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3章 告狀

滿寶打開盒子道:“這是我今天去李家吃百日酒,有人偷偷往我車裏丟的東西。”

太子看到裏面帶血的匕首,臉色瞬間陰沈下來。

他伸手取出匕首,聞了聞上面的血,他上過戰場,一聞就聞出來了,“這是人血。”

滿寶連連點頭,人血還是牲畜血,都已經幹枯了,她還是分得出來的。

太子將匕首放進盒子裏,直接從她手裏接過,沈著臉道:“這不是沖你,這是沖孤呢,你放心,若真讓人殺了你,孤夷他三族給你報仇。”

滿寶:……

這一點兒也安慰不到她。

她都死了,夷對方九族她也活不過來呀。

太子合上盒子,蹙眉看著滿寶思索半響,直到滿寶有點兒忐忑時才道:“從明天開始,你進宮給太子妃請脈,不用往外說,外頭人問起,就說給孤看的。”

滿寶點頭。

她看向他手裏的盒子,輕咳一聲道:“殿下,這刀給我吧,我拿去給唐大人看一看。”

然後洗洗就能賣了。

太子卻沒給她,而是道:“這事你不必管了,孤會交給他的。”

滿寶遲疑著沒有動。

太子皺眉,“怎麽?”

滿寶小聲道:“這刀是送給我的,您拿去轉一圈,記得送回來給我。”

太子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想法,他半響無語,轉身走到多寶架子前,隨手從上面取了一把鑲滿寶石的短刀扔進她懷裏,擡著下巴道:“賞你了。”

滿寶抱著短刀,往外一拔,看了一眼刀鞘和刀把上鑲嵌的寶石,咽了咽口水,收了。

換了好東西,滿寶便不想再留下了。

她把藥箱收拾好,起身道:“殿下,那我出宮了。”

太子點了點頭,隨她走到門外,點了吳公公送她出去,他面無表情的道:“點兩隊禁軍送周小大夫回去。”

吳公公一楞,不知為何突然加重了防衛,但還是躬身應下了。

他一擡頭便眼尖的看到滿寶手裏拿著的短刀,立即去寫了禮單,沒有這東西,她拿不出宮去。

吳公公自己寫了禮單,自己蓋了印章,然後就拿著把滿寶送出皇宮。

東宮撥出兩隊禁軍送周滿回常青巷。

太子等她走了,便拿著盒子坐在榻上看,偶爾擡頭看一眼還在熟睡的太子妃,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滿寶一回到常青巷,白善便迎了上來,問道:“我聽先生說,你車裏又被丟了奇怪的東西?”

滿寶就擡起手讓他看握著的短刀。

白善看著光彩奪目的短刀一時說不出話來。

滿寶樂道:“太子與我換的。”

白善:……

“太子還增派了一隊禁軍來送我。”

白善便蹙眉,“這是打算硬碰硬了?會不會是在拿你做餌?”

滿寶便哼哼道:“不會。”

太子妃懷孕了,太子又不傻,這時候傷了誰也不會讓人傷害她的,他們還指著她看肚子呢。

白善見她如此篤定,便忍不住挑了挑眉,將她拉到一邊,小聲問道:“周小叔那裏有進展了嗎?”

滿寶便左右看看,確定沒人後就附在他耳邊小聲道:“太子妃有孕了。”

白善驚訝,然後便欣喜不已,他壓低了聲音道:“所以,那事算解了?”

滿寶小聲道:“只要太子不傻。”

“也是,”白善若有所思,“他要是這時候還想著動手的事,那我們趁早離得遠一些。”

滿寶突然想到,此時不正是探聽的好時機嗎?

太子妃有孕,他們夫妻總要商量商量這件事吧?

滿寶轉了轉眼珠子道:“我先回去洗漱休息了。”

白善知道她一直忙,又受了驚嚇,這會兒恐怕累得很,於是點頭,還自告奮勇,“我去廚房給你打熱水。”

然後轉身去她的屋裏取了木盆就跑去。

拿了醫書出來正想請教小姑幾個問題的三丫看見,沈默了一下後又轉身回去了,算了,她還是去飯館裏找二姐吧。

今天飯館肯定忙,他們正好可以去幫幫忙。

滿寶洗漱好後躺在了床上,開始興奮的點開視頻,沒看昨天錄好的,直接看的是現在的。

太子妃還在睡呢,太子不知將盒子收到哪裏去了,他正拿了一本書在看,順便守著榻上的太子妃。

太子妃睜開眼睛看見嚇了一跳,因為太子竟然在無聊的時候看書了。

雖然太子以前讀書的時候成績還行,也時常受太傅誇贊,但他股子裏還是更喜歡騎馬打仗。

相比於三皇子的文采斐然,太子更相信馬上守國。

所以他空時都是去演武場,很少會捧著書看的。

太子妃從榻上爬起來,視線在屋裏轉了一圈,問道:“周滿走了?”

太子正在苦惱孩子的名字,想得入了神,一時沒察覺太子妃醒來,聽見她問才回過頭來。

他立即丟下書去扶她,“你醒了?要不要再睡一下?”

太子妃一看他這反應便知道周滿告訴他了,她不由嘴角帶笑,輕聲道:“天色不早了,睡太多,晚上要睡不著了。”

她微微低頭,眼眸卻擡起看著太子,小聲問:“殿下知道了嗎?”

太子點頭,手輕輕地放在了她的腹部,低聲道:“知道了,孤正看文辭呢,想著給他找個好名字。”

太子妃便嗔道:“還不知是男孩女孩呢,怎麽就取名字了?”

“沒事,男孩女孩的名字孤都取,是女兒就用女孩的名字,是兒子就用男孩的名字,”太子嘴角帶笑,道:“周滿說孤的病就快要好了,將來必還會有別的孩子。”

太子妃點頭,臉上也忍不住洋溢著笑容。

她想起了什麽,拉住了太子的手,壓低聲音道:“殿下,那件事,算了吧。”

太子沈默了一下後點頭,“孤知道。”

太子妃大松一口氣,眼眶忍不住微紅,她靠進他懷裏,低聲道:“掃尾的事讓我三哥去做吧。”

太子便笑道:“掃什麽尾?”

他目光深沈,意有所指的道:“孤不過是在外結交了些才俊,想要為國推舉人才罷了,需要什麽收尾?”

他最近正在逐步變賣東西收攏錢財,只等甘賓回來就可以準備起來,可現在看來已經不用了。

好在他什麽都沒來得及和甘賓說,所以並不用什麽收尾。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