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0章 半解不解

可這藥的顏色和上次給他解藥的顏色一樣奇特。

上次的藥劑是藍色的,這一種藥劑卻是綠色的,他們這兒可沒這麽的藥,吃著就很生疑。

一次也就算了,再來一次,難保太子不會生疑。

別想著偷偷放水裏給太子喝之類的方法,因為,凡是進口的東西,太子身邊的人都要檢查過。

就算是熬藥,那也得同時兩個人不錯眼的盯著,從送過來到太子接到手裏,那就不能離了眾人的視線。

所以……

滿寶戳了戳商城,決定再等等,太子要是真的忍不住了,她再給他灌下去,到時候再讓白善替她想個借口吧。

但接下來滿寶卻很少能看到太子有實質性的進展,好幾次他都出宮悄悄的見人。

但也只是拉攏,還沒有提起起兵之類的話題,滿寶覺得目前還算安全,主要是她和白善打聽過了,那個叫甘賓的,據說要到三月份才回京輪崗。

當然,這是和殷或打聽的,而且還不敢讓殷禮知道。

因為他們也不知道殷禮到底知不知道甘賓是太子的人,萬一他知道,然後被他們兩個弄巧成拙了呢?

提著心又過了一旬,這一天滿寶進宮給太子把脈紮針過後就悄悄的問了一下太子妃的日子,問道:“我要是沒記錯,您上個月的日子也是準的吧?”

太子妃一楞,然後紅著臉點頭,有些期盼的看著滿寶,“是。”

滿寶便沖她點頭,肯定道:“我算了一下,從今日開始到後日都是您的排卵期,這三天是最好受孕的時間,正好您停了藥,咳咳,今晚您和太子可以試一試。”

太子妃便紅著臉看向榻上趴著的太子。

太子:……

雖然倆人說話的聲音壓低了,奈何他功夫還行,耳力不錯呢?

滿寶也扭頭看了一眼太子,不知想到了什麽,她道:“今晚太子的藥不必喝了,我可以給他開點兒藥膳吃。”

太子妃疑惑,“什麽藥膳?藥膳也能治療?”

滿寶小聲道:“不是,東宮裏有沒有鹿鞭、牛鞭什麽的?”

太子妃臉更紅了。

滿寶一看便知道是有了,於是她磨墨寫了一張藥膳給她,小聲道:“據說很有用的。”

太子妃:“……你據誰說的?”

滿寶歪著頭想了想後道:“鄭大掌櫃和丁大夫都說效果不錯的。”

滿寶想到太子妃私下送他們的青玉簪,略微遲疑了一下,還是伸手進袖子裏掏了掏,其實是在空間裏拿了一個小本本出來。

她塞給太子妃,很小聲的道:“助孕的,好東西,晚上你可以和太子悄悄看。”

太子妃好奇的打開看了一眼,差點就把本子給甩飛了,她一臉震驚的看著滿寶。

滿寶已經不是當年什麽都不懂的小孩兒了,尤其是她現在和白善定親了,臉色也有些泛紅,不過她覺得命比較重要。

要說現在誰最盼著太子有孩子,那除了太子夫妻倆,她覺得一定就是她和白善了。

所以這點兒羞恥完全可以丟掉嘛,而且她還是大夫,作為大夫當然要急病者之所急了。

滿寶趴在太子妃耳邊小聲的教她。

太子妃整張臉都快要燒起來了,她和滿寶靠在一起,認真的聽完以後扭頭認真的打量她,見她也臉紅,便忍不住又好氣又好笑,最後還是樂占的多,她點了點滿寶的額頭問,“也不知道你是跟誰學的,竟學了這麽些東西。”

滿寶小聲道:“這都是三年多前我大姐出嫁,我特意研究過的。”

當然,是莫老師帶著她一起研究的。

她小聲道:“我大姐成親後很快就懷上了,我那外甥現在都會走路了。”

太子妃隱隱有些羨慕,下意識捏緊了滿寶給的小冊子。

等滿寶把太子身上的針拔了,她遲疑了一下,還是代太子妃和太子道:“殿下,今晚您和太子妃可以試著同房,這兩三天都是好日子,晚上不用吃藥了,可以吃藥膳。”

滿寶還特別體貼的問,“您看我明天還要不要進宮來看看?”

“不用了,”太子面無表情的道:“五天以後你再進宮來吧。”

不需要這麽久吧?

不過對上太子的眼神,滿寶還是縮了縮脖子,乖乖的應下溜了。

等她提著藥箱溜走了,太子妃這才忍不住的撲哧一聲笑出來,笑靨如花的道:“這孩子也不知哪兒來的那麽多想法。”

太子便哼了一聲沒說話。

太子已經很久沒有招人侍寢了,晚上他從太子妃身上翻出了滿寶留給她的冊子,翻看了一眼後就拉著太子妃一起看了。

等滿寶五天後再進宮時,太子妃懷沒懷上她還不知道,但看樣子夫妻倆人的心情似乎都不錯。

滿寶照例給太子紮針,照例給他開方吃藥。

別說他還不知道懷上了沒有,便是懷上了也要繼續治療,把底子打好。

太子解了上衣趴在榻上,滿寶才把針袋拿出來,轉身看到他後背上的傷,忍不住“呀”了一聲,問道:“殿下,你怎麽受傷了?”

一旁的太子妃臉色一紅,幹脆起身出去了。

滿寶沒留意,太子卻擡頭看了她一眼,見她蹙著眉頭,一臉不懂的模樣,便忍不住笑問,“怎麽,你不知道?”

滿寶一臉懵,驚訝的問,“我為什麽會知道?這傷和我有關?”

太子還要取笑她,太子妃已經端了一杯茶過來,直接往太子跟前一送,暗含警告道:“殿下,你渴了吧,要不要喝一杯茶?”

昨晚才恩愛過,太子不好今天就落她的面子,伸手接過茶仰頭喝完,放下杯後直接趴著道:“來吧。”

滿寶則看著他後背上的傷半響不說話,最後還是給他換了一套針法,避開了那些傷。

她覺得這傷很像是貓抓的,但貓肯定不可能,誰那麽傻站著讓貓抓那麽大一片?

滿寶眉頭緊蹙,紮完針以後在藥箱裏找了找,找出一瓶藥膏來交給太子妃,道:“這是擦太子的傷的,這樣好得快點兒,娘娘,您還是勸一勸太子吧,他情況才好一點兒,可不能打架。”

太子本來都快要睡著了,聞言楞是給樂醒了,一笑起來,背上的針都快要移動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