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1章 推遲

回到府上,一行人便趴在石桌邊上盯著盒子看,滿寶道:“會不會跟書上寫的那樣,裏面設了暗器,一打開,裏面就咻咻的射出暗器,然後人就死了?”

大吉也是這麽想的,於是沒敢讓滿寶拿著。

莊先生蹙眉,找了一根長棍子來,“都推開些,用這個打開吧。”

大家紛紛退後。

科科:……

很不巧,剛才主系統來它這邊查看它的宿主是否發現了新的石頭,所以它現在沈默著什麽都沒說。

莊先生戳了戳盒子,沒打開,大吉接過棍子,輕巧的一打一挑,盒子便彈開來,什麽都沒發生,平靜得很。

他們覺得奇怪,悄悄的上前兩步踮起腳尖看,就看到盒子裏平靜的躺著一把帶血的匕首。

滿寶一楞,上前看著盒子裏的血匕首,不確定的看向大吉,“這是人血?”

大吉沈著臉拿起匕首,在鼻子下聞了聞後對滿寶頷首,“人血。”

莊先生也沈下臉來,“這是在威脅你。”

向銘學蹙眉,“太後,陛下和皇後都給了你賞賜,什麽人還這麽膽大包天?”

莊先生扭頭問滿寶,“前幾日出了什麽事?”

匕首都暴露在莊先生跟前了,滿寶只能摸了摸鼻子,避重就輕的道:“有人往我的車裏丟了一包豬的心肝腎嚇唬我。”

一旁的三丫道:“然後小姑把它們全煨了吃了。”

眾人:……

周立學和周立固本來還生氣,聽三丫這麽一說,齊齊扭頭看向大吉手裏的匕首,問道:“這刀看著很鋒利呀,貴嗎?”

大吉:“……不便宜。”

周立學就憤憤道:“好,我們把它洗幹凈,賣出去,掙錢!”

滿寶點頭,“好主意,不過在此之前,我得先拿給幾個人看過。”

她將盒子遞上去,大吉便將匕首放進盒子裏。

滿寶合上,哼哼道:“真當我是泥塑的了,我要帶著匕首進宮,我要先給太子看過,再給皇帝看,最後拿出來給唐學兄看,我倒要看看是誰這麽壞,有本事威脅太子,不,是威脅皇帝去,太子廢立的事是我們這些小人物說了算的嗎?”

她道:“盡會挑著軟柿子捏,這樣的人,便是成了儲君也做不來大事。”

有膽子給皇帝送刀子呀,告訴皇帝,你再不廢太子,不立我為太子,我就殺了你。

沒膽子的慫貨。

滿寶心裏蹦蹦跳,不斷的在心裏告訴自己,你不是慫貨,你就很有膽子,所以把刀送給皇帝吧!

滿寶將盒子收進了藥箱裏。

莊先生頭疼,勸阻道:“你給太子看也就算了,給唐大人看也行,但不許去找陛下,知道嗎?”

滿寶抿嘴,“為什麽?”

莊先生沒解釋,而是反問,“你說呢?”

好吧,她承受不起天子一怒。

滿寶很不高興的換了衣服,禁軍們按時來接她,大吉想了想,起身親自駕車送她進宮。

宮裏派來的馬車則跟在後面,禁軍護衛在車的兩側。

這段時間禁軍們也和滿寶混熟了,見她板著小臉悶悶不樂的樣子,其中一個便笑問,“周小大夫今天不是吃百日酒了嗎,怎麽一臉的不高興,被人欺負了?”

滿寶看了他一眼,問道:“你怎麽知道我去吃百日酒了?”

“嘿嘿,我聽我娘說的,聽說李家請了您赴宴,只可惜我今日當值,不然還能在李府和周小大夫來一場偶遇呢。”

滿寶見他臉圓圓的,看著也只有十七八歲的模樣,便道:“我定親了。”

圓臉侍衛:……

一旁的禁軍們楞了一下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差點從馬上摔下去。

一個還騎在馬上伸手去拍了拍圓臉侍衛,讓他節哀順變。

圓臉侍衛拍開他的手,哭笑不得的和滿寶道:“周小大夫,我不是那個意思……”

滿寶便擠出一個笑容,“那就好,我們可以交朋友。”

大吉便好奇的看了滿寶一眼,問道:“滿小姐,除了少爺,有人喜歡您嗎?”

滿寶哼哼了兩聲,“那是當然。”

不過她沒有說是誰,大吉也不問,倒是旁邊的侍衛們很好奇,紛紛問起來,“周小大夫,你是和白家的小郎定親的?”

滿寶點頭。

侍衛們笑道:“倒是陪,你們兩個也算是同生共死過了。”

新一代的禁軍多是從權貴家中挑選出來的子弟,他們對進宮告禦狀的白善和周滿都印象深刻,且一群正熱血的少年和青年,都既同情他們,也欣賞他們,所以印象很不錯。

宮裏的人把周滿當大夫,他們卻是更多的當做為父母報仇的俠女來看的。

一開始奉命來護送她還能繃著臉,但大家年齡相差不大,一來二去便熟了,也自在了不少。

滿寶被他們這一鬧,心情也好了許多,到宮門口時表情已經恢復正常了。

她提了藥箱下車,對大吉道:“你先回家去吧,我估計得在裏面待到傍晚,到時候讓他們送我回去就是了。”

大吉笑道:“小的回去也沒事,還是留在這裏等滿小姐吧。”

他壓低了聲音道:“滿小姐,莊先生的勸誡您要聽。”

滿寶悶悶不樂的道:“我知道,放心吧,我不會真的去找皇帝的。”

滿寶不再提讓他回去的話,提了藥箱轉身進宮。

檢查的人雖然看到藥箱裏有個盒子,但沒打開看,還以為也是藥材什麽的,特別寬松的放行了。

還想著說辭的滿寶:……

她默默地提起藥箱進門,東宮的宮人早等著了,看見她來便笑著迎上去,陪著她一起去東宮。

這是自從她翻車以後得到的新待遇,每次進宮後必有人相陪著去東宮,就怕她在宮裏也會出意外似的。

滿寶提著藥箱進東宮,略想了想,到底沒先提這事,而是先給太子紮針,等他睡一覺起來再說。

她覺得她是個貼心的大夫,雖然現在急得心癢癢,但她更知道,要是現在說了,太子肯定得發火,紮針的效果肯定沒那麽好,說不定他一火,跑去找皇帝吵架,連針都紮不成了。

滿寶把針都紮下,見一旁的太子妃有些欲言又止,便好奇的看她。

太子妃低頭去看了一眼丈夫,見他已經閉著眼睛睡著了,便伸手將滿寶拉到一旁,小聲道:“周小大夫,我這個月的月事還是沒來。”

滿寶便掐指算了算,眼睛一亮,“已經推延了七天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