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5章 召見

滿寶則道:“我也想去踏青騎馬。”

白善道:“這會兒危險著呢,等大吉回來吧。”

他嘆氣道:“也不知道大吉什麼時候能處理完家裏的事回來。”

有大吉在總是要安心點兒的。

滿寶也點頭。

但他這次過來是舉家搬遷,他們不會去信催,萬一催促,他急忙忙的趕過來丟了東西怎麼辦?

滿寶回屋,讓周立如幫著給後背的撞傷上了藥,她是所有人中最單純的一個,而且大人說話都有意的避開孩子,所以她還當這是單純的意外,問道:“小姑,那車夫我們是不是得負責治呀?”

滿寶點頭,“差不多吧。”

“你錢夠嗎?”周立如還不知道藥材需要多少錢,但看榮四傷得這麼重,應該要花費不少錢的。

滿寶道:“夠的,錢的事你別擔心。”

雖然她也心痛,但藥錢她還是拿得出來的。

滿寶假裝沒有事的吃了午飯後回屋去休息,然後就用軟枕頭靠在後背,這才舒服的呼出一口氣,沈浸意識裏去看太子。

一般她都是看前一天錄下的視頻,但今天她直接同步看了過去。

正有人給太子匯報消息,“……當時圍觀的人多,又混亂,在場的沒有人看見誰往車裏丟了東西,倒是遠處茶樓上有一人瞧見了,只是看得不是很真確,卑職已經派人再去查了。”

太子捏著筆的手顫了顫,這是怒的!

他脾氣不好,太子妃建議他練字壓脾氣,最近倆人如蜜裏調油一般,所以他聽了,但這會兒他想把筆給扔了,拍著桌子發一頓脾氣,但想想又不值當,還會像周滿說的那樣氣大傷身,於是他哼了一聲問,“侯集那邊盯著了嗎?”

“盯了,暫且沒發現有異動。”

“繼續盯著,孤倒要看看,這都是些什麼牛鬼蛇神。”

“是。”

他退到一邊,吳公公便上前稟報,“奴才讓人去查了,慣常給周小大夫趕車的叫榮四和趙丁,不過趙丁愛偷懶,跟著周小大夫也沒什麼油水,所以常把這活兒推給榮四。”

“但榮四兩天前突然鬧肚子,不是很嚴重,他就沒敢請假,忍著了,今日周小大夫看出端倪,便好心的給他紮了一路針,馬車便慢了下來,那車輪是被人鋸過的,若是往常的速度,恐怕才出皇城就倒了。”

那條道兒寬敞,幾乎沒什麼行人,車夫們的老毛病了,一出了皇城就愛加速,讓馬跑快點兒,高速下車輪斷裂,馬車一倒,馬再一受驚,恐怕車上的倆人還真就兇多吉少。

今天也是趕巧了,周小大夫看出榮四不舒服,又慈心的給人紮針,讓馬車慢慢悠悠的走,這才躲過一劫。

吳公公這些話沒說出來,但太子他們也知道。

吳公公繼續道:“奴才拿了榮四屋裏的人,已經找到了下藥的人,堵住了嘴巴,沒讓他服毒,可這審問……”

太子面無表情的道:“送到刑堂去。”

吳公公低聲應下。

太子這才要丟下筆,想起了什麼,將做到一半的動作放輕,但還是啪的一聲拍在了桌上。

吳公公等人都習以為常,眉眼都不帶跳一下的。

太子道:“明日讓人去接周滿,從東宮裏派出一隊禁軍,孤要看看,誰還敢動手。”

吳公公忍不住提醒道:“殿下,後日才是看診的日子。”

太子就掃了他一眼道:“那就接進來給太子妃看一看,孤再多紮一天針怎麼了?”

他被紮的都沒說話,他跟著操心什麼?

吳公公連忙應是,第二天一大早便讓禁軍出宮去接人了。

滿寶一臉懵的提著藥箱被護送進宮,在東宮裏還太子太子妃面面相覷,最後被太子妃拉著到小書房裏去下了一盤棋,賞了兩盆花,這才笑著讓人送她出宮。

滿寶堅持不給太子紮針,她道:“殿下,這是周期,您的身體已經適合了隔一天的調理,突然加密,它會懵的。”

太子:“……這是孤的身體,孤怎麼不知道它會懵?”

不過滿寶說會就是會,太子也不是真的找紮,她不願意,他還懶得紮呢,所以滿寶就在玩了半天,順便吃了一頓還不錯的晚食,然後才拎著原封沒動過的藥箱出宮去。

結果才出了東宮就遇上了太後的人,太後要召見她。

奉太後令來接她的宮人見她緊張,便輕聲提起前段時間皇帝和皇後禮佛的事,她特意提起這事就是為了告訴滿寶,皇帝皇後都很關註太子的病情,太後也很關心太子殿下,所以才宣了她去應答,讓她不要害怕。

滿寶笑了笑,提著藥箱跟在宮人的身後,不管心裏信不信,反正她面上得表示相信來。

當時這宮人是在東宮外截住她的,那東宮的宮女這會兒應該已經回去稟報太子和太子妃了。

說實話,她不是很怕。

太後要想欺負她,也不會選在這種敏感的時候,要知道她昨天才出事呢,這會兒大家都在查幕後主使呢。

太後又不傻,會選在這時候找她麻煩。

滿寶心裏腹誹著,提著藥箱一路到了太後宮中。

不巧,蕭院正正在給太後請脈,剛要退出去,看見滿寶提著個大藥箱進來,忍不住眉眼一跳,然後略微站住了。

太後宮裏的內侍輕聲疑惑,“蕭院正?”

蕭院正對他笑了笑,這才躬身退出去,只是心裏沈了沈。

不知道太後為何召見周滿。

周滿和蕭院正點點頭算打過招呼,然後上前,將藥箱放在身旁,跪下道:“臣拜見太後,太後福壽安康。”

許久,上方傳來一道聲音道:“平身!”

滿寶起身,微微擡眼悄悄往上看,見太後靠在榻上,是她的宮女在宣告,便又微微低下頭去。

太後垂眸看了她一會兒,道:“上來我看看。”

滿寶便上前。

太後這才看清楚她,盯著她的表情問,“哀家聽說太子的病情有了好轉?”

滿寶低頭應了一聲“是”。

太後轉著手中的佛珠問,“那你這是治好了太子了?”

滿寶斟酌的回答道:“還未全好,太子底子弱,還需養上一段時日才好,只是現在或可以一試。”

她小聲道:“只要不縱欲便不會再損害身體。”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