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2章 車倒

車夫臉色通紅,很是為難和感動。

滿寶將車往濟世堂趕去,馬車走得慢悠悠的,等到了濟世堂,她便將車夫手上的針拔了,然後進了藥鋪。

不一會兒她就拿了一個瓷瓶出來,交給車夫道:“這是丸藥,一日兩粒,你拿回去吃吧。”

車夫呆呆的接過,伸手進懷摸出一個錢袋就要塞給滿寶,滿寶卻笑著推辭道:“不用了,這丸藥不值什麽錢,本來應該給你開方的,但抓了藥你怕是也不好熬藥,所以才給你丸藥。”

“丸藥的效果是比不上湯劑的,所以你怕是得多吃一段時間,回去以後註意一些飲食。”

車夫連連應下,其實他也沒多少錢,一時拿著錢包進退為難。

滿寶幹脆把錢包推到他懷裏,然後踩著馬凳上車,笑道:“快走吧,一會兒還得給你紮針呢。”

結果馬車才走出一段,前面就要拐入常青巷時,馬車一“咚”的一聲往下一掉,左側的車輪直接斷裂,馬車往左邊一傾,整輛車便失控的往左邊一倒。

行人尖叫起來,連忙跑開避讓。

滿寶坐在車裏,順著往左邊倒去,她眼疾手快的伸手要去抓住右邊的車窗,結果外面突然拋進來一大包東西,那東西直接落進她懷裏,血腥氣瞬間冒出來……

滿寶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抱著懷裏這團荷葉包著的軟乎乎,又冒著血腥味和血氣的東西就要尖叫起來,科科適時的道:“是豬的心肝腎。”

滿寶到嘴邊的尖叫就咽了下去,她抖抖索索的歪在左側的車廂裏,低頭看著懷裏的東西……

似乎確認了它的確是豬的心肝腎,她這才大松一口氣。

他們的車本來就走得不快,這條路上人又多,就更慢了,所以車倒的並不劇烈,但車子突然倒向一邊也足夠嚇人的。

一時間路上有不少人驚叫起來。

車倒的時候馬雖受驚卻還沒怎麽樣,行人一尖叫起來,它便有些躁動起來,車夫也從車上滾落,一擡頭便見它揚蹄要跑,想到周小大夫還在車裏,他嚇得肝膽俱裂,立即爬起來扯住韁繩……

馬不安的跺了跺腳,但的確停住了,車夫暗暗松了一口氣,正要轉身去把滿寶扶出來,本已經安靜下來的馬突然嘶鳴一聲,揚蹄就跑……

車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就要松開手中的韁繩,想起車上的周小大夫,立即扯住……

但馬受驚,速度太快,他被拖住,一下撞在車壁上,他顧不得疼,一邊尖聲叫著讓人讓開,一邊扯緊了韁繩,直接把馬往旁邊的鋪子裏拉。

他明明瘦小,這會兒卻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被馬在地上拖行了一段,還真的穩住了身形把馬給扯得轉了一個彎,它直接轉頭砰的一聲懟進了一家店鋪裏,因為門比馬車小,直接卡在了門上,馬這才停下來。

滿寶當時才看清懷裏的東西,將將松了一口氣,馬車卻突然覆倒,直接向前,她一下栽倒,只下意識的把手裏的東西給扔到系統裏了,然後便是一陣天旋地轉。

滿寶咚咚的撞在車壁上,等馬車停下來時,她顧不得身上的疼,連忙要爬出馬車,結果簾子一撩起來,她就看到是在屋子裏。

她瞪大了眼睛和倒在地上的店家對視一眼,這才看清馬車所在的位置。

滿寶都快要哭出聲來了,這得賠多少錢?

她連忙爬下馬車,左右張望,“我的車夫呢?”

車夫在門外,就倒在車輪邊上,差一點兒點兒,他就要被車輪碾壓。

馬車直接把門都給堵住了,滿寶根本出不去,她只能轉身去扶店家,連連道歉。

店家剛才被突然沖進來的馬嚇了一跳,此時還手軟腳軟,好在他躲閃得快,沒被撞到。

但這會兒也嚇得不輕,滿寶扶了兩下才把人扶起來。

外面的圍邊的人也立即伸手幫忙,先把車夫給擡到一邊,但沒敢動馬車,畢竟車還套著馬呢,萬一馬又瘋了怎麽辦?

滿寶顧不得腰酸背痛,連忙去解開馬,將車放下來以後,外面的人這才幫著把車往後拖。

車拖了出去,滿寶立即沖出去看了一下車夫。

他被拖行得不輕,後背都是血,滿寶眼眶都紅了,連忙伸手摸了摸他的脈,確定脈象還好,似乎沒有大的內傷這才松了一口氣。

離得不是特別遠的濟世堂夥計聽見聲音跑了過來,看到是周小大夫的車出事,轉身撒腿就往回跑。

不一會兒,不僅濟世堂的夥計和大夫跑來了,隔壁保和醫館的大夫和百草堂的大夫也跑了來。

大家先看了一眼滿寶,覺得她沒什麽事以後立即看向地上的車夫。

丁大夫立即叫,“快快快,把門板拿來把人擡回去,輕一些,身上說不定有骨折。”

離得最近的保和醫館的大夫忍不住道:“好似是我們先來的吧,周小大夫,不如把人送去我們那兒?”

“去去去,周小大夫是我們濟世堂的大夫,要去也是去我們濟世堂。”

說罷,生怕他們兩家搶人一樣,立即團團圍住車夫,然後伸手就在他伸手摸起來,不一會兒後道:“手沒事,左腿好像折了,你這兒疼不疼?”

車夫差點哭出來,哽咽道:“疼。”

他渾身都疼,都快要怕死了。

滿寶也怕死了,她雖然沒看見,但聽見眾人說他是被拖在地上,直接把馬拉轉了九十度便嚇得不輕。

她和丁大夫等人一起小心翼翼的把他擡到門板上,然後大家就要回藥鋪了。

滿寶想起了,什麽,轉身爬進車裏,把藥箱拿了出來,還把丟在系統裏的那包東西取出來,站在斜倒的車轅上目視周圍看熱鬧的人,提著手上的東西問道:“這包心肝腎是誰的?”

圍觀的眾人嚇了一跳,有膽子小的在看到荷葉外露出來的血跡時忍不住腳軟的跪在了地上。

丁大夫也嚇了一跳,抖著嘴唇問道:“周,周小大夫,這東西你哪來的?”

滿寶沈聲道:“馬車倒的時候,有人扔到了我懷裏,你們誰幹的?”

眾人齊齊後退一步,臉色發白,紛紛搖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