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7章 請太醫

這事自己幹沒幹恭王還是知道的。

雖然就藩了,但恭王是不可能放棄奪位的,也放不掉。

他跟太子鬥了這幾年,已成死仇,太子若登基,便是他能放過他,跟在他身邊的那些人也放不過他。

可是,他也不笨,他剛就藩,在洛州這邊都還沒穩定人心,此時最要緊的是得到父皇和母後的憐惜,以後才可能長長久久的回京。

他本還計劃著過一段時間病一場,到時候給父皇上書想他想得吃不下飯,再祈求回京呢。

他怎麼會趕在過年的時候陷害太子?

誰不知道太子一出事,他最受懷疑?

想法一閃而過,三皇子身子一僵,有什麼在腦海裏爆開,他微微瞪大了眼睛。

“有人參與進來了,是誰?”恭王陰沈著臉猜測,“是二哥,四弟,五弟,還是更小一些的六弟母族?”

眾人一驚,幕僚們遲疑道:“殿下,二皇子等人皆是庶出,皇後還在呢,陛下對他們也一般……”

“可要是太子和我都不在了呢?”

恭王忍不住往深處想去,一時之間心裏什麼想法都有。

但是,他們現在遠在雍州,京城的消息傳過來有些慢,更別說去查探了,只能讓留在京城的人打探。

所以他們現在談什麼都是靠猜測。

恭王也覺得這樣的談論沒意義,他咬了咬牙後道:“讓人去查,還有,這事要怎麼應對?是上書認罪,還是哭訴?”

問的是二月二開犁的事。

恭王覺得他要是認了,說不定父皇會以為他認的是陷害威脅周滿的事;可不認,又怕父皇以為他是在狡辯。

恭王思考起來,這事很重要,得想一想信要怎麼寫。

太子也在思索,他這段時間招攬下來的人才要怎麼辦,總不能招到一半不用了吧?

可要是用,便是結黨營私,這也是罪的。

他在太子妃跟前說的不用擔心,但真收起尾來也不容易。

太子忍不住敲了敲桌子,書房裏的燈亮了半個晚上。

滿寶第二天進宮看過太子妃,表示沒問題,便坐著和她說說話,還看了一下太子妃彈琴,別說,還真好聽,比白善彈的還要好聽。

見滿寶喜歡,太子妃便笑問,“你怎麼不學琴?”

滿寶道:“我會一些,只是不通,我師弟倒是在學。”

琴太貴了,當時在益州,府學說要學,白善便去訂做了琴,先生也會一些,教了他一些。

滿寶跟著去看過,是真的很貴,別說老周頭,就是她也不舍得花那麼多錢去買琴的。

太子妃便笑道:“女孩子還是要知道一些音律的,這樣心情不好時也可調解。”

太子妃忽然起了興致,“不然我教你?”

滿寶是以給太子紮針的名義進宮的,她往常給太子紮針都需要一個時辰左右,所以她今天也要在宮裏留這麼長時間才好。

但太子妃身體挺健康的,哪怕是懷孕也不用滿寶做些什麼,她不過給她把把脈,倆人悄悄說些懷孕期間需要註意的事項。

因為還是秘密,她們也就避著人的時候說幾句,都不敢大聲,所以剩下的時間就閑了下來。

太子妃幹脆拉著滿寶,教她琴棋畫。

書不用她教,滿寶的書法還是不錯的。

每日兩大張字是莊先生不能退的底線。

反正也不能提前出宮,閑著也是閑著,太子妃願意教,她自然就願意學。

於是太子在書法裏忙時,太子妃就拉著滿寶彈彈琴,下下棋,說說話,別說,因為有滿寶在,太子妃緊張的心情緩解了不少。

第二天,滿寶再次按時進宮給太子紮針,等待拔針的時候,滿寶還和太子妃學了一段新曲子。

滿寶給太子換針法了,現在每隔一天要紮兩套針,所以時間比以前要長一點兒。

她突然天天進宮,很是引人註目,所有人都知道她以前進宮的規律,還知道她治療病人的規律,看她紮針的幾個病人就知道,都是從一開始的密集到疏松。

天天,隔天,隔兩天,隔五天,隔一旬,再到半個月一次……

可太子這兒怎麼是反著來?

難道是病情加重了?

但東宮因為太子妃有孕,夫妻兩個又悄悄的清理了一下東宮,所以外面的人收到的消息有限。

皇帝和皇後倒是知道周滿天天進宮有一天是在跟太子妃彈琴畫畫,私下裏猜太子這是在麻痹外人,想要做點兒什麼。

然後帝後二人一直提著一顆心等著。

結果十天過去了,太子還是什麼事都沒做。

倒是太子妃身邊貼身伺候的人越來越高興,雖然她們繃住了臉,但心情的喜悅還是掩飾不住的。

太子妃的貼身衣物都是她們清洗的,她們自然知道太子妃已經遲了半個多月沒來了。

不過她們也知道此事不確定時不能往外說,所以減少了外出,伺候太子妃時也更加的小心。

滿寶再次進宮時給太子妃摸了摸脈,這會兒她能聽出來是喜脈了,於是她收手道:“太子妃可以請太醫了。”

太子妃便不由看向太子,這要半公開了,還是挺緊張的。

太子便宣來吳公公,道:“去太醫院請個太醫來,就說太子妃有恙。”

吳公公這幾天也察覺到了一些,心底一顫,立即躬身應下,轉身帶著人快步往太醫院去。

滿寶遲疑道:“我要不要先出宮?”

太子道:“急什麼,等太醫來看過了再走。”

滑脈還是很好看出來的,不過滿寶以前經驗不足,所以日子短的時候確定不了。

陶大夫比她厲害很多,基本上出了滿月就能聽出來,脈象滑如走珠,他聽得要比滿寶清楚很多。

後來施大郎的媳婦柳娘懷孕,滿寶第一次接觸到才懷孕不久的孕婦,加之施大郎的事傳出去後,京城裏好多想求子的女子都找上門來。

男子倒是也有,不過可能因為她是女大夫的緣故,他們找上門來時都遮遮掩掩的,就跟女子去找陶大夫女子的病痛一樣一樣的。

上門來求醫的女子不少,其中有些是懷孕了的,滿寶聽脈聽多了,便累積了經驗,所以太子妃的這一胎她才能把出來這麼快。

當然,她覺得還有科科早已經掃描出來,她意識深處知道太子妃有孕,所以那一點點滑脈的跡象她才能留意到。

但對太醫院的太醫們來說,他們的功夫比周滿更強,哪怕太子妃的懷孕的日子還短,但已經出了滿月,他手才搭上,他就隱隱感覺到了。

再聽久一些,那滑脈更明顯了。

他驚訝的看向周滿。

周滿疑惑的沖他眨眼,看她幹嘛?

不該看太子嗎?

太醫立即回神,連忙起身恭喜道:“恭喜殿下,太子妃這是有喜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