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7章 問詢

滿寶在一堆東西裏挑挑揀揀,送了一套看著就很好用很貴重的茶具給先生,一匹適合男子的布料給向銘學兄弟,其他的便收到房間裏,滿寶把那顆胡椒收到系統裏,好奇的問道:“你們那裏有這東西嗎?”

“有,但基因數據不一樣,這屬於古種。”所以它也不確定獎勵積分有多少,但聊勝於無,她有一盒子呢。

滿寶也這麼覺得。

現在積分對她來說更重要些,上次白善找了機會出去,替她買了一頭騾子和驢,倆人偷偷的收錄了,沒引起任何懷疑。

滿寶才把東西收好,將特別貴重的香料和寶石都塞進了系統空間裏,門外就傳來了敲門聲,向朝在外道:“滿寶,唐大人來了。”

滿寶連忙出去。

唐大人剛和莊先生及向銘學見過禮,見向銘學已經能夠站著慢慢走路了,詫異的挑了挑眉。

周滿還真有兩分本事。

他雖沒見過向銘學,但他一直知道他。

當初東溪莊向家的事情還是他查出來的,他進京的時候就聽說了,向家僅存的幾個人中,向銘學是嫡支,也是幾次刺殺益州王的主謀,聽說他兩腳的腳筋都被挑了。

沒想到周滿還真把人給接上了。

略一思索,唐大人便邀請他留下一起說說話。

向銘學很不喜歡官兒,但還是應下了。

滿寶出來看見唐大人便有些緊張,忍不住給他擠眉弄眼。

她可沒告訴家裏昨天翻車的事。

唐大人見了便笑道:“巷口外有一家的羊肉湯和胡餅做得不錯,本來是路過想請滿寶去嘗一嘗的,沒想到見到了向公子。向公子的演義我都看過,一直心中欽佩,所以厚臉請公子一起吃頓飯?”

向銘學:“……那書上東西多是白二杜撰的,唐大人應該知道的。”

“我不這麼認為,”唐大人笑道:“事情可以杜撰,這性格堅韌,聰明才智卻是真的,所以我想公子只是沒有機會而已,若是有機會,一定會如書中所寫的那樣的。”

向銘學:……可算了吧,他一點兒也不想隨著洪水漂流兩天然後撞入一秘境之中。

真能在洪水裏漂兩天的,那只可能是屍體,他沒那麼大的本事。

不過他還是跟著唐大人出去吃羊肉湯胡餅去了。

滿寶摸了摸肚子,見太後的時候太緊張,主要是還走了那麼遠的路,的確有些餓了,於是和莊先生說了一句就和唐大人走了。

莊先生便確定他們的確有事瞞著他了。

不過見唐大人也在,且看著不是很緊張的模樣,他便搖了搖頭,又優哉遊哉的坐在躺椅上看書了。

滿寶將胡餅撕下一塊來泡進羊雜湯裏,泡上湯後一咬,餅裏混著湯的香和油水,特別好吃。

唐大人也撕了餅丟進羊湯裏,笑道:“有了太後的賞賜,這一下找你麻煩的人應該少了一大半。”

滿寶看了眼向銘學,見他專心致誌的吃,便也不避諱了,直接問,“唐學兄的意思是還會有人找我麻煩嗎?”

“總會有人不識時務,也不能識時務的。”唐大人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話,給太子換酒的人或許會收手,但給太子送毒的人只怕停不下手來。

這就跟不斷殺人的兇手一樣,一旦開始了就停不下來,不僅是他的內心,他身邊的人也不會讓他停下來。

唐大人道:“所以你這幾天出入還是小心點兒。”

他道:“陛下把這事交給殷大人來查,我在給殷大人打下手,很顯然,陛下這次很生氣。”

比上次調換太子的酒,讓太子醉酒更生氣,聽說昨天晚上皇帝連夜讓人去洛州斥責恭王了。

理由是他不愛惜農時,沒有做到一地藩王的職責,竟然沒有下地開犁,勸課農桑。

說的是二月二龍擡頭的事兒。

但這種就是件小事,十個藩王九個沒有開犁,老百姓也不在意,誰沒事會拿這種風俗問罪?

而且二月二都過去多久了?

滿寶一邊吃一邊哼哼,“我就是個大夫,他也太霸道了些,連我看病都管起來了。”

他說的是三皇子。

唐大人卻意味深長的道:“可他未必是他哦~”

滿寶一呆,眨了眨眼問,“不是三皇子幹的?”

唐大人笑道:“如今還查不出什麼東西來,沒有證據說是三皇子做的。”

自然,也沒有證據證明不是三皇子做的,可大家好似都當是三皇子幹的了。

滿寶琢磨了一下,回過味兒來了,她低下頭去吃餅。

唐大人這才看向向銘學。

向銘學慢條斯理的拿過一旁的帕子擦了擦嘴巴,這才問道:“昨日出了什麼事嗎?”

滿寶有片刻的心虛,沒有說話。

唐大人便笑著把昨天滿寶的馬車斷裂摔倒的事兒說了,然後道:“向公子的消息素來靈通,我還想請向公子幫忙打聽打聽呢。”

向銘學卻身子一僵,扭頭看向滿寶,問道:“所以昨晚上我們吃的豬心是……”

滿寶點頭,“就是那人丟的。”

唐大人夾著餅的手也微微一僵,扭頭去看滿寶,“你把那包心肝腎都吃了?”

滿寶點頭。

向銘學覺得手有點兒抖,問道:“肝和腎……”

“在藥鋪的時候就煨給榮四吃了,他腹瀉,正好有方子用到這兩個。”

向銘學松了一口氣,還好,還好,只是豬心而已。

但是……

向銘學還是忍不住抖了抖,然後道:“以後這種東西扔了就是,我們家又不缺那點兒菜錢,你要是喜歡吃,讓容姨去買就是了。”

“不要!”滿寶道:“他們敢送,我就敢吃,又沒有毒,我怕什麼?”

唐大人都忍不住沖她豎起一個大拇指,敬佩不已。

向銘學卻覺得有些不對,回憶了一下後問,“昨晚上的豬心你們沒吃多少吧?連白善和白二都沒怎麼吃……”

滿寶低頭去喝湯了。

向銘學氣了個倒仰,於是他多喝了一碗湯,差點覺得身子變重到走不了路了。

不過雖然如此,他還是答應了滿寶會保密,不告訴莊先生和家裏其他人。

唐大人今天來主要是問一下滿寶昨天的一些細節,確定以後便結了賬離開了。

滿寶在他結賬後,又和店家買了一鍋湯和一簍餅,讓他送到家裏去。

於是等白善他們下學回來,家裏的晚食就是羊湯和胡餅,廚房又給做了幾道菜添上,別說,還挺好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