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7章 發現

滿寶探頭一看,是青玉簪,通體瑩潤,有一支粗一些,明顯是男子用的樣式。

她微微一楞,連忙道謝。

太子妃便將盒子合起來放到一旁,打算等滿寶離開時再給她裝上。

太子妃的確剛知道周滿和白善二人定親了,但太子卻是早就知道了,只是故作不知而已。

他在有意的減輕和周滿的牽連,年前的時候,他恨不得昭告整個天下,周滿是東宮的人。

出入讓東宮的人接送,不僅每次進宮都有賞賜,偶爾不進宮的時候太子妃看見好看的花草也會叫人給她送一盆去。

其榮寵可見一般。

但這一次,便是這一對青玉簪都是私下送的,其實要不是太子妃提起,太子都不樂意送。

外頭的人看著,心中隱有猜測,覺得太子是因為醉酒壞了根基,因後嗣之事遷怒上了周滿。

尤其現在周滿是隔上一天就進宮一次,要知道年前,她已經把太子治到半個月才進宮紮一次針了。

可見太子的情況是真的不太好。

於是,本來還想趁著周滿回京請她出診看一下病的權貴們紛紛停了動作,轉而請起別的大夫來。

算了算了,反正又不是要命的大病,請別的大夫也是一樣的,還是別和周滿扯得太深了。

於是,滿寶在距坐堂減少以後,出診直接腰斬成了沒有。

哦,也還是有的,她還有兩個固定病人,一個是向銘學,一個是殷或。

可惜兩個都沒診金給她。

周立學和周立固通過了考試,正式入學松鶴書院丁班後滿寶就更清閑了,開始一心一意給太子治病和教幾個學生。

在最後十天裏,莊先生系統的給倆人做了復習,而白善則找了松鶴書院以前的卷子拿來琢磨,給他們押了一些題,但就是這樣,他們也是吊著尾巴進入丁班。

周立學和周立固都驚呆了,一臉的不可置信,他們這麼聰明,這麼厲害,竟然才進了丁班?

白善則是大松一口氣,私下和滿寶道:“總算是考進去了,這會兒他們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

滿寶當時伏在案上,頭也不擡的道:“肯定知道了。”

白善見狀湊上去看,見她記了不少的名字,就問道:“這些名字……你記了做什麼?”

滿寶就左右看了看,見先生他們都在院子裏,便悄聲道:“都是太子這幾天見的人。”

滿寶一直支付著積分讓科科盯著太子,這段時間太子陸續見了不少人。

雖然沒談什麼隱秘的事,但滿寶總覺得心裏有些不安,所以就把這些人名記下來給白善看。

白善看了看,有些名字很眼熟,他在學裏聽人提起過,但有的名字卻很陌生。

他一時也不能肯定這些人是單純的效忠於太子,還是和太子有什麼別的預謀。

他悄聲問道:“周小叔有沒有說太子最近有異動?”

滿寶搖頭,她現在臨睡前都不去教學室上課了,都是在盯著太子的視頻看,雖然快進,卻可以保證太子的確沒有異動。

白善便道:“這是好事,就算是那什麼,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好布置的,你趁著這功夫給他治病,只要他有孩子就好了。”

到時候不管他還有沒有異心,他們都可以找借口離開皇宮,甚至是離開京城。

滿寶點頭。

一切照常,滿寶每天上午都去濟世堂,只是坐堂的時間變少了,更多的時間是拿來教導四個徒弟。

尤其是鄭辜,她終於知道鄭辜的毛病在哪兒了。

鄭辜的毛病就是記的醫書記得太好了。

當然,鄭大掌櫃他們不是這麼認為的,他們覺得鄭辜是讀書迂腐了,開方時少了兩分靈氣。

當時滿寶帶著他在診室,看著他把脈開方。

脈案寫的沒毛病,病癥大半都辨對了,就算有出入的,也是些細枝末節,大方向上總是沒錯的。

方子也沒問題,基本上對癥,但滿寶沒用他的方子,而是重新開了一方給病人。這一會兒滿寶還沒發現他的問題,所以大大的誇贊了他一番。

因為他的基礎是真的很好,遠勝劉醫女,她覺得他完全就可以坐堂開方了。

她誇他的時候,他們診室的簾子是掛起來的,古大夫捧著一杯茶站在門口笑,不僅古大夫,丁大夫和陶大夫也跑來看熱鬧,齊齊的看著倆人樂。

別說當事人鄭辜,就是滿寶都提著一顆心,生怕自己哪兒做錯了,又把病人拉回來重新看了一遍,確認沒錯後才把人放走。

鄭辜有些緊張,大冷的天竟然額頭冒汗,但一連看了三個病人,滿寶都說他看得好,他這才慢慢燃起信心。

滿寶也慢慢把丁大夫他們的話忘掉。

發現不對,是在吃午食的時候,那天滿寶不用進宮,所以順便將上午的病例都拿出來看一遍,再順手教一教已經開始學診脈的劉醫女。

結果看著看著她發現不對了。

明明鄭辜辨癥沒辨錯,開方也沒錯,但她整理藥方時發現他們開的藥方竟然沒有一張是一樣的,最主要的是,給病人的藥方全是她開出來的。

鄭辜開的藥方沒錯,但總是差點兒什麼,所以她才重新給病人開方的。

滿寶將所有的藥方都兩兩成排的排列下去,一對比,傻眼了。

一旁正喝茶休息的丁大夫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笑出眼淚來問她,“看出問題來了?”

滿寶很是郁悶,將藥方收了,不願意他們看她教訓徒弟,便把鄭辜拉到前面大堂診室裏教。

滿寶將藥方攤開在桌子上,看向鄭辜,問道:“看出問題來了嗎?”

鄭辜看了看後搖頭,“師父,您老人家不是說我開的方子沒錯嗎?”

“是沒錯,這方子你哪兒來的?”滿寶點著一個方子問。

“先祖留下的方子。”

滿寶又指了一個方子,他道:“傷寒論裏衍出來的方子,您不也知道嗎?”

滿寶就嘆氣,問道:“你還記得這兩個藥方的病人是什麼樣的嗎?”

“當然記得了,就這麼一會兒功夫,我能忘嗎?”

滿寶就嘆息道:“你開的方子都沒錯,但都不盡善盡美,這一張,來看病的是個窮人,人參貴重,都是氣虛,卻可用山藥代之,你卻還是用人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