特意要求,要花朵特別好看,鮮艷,一盆花枝又足夠多的,還得照著她羅列出來的顏色去挑選。

要求很多,但如果只要求當下花朵的樣子,而不要求基因維持度和遺傳性的話,賣家還真是很輕易就完成了她的要求。

所以每一盆花上至少有三朵花,而且都長得很好,最好看的一盆花上甚至開了五朵很大的牡丹花,且每一朵花的顏色和花型都不一樣。

要是整盆拿出去,那一定能轟動全京城。

可賣家特別註明了,這種花就是一次性的,而且花期不長,只有七天,七天之後,花會謝掉,牡丹樹枝甚至都等不到明年,花謝以後就會長歪,大多是自我枯萎。

所以這種花又有一個別名叫七日生,種下去,只有七天的生存期,所以一點兒也不貴。

種子是基因排序後種出來的,一種一個準兒。

滿寶卻很喜歡它們,自顧自的欣賞了一下,然後挑了一朵她覺得最適合先生的大紅色牡丹花剪了,小心翼翼的送進書房裏給先生。

莊先生正在伺候他的蘭草,看到滿寶拿了那麼大一朵牡丹花過來,他便沈默了一下後道:“放在桌上吧,為師覺得合適了再簪。”

滿寶卻堅持,“先生,我給您簪上吧。”

莊先生不太甘願,但鬧不過滿寶,被她糾纏了一下,還是給戴在腦袋上。

莊先生頭上頂著一朵大紅花,滿寶喜得眼睛都瞇起來了,誇贊道:“很好看。”

莊先生就覺得這孩子的審美怕不是有問題。

滿寶卻已經拿著剪刀蹬蹬的跑了出去,她將花盆裏的開的花全剪了,剪了長長的枝,挑出三枝來,一枝送給大吉的媳婦孟氏,兩枝也交給她,請她送到二柳巷給劉老夫人和鄭氏。

剩下的她則抱在懷裏。

向銘學正好從外面溜達回來了,他現在走路還是慢悠悠的,似乎一點兒也不敢用力,看到滿寶頭上簪著淡黃色的花,便笑道:“我回來時看到禁衛軍來接你了,這會兒估計在門外等著了。”

滿寶抱了滿懷的花,問他,“你要不要一枝?”

和白善他們不一樣,向銘學也喜歡簪花,看了一眼她懷裏的花,笑著頷首,“好啊,嗯,我要這朵紫色的。”

他也不要滿寶再費力抽出來,直接拿了剪刀從頭剪下,然後拿在手裏,笑問,“要不要我幫你把藥箱提出去?“

滿寶連連點頭。

向銘學便拿著花,拎著藥箱把滿寶送出門口。

騎在馬上的禁衛軍們低頭看到抱了一懷抱的牡丹花出來的滿寶,微張著嘴巴。

滿寶對上他們的目光,遲疑的看向她懷裏的花。

向銘學已經把藥箱放到了車上,回頭對她道:“快走吧,這花你可得抱好了,太子妃和公主們還等著你的花呢。”

所以不要再見人就送了。

滿寶覺得有理,於是無視禁衛軍們看她的目光,踩著馬凳上了馬車,小心翼翼的護著懷裏的花不讓它們被碰到。

到了宮門口,守門的侍衛們也都盯著滿寶看,老半天才移開目光。

滿寶抱著花,一個禁衛軍進她拖著藥箱,幹脆幫她接過藥箱,將人送進宮去。

裏面候著的東宮宮人立即上前接過藥箱,一個道:“娘娘已在東宮裏等著了,周小大夫隨奴婢來。”

一行人到了東宮,太子妃已經換好衣服等著了,她叫人搬了好幾盆花出來,這是她貢獻出來打算和大家一起賞的花。

本來她覺得自己的花不錯的,還打算讓周滿從這裏面挑出一朵來簪上,但一擡頭看到滿寶懷裏抱著的花,她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這花……”

滿寶抱著花小跑著上前,“娘娘,你看我的花如何?”

太子妃楞楞的點頭,看這花型和花的顏色,全是名種,有的復色花朵她甚至都沒見過,很是奪目。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