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8章 高興

哪怕早已知道,等太醫再宣布一次的時候,太子和太子妃還是忍不住高興的握緊了手。

太子輕咳一聲,照例問道:“多久了?”

太醫便詳細的問起太子妃上一次月事的日期和同房的時間,當然,回答的是太子妃身邊伺候的人。

他心裏算了一下時間,結合脈象後道:“大約一月出頭。”

太子微微頷首,和周滿估算的差不多,所以,周滿現在診脈的技術還在太醫之上了?

心中的想法一閃而過,太子妃身邊的大宮女已經和太醫道:“太子妃的日子還短,三個月前最好還是別往外宣揚。”

這是屬於一個約定成俗的習慣,太醫明白,連忙應了下來。

然後悄悄的看了一眼太子,他很想給太子把一把脈,但太子威勢在那兒擺著,到底沒膽子去問,於是拎著藥箱告辭離開了。

離開前,他頗為復雜的看了一眼周滿。

出了東宮,他並沒有立即回太醫院,而是去往太極殿求見皇帝。

三個月前是不能往外說,但很顯然,皇帝不在“外”這個行列,尤其太子的子嗣涉及整個天下和朝堂。

古忠出了禦書房,不一會兒便快步進來,低聲和皇帝匯報道:“陛下,太醫院的張太醫來了。”

皇帝頭也不擡,邊批閱奏章邊問,“他來幹什麼?”

古忠彎低了腰道:“東宮宣了太醫,張太醫才從東宮出來。”

皇帝擡起了頭,蹙眉問,“周滿不是在東宮嗎?”

古忠低聲道:“今兒周小大夫的確進宮來了。”

皇帝便放下筆,“宣他進來。”

張太醫低著頭快步進來,跪在地上行了一禮後道:“陛下,太子妃有喜了。”

皇帝驚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急切的問:“你說什麼?”

張太醫又磕了一下頭,重申道:“臣剛給太子妃把過脈,太子妃已有一月有余的身孕。”

皇帝一下心花怒放起來,高興的原地轉了幾步,扭頭哈哈大笑的問古忠,“你聽到了嗎?他剛說什麼?”

古忠立即彎腰,也高興的笑道:“奴才聽清楚了,張太醫說太子妃有喜了,且已經一月有余了。”

皇帝就忍不住爆發出大笑,笑完了覺得不對,歪頭問地上還跪著的張太醫,“一月有余了?”

“是,”張太醫道:“臣估算在三十四天到三十一天左右,更具體的還算不出來。”

皇帝問:“周滿在東宮?”

“是,周小大夫現還在東宮。”

皇帝就笑罵了一句,“太子也知道沈住氣了。”

他略一思索便道:“此事朕知道了,你且別往外傳,等日子再長久一些。”

張太醫應下。

皇帝就賞了張太醫一些東西,等他出去了,皇帝就看著桌上的折子發呆,他好像看不進去折子了。

皇帝又坐了坐,發現還是不能靜心,幹脆一推桌子,直接起身,“走,去看看皇後。”

皇後在禦花園裏和幾個女兒玩兒,看見皇帝揚著大笑臉沖她們走來,便起身看了一眼太陽,微微蹙眉,但等人到了跟前,她還是笑問,“陛下有什麼高興的事嗎?”

皇帝就把嘴巴比起來,想要把笑容收起來,但臉動了動,沒成功,反而臉還有點兒怪異。

皇後見了便笑道:“那看來的確是大好事了,快說是什麼事。”

明達幾個公主也好奇的看過來。

皇帝對她們揮了揮手,將皇後拉到一邊,宮人都遠遠的退開,他便湊到她耳邊小聲的道:“太子妃有孕了……”

皇後瞪大了眼睛,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盯著他問,“真的?”

皇帝忍不住咧嘴笑,“自然是真的,剛張太醫才來找朕,說是有一個月了,現在周滿還在東宮呢,朕就說嘛,好好的,他們怎麼天天宣周滿進宮,隔天什麼都不做,就盡陪著太子妃彈琴下棋……”

皇後也很高興,無意識的和他吵嘴,“不是你說的這是大郎在麻痹外人嗎?”

長豫公主忍不住跑過來問,“父皇,母後,我們還去不去摘花了?”

皇帝心情特別好,就笑問她,“長豫想摘什麼花?”

“牡丹花,我們想簪花,我看中了皇祖母殿裏的一枝花,母後說要幫我一起和皇祖母求的。”

皇後就笑道:“這兩日春光正好,她們姐妹幾個想自己弄個花宴,牡丹花再不賞,花期就要過去了。”

皇帝便大手一揮,“要簪花?朕院裏有的那些花全給你們,看中哪一朵就剪去。”

幾位公主便歡呼了一聲,都高興起來。

皇帝卻突然想起來,“朕記得周滿似乎也很喜歡花草,去年太子妃便賞了她不少東西。”

皇後聽出他的潛臺詞,攔住他道:“以後再賞她吧,倒是這次孩子們的花宴可以請她一起來參加。”

太子妃是公主們的嫂子,她肯定會出席的,周滿跟著一起也好,免得出事。

皇帝此時特別想賞人,但皇後說的也對,此時還不宜公開,只能忍著。

不過轉頭,皇帝還是在太子來請安時將蕭院正宣了過來,讓他給太子看一看病癥。

太子臉都黑了,不過他也知道皇帝這是在擔心他,於是袖子一擼,把手遞給蕭院正。

蕭院正已經很久沒摸太子的脈了,自從滿寶回京以後他就摸不著了。

這一摸,忍不住驚詫,好一會兒,確認了脈象後,他連忙起身行禮恭賀,“陛下,太子的身子好了!”

雖然還有些小毛病。

這個年紀的人,身上不可能一點兒毛病都沒有,但之前太子腎元弱到不能使人有孕,現在他說的自然是這個問題。

皇帝高興起來。

太子也翹了翹嘴角,矜持的道:“周滿說孤還需要再紮一段時間的針,鞏固,鞏固。”

蕭院正也笑道:“這於殿下有大好處,剩下的便是慢慢調養了。”

皇帝很高興,又想起了皇後提起過的女太醫院,還有周滿那封在他看來有些異想天開的折子。

周滿的醫術既然這麼好,那麼……

他看向蕭院正,笑問,“愛卿覺得在太醫院下再設立一個女太醫院如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