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1章 傳了出去

太子妃臉紅得跟什麼似的,滿寶又不是傻子,扭頭看了一眼笑得不停的太子,滿寶便猜測這傷是太子妃打的。

沒想到太子妃看著這麼溫柔,竟然還能打傷太子,不愧為我輩楷模。

滿寶不再提起這事,只是對快笑移了針的太子道:“殿下,你再笑,我就要重新紮一遍了。”

太子便勉強憋住不笑了。

自第一次被允許同房之後,太子雖不再禁欲,卻也沒有縱欲,基本上都歇在太子妃這裏。

皇宮裏就沒什麼真正意義上的秘密,尤其東宮還被這麼多人盯著。

沒幾天,太子夜裏叫水的事兒便慢慢傳出了東宮,最先知道的還是皇帝和皇後。

倆人並沒有去問太子,也沒有召見周滿,只是心底燃起了希望,每天胃口都好了些。

就是很緊張,一直悄悄的盯著東宮。

別說皇帝,皇後都忍不住私下裏拜了一下佛,皇帝更是直接往護國寺裏捐了一筆不菲的香油錢,希望佛祖他老人家能保佑太子。

滿寶知道這事時正被吳公公引著往宮外去,可能是最近東宮的氣氛好,他臉上笑意都多見了幾分。

今天本不該他送她的,只是他正巧也要出東宮辦差,便順路送滿寶一程,順便說說話兒。

他特意提起皇帝和皇後的反應,便是為了告訴周滿,帝後對此事很看重,太子妃若真能有孕,那她將是大功一件。

不過滿寶關註的是,“陛下怎麼總是只拜佛?應該都拜的,這樣的話這邊不靈,那邊也會靈的。”

吳公公小聲道:“如此心不誠,豈不是怠慢了佛祖?佛祖知道,會怪罪的。”

滿寶略想了想道:“不至於吧,我喜歡燉雞,但也喜歡吃燉羊肉,只要好吃的就行,為何要獨選一樣?”

她道:“佛與道,甚至法與儒,其他百家也是如此,說得對就用,哪有獨信一道的?好用不就行了?”

吳公公表示他聽不懂。

滿寶也就順勢發了一個牢騷,因為她覺得皇帝帶起了一個風潮,護國寺好熱鬧的。

但護國寺離他們住的地方有點兒遠不說,他們上次去的時候還出事了,可見不太吉利,但京城的道觀不及佛寺熱鬧,偏滿寶又喜歡熱鬧。

她覺得皇帝應該一視同仁,既然去護國寺捐香油錢了,那就順道再去道觀裏做一場法事算了。

倆人說著閑話到宮門口,往常送滿寶的馬車在,但車夫竟然不在,滿寶看了眼吳公公身後烏拉拉的一群人,大方的揮手道:“吳公公,您先忙去吧,我在這兒等一等。”

吳公公微微皺眉,“這人上哪兒去了?”

滿寶不在意,“人有三急,或許是方便去了。”

吳公公略等了等,見人還是沒來,但他身上還領著差事,便笑道:“那周小大夫略等一等,讓這宮人留下陪您解解悶?”

“不用,不用,把人留給我你人手不夠怎麼辦?我不悶,我可以和侍衛大哥們說說話兒。”

一旁守著宮門的侍衛大哥們:……

滿寶是慣常進出宮的,吳公公也不擔憂,見她堅持便笑著帶人走了。

滿寶等他走了以後略等了一會兒,車夫便來了。

他連連告罪,彎著腰讓滿寶上車,通過檢查後便駕車出宮。

滿寶覺得他臉色有些發白,她進出宮多半時候都是他接送,她知道他是東宮的人,倆人略微熟悉了點兒。

因此她撩起簾子問他,“我看你額上冒汗,臉色發白,嘴唇無色,這是怎麼了?”

車夫連忙心虛的表示沒事。

但一錯眼瞥到她手邊的藥箱,又有些猶豫。

遲疑了一下,他還是小聲道:“周小大夫,若是腹瀉不止怎麼辦?我,我有一個同住的老鄉,他,他這兩日好像染上了時疫,一直腹瀉。”

滿寶便盯著他看,見他冷汗直冒,便肯定了心中所想。

她之前在宮裏拿宮人教習劉醫女他們,這才知道宮裏有很多忌諱,其中有一條,那就是伺候的人不能生病,尤其是疫病。

一旦有類似癥狀,不管是不是都要先移到防疫所去。

這時候藥物所達有限,宮裏又都是貴人,可是冒不起風險的。

滿寶皺了皺眉,若是時疫,他如此留在宮中卻有可能害了別人。

但有權有勢的宮人移到防疫所都有可能死,更別說這樣底層的宮人了,基本上去了就是死路一條。

滿寶將簾子卷起來,小聲道:“我看看。”

竟是沒有拆穿他,也沒有順著他的話往下說。

車夫猶豫不決,對上滿寶亮晶晶的眼睛,還是放慢了馬車,讓它順著車道慢慢往前,然後擼了一截袖子把手伸給滿寶。

滿寶搭在他的脈上,閉上眼睛認真的聽了聽脈,半響後蹙眉,“你這不是時疫,倒像是吃了不好的東西。”

滿寶皺眉問,“你們最近的飲食偏寒涼?我看你是吃了下利的東西,這才腹瀉的。”

車夫呆呆的問,“下利是什麼東西?”

“就像是巴豆、番瀉葉一類的東西,吃了會拉肚子。”

車夫連連搖頭,“我們豈敢吃這樣的東西?”

這不是把自己的命往前送嗎?

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了,他怕是被人害了。

可為什麼呀?

他就一個給人趕車的,平時還要打掃甬道,幹的都是苦活兒,平日也沒有得罪人的。

滿寶已經開了藥箱,直接和他一起坐在車轅上,“來,這路還算平坦,你放慢些車速,我給你紮幾針。”

這幾針都是紮在手臂上的,滿寶一邊紮一邊道:“一共有兩套針法,你要是能夠晚回,一會兒到了常青巷,你略停留三刻鐘,我再給你肚子上紮幾針,這樣好的快些。”

車夫一聽,感激不已。

滿寶在他兩只手上都紮了針,然後便讓他坐到一邊,自己拿過韁繩來趕車。

車夫一見嚇了一跳,連忙道:“怎敢讓周小大夫驅車。“

滿寶不在意的道:“你現在又動不了,放心吧,我會驅車。”

她可是正兒八經學過的,雖然學的沒有白善好,但這路這麼平坦,又規劃了車道,只要放慢了速度就可以,有什麼難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