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6章 搶救一下

滿寶瞪大眼:“不是三皇子?”

唐大人搖頭,“不知道,此時還查不出來,三皇子現在洛州,很難查。”

滿寶就好奇的問唐大人,“那學兄覺得是三皇子幹的嗎?”

唐大人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都說了現在查不出來。”

滿寶:“不講究證據,就憑學兄的推斷。”

唐大人就沈默起來,許久後,等又一隊侍衛從他們身邊走過去,他這才道:“換酒水這樣的事,粗粗一看的確像是三皇子幹的,我一開始也沒懷疑,但陛下說不是,似乎還很篤定的樣子,以陛下的才智和為人,他必定是掌握了什麼才有信心這樣說。”

他道:“之前陛下處理的方式就很像是三皇子幹的,把三皇子趕回封地,讓他禁足,壓下朝中彈劾太子的折子,私下訓斥太子任性,面上震怒的讓人去查這事,私下卻讓古忠壓下這事,使之不了了之……”

“可現在他又舊案重翻,讓殷大人密查,顯然,他心底還有些懷疑三皇子,卻更多的相信三皇子沒幹這事。”唐大人道:“所以這件事還真有可能不是三皇子幹的。”

只是有人做了栽在三皇子頭上,一箭雙雕了。

滿寶率先想到:“別的皇子?”

唐大人就嘆氣,“我有此懷疑,但沒證據,沒法查。”

奪位之爭已經拉扯下了兩位嫡皇子,再把其他皇子扯進來,他估計又是一片腥風血雨。

所以沒有確鑿的證據,他不願往外說。

他瞥了一眼滿寶,“我可什麼都告訴你了,你嘴巴緊一點兒,好了,現在輪到你說你的秘密了。”

滿寶就糾結起來,她前後看了看後才小聲道:“我答應過太子妃的,此事不告訴外人。”

唐大人一臉嚴肅,“我也答應了殷大人,絕對不將案情外泄,可是你知道我最後為什麼告訴你了嗎?”

滿寶搖頭。

唐大人一本正經的道:“因為我和白善是師兄弟,同樣師出國子學,情同兄弟,而你不僅是白善的師姐,還是他未婚妻子,那便是一家人,既是一家人,也就算不得外人了。”

滿寶信他才有鬼。

益州王的案子他當初就打死都沒告訴唐夫人。

她心中哼哼,但還是斟酌了一下後壓低聲音道:“我第一次進宮的時候,太子中毒了。”

唐大人的臉色瞬間沈下來,問道:“什麼毒?”

滿寶搖頭道:“我不知該怎麼說,反正我從沒見過,如果是別的大夫看了,一定發現不了這樣的毒。”

唐大人嚴肅的問,“蕭院正也不行嗎?”

滿寶搖頭,“或許會有懷疑,但一定確診不了。”

唐大人皺眉看向她,“那你是怎麼確診的?”

滿寶道:“以我的本事也確診不了,因為從脈象上看不粗毒來,只是那天不湊巧,太子在我面前發了一頓脾氣,露了端倪,我看過一本醫書上寫過類似的癥狀,這才察覺出不對來的。”

“那本醫書……”

滿寶一臉嚴肅,“只有我有……”

“那可有解藥?”唐大人問,“太子現在身體如何?你們怎麼沒上報給陛下?”

滿寶道:“毒已經解了,那毒診脈是看不出來的,所以沒說。”

要是別人這麼說唐鶴一定懷疑,但這些話是周滿說的,所以唐鶴相信了。

他眉頭緊蹙,思考了半響後停下腳步,看向滿寶的眼睛認真的問,“那毒要緊嗎?”

滿寶同樣認真的回答:“要是沒發現,時日一久,太子的脾氣會越發暴躁,然後身體虛弱,頭發大把的落,失眠,流鼻血,然後慢慢虛弱而死。”

唐大人驚訝,“是慢性毒?”

滿寶點頭,“不是入口的東西,而是接觸的東西。”

她看著唐大人嘆息道:“唐學兄,雖然相比於東宮我更相信,但我不能告訴你那東西是什麼,不然他們一定第一時間猜到是我告訴你的。”

她告訴唐鶴,唐鶴一定會忍不住去查,目標這麼明確,太子又不傻,肯定猜出她出賣了他。

唐鶴倒沒有再勉強她,只是恢復了笑臉,笑問:“那你怎麼還告訴我?”

“我這不是欠了你人情嗎?”滿寶道:“而且我也想唐學兄知道,以後我要是不小心被卷進去了,你好歹搶救一下我。”

唐大人半響無語,“你倒是信得過我。”

到底沒拒絕她。

唐鶴沒有說“那你怎麼不遠離是非”的廢話,從她治好了施大郎開始,她就開始步入局中,根本不是她能說怎麼辦就怎麼辦的局勢。

連他這個刑部的人都能暫調到京兆尹協助殷禮,不得不入局,更何況滿寶這麼小,這麼弱勢的一個少年呢?

唐鶴慢悠悠的和她走到宮門口,先行告辭了。

滿寶也不隱瞞和他關系好,特別坦蕩的回了一禮,然後去找固定送她回常青巷的宮人和馬車。

但她和唐鶴在甬道裏走了兩刻多鐘的事還是被各房知道了。

再去東宮的時候太子都忍不住微微扭頭盯著她問,“你昨日和唐知鶴說什麼了?”

“唐學兄嗎?”滿寶頭也不擡的給他紮針,道:“說的可多了,不過還談到了殿下醉酒的事,唐大人還和我打探了一下殿下的身體狀況。”

昨天,快要走到宮門口時,唐鶴和滿寶道:“要想人相信你說的話,那話中就得有七分真,兩分假,再隱去最重要的一分不談就可以了。”

太子聽她這麼說,就趴在了枕頭上,微微閉上眼睛繼續問,“你告訴他了?”

滿寶略有些苦惱的道:“我就告訴他殿下身體有所好轉,其他的什麼都沒說了。”

太子輕輕地“嗯”了一聲,問道:“你看孤這兩天身體的確好轉了?”

滿寶點頭,“好轉了的。”

“聽說你和你那師弟定親了?”

滿寶:……怎麼誰都知道了?

見她一臉無言,從內室捧了盒子出來的太子妃便笑道:“我們也是昨日才知道的,太子讓我給你們準備了一份賀禮。”

見滿寶已經把針落完,她就把盒子打開給滿寶看,笑道:“這是一對玉簪,你們現在還小用不上,等再長大點兒,就可以一人一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