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3章 公布

進京的路上已經被小姑和白善等人科普過國子監六學重要性的倆人也跟著激動起來。

考進國子監,就相當於一只腳踏進了官場,而考進四門學以上的學監,相當於一只腳踏進的官場是有品的。

當官呢,想想都覺得他們老周家祖墳冒青煙了。

封宗平看他們的反應,就覺得他們很可愛,和周滿一樣,倒是很有信心,不愧是一家出來的。

他眼裏閃過笑意,易子陽也好笑,因此建議道:“既然決定在京城念書,那不如趁著這段時間房價低些買套房子吧,以後也好久居。”

滿寶咋舌,“京城的房子那麼貴,我們哪兒買得起?”

在座的人,除了老周家的人和白善白二郎外,沒人覺得她買不起。

封宗平沒好氣的道:“你進出宮那麼多次,每次進宮都有賞賜,還買不到一間房?”

滿寶嘟囔道:“送的都是布匹等物,又不是金銀……”

眾人:……

季浩道:“你那些布匹若是用不完,不如賣與我吧,你也好換錢。”

封宗平就挑著嘴唇問,“怎麼,學弟家裏難道還短了綢緞錦綾不成?”

季浩一臉嚴肅的道:“那也是家裏的,家中姐妹過生,我總要送些禮物的,而且周滿的布匹不是砸手裏了嗎?我便大發慈悲的替她周轉周轉……”

“不必了,”白善淺笑道:“她手中不剩多少布匹了,剩下的都是她喜歡的花色,再過兩月天也熱了,還要留著做衣裳呢,且這是宮中的賞賜,除了自穿,還能送人,怎能販賣呢?”

封宗平三個大人連連點頭,深以為然,就連劉煥都忍不住點頭,小聲和殷或道:“這買賣是私下的事兒,他怎麼能這樣堂而皇之的提出來,且還說得那麼難聽,周滿是傻了才會與他做交易。”

滿寶當然沒傻,不過如果季浩出的錢夠多,她也是不介意他說話難聽的。

可白善已經拒絕了,哪怕她還不太明白緣由,她也點了點頭,季浩出多少錢都沒用了。

自己人的面子總是要維護的。

季浩知道自己又搞砸了,心中忍不住懊惱起來,不過面上卻沒顯露出來。

白二郎看看這個,看看那個,一時有些沒拿定主意。

不知道是不是接連看到了大哥和白善定親的緣故,他總覺得季浩有點兒不對。

白善早看出來了,所以他在桌子底下暗暗踢了白二郎一腳。

白二郎吃痛,忍不住扭頭去瞪他,踢他幹什麼?

白善就看了滿寶一眼,沖他使了一個眼色。

可惜白二郎一時不能理解,於是瞪著眼看他。

一旁的劉煥問,“你們倆怎麼了?”

怎麼看著像是要打起來的樣子?

才點完菜色的殷或回頭看見,忍不住笑了笑,他剛才雖在點菜,卻也留意桌上的動靜,於是擡手倒了一杯茶,沖白善和滿寶道:“你們定親的時候我也不在,雖說沒成親,但我身子不好,也討你們一杯水酒喝,沾一沾你們的福氣,我以茶代酒如何?”

白善瞬間綻開笑容,提起茶壺倒了一杯茶,又給滿寶倒了一杯,笑道:“我們也不擅飲酒,也以茶代酒。”

滿寶連忙端起茶杯,和白善一起謝過殷或,順便祝他身體康健。

封宗平幾個都驚呆了,季浩更是呆在當場,眼眶有些發紅,老半天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你,你們定親了?”

白善瞥了他一眼,矜持的點頭道:“不錯,只是當時是在老家,沒有請你們,不過成親的時候一定會請你們的。”

你們去不去就隨意了。

封宗平今年都十八了也沒定親呢,他心頭說不出是羨慕還是嫉妒,也倒了一杯茶道:“那我們也敬你們一杯,算了,我們還是喝酒吧,殷學弟,狀元樓的酒那麼有名,你真的不請我們一壺酒嗎?”

殷或忍不住笑出聲來,轉身搖鈴將夥計叫來,吩咐上了一壺好酒。

白善他們現在還不能體會到酒的美好滋味,因此不喝酒,只封宗平三人接過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

季浩的眼眶不受控制的發紅,也伸手拿過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

封宗平見了微微搖頭,心底對他都有些同情。

這一下,就連滿寶都盯著季浩若有所思起來,也就只有周立學三個因為初來乍到和季浩不熟,一時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但誰管呢,因為店夥計上菜來了。

狀元樓的菜,甭管味道如何,先就色香來說便是上等了,至少許多菜端上來就好看得很,周立學他們就沒見過。

天知道他們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就是小錢氏做的。

但小錢氏做菜會特意雕花,雕馬,雕各種好看的東西嗎?

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一時之間,三少年都看呆了,什麼季浩,他們差點連小姑都給忘了。

大家一起恭喜白善和滿寶,敬了他們一杯,季浩哪怕舌尖泛苦,也只能端起杯子和眾人一起敬了他們一杯。

酒喝下,本來就泛苦的嘴巴更苦了。

季浩強忍著才沒哭出聲來。

白善也只看了他一眼,見他不再口出惡言便也放過了他。

這一頓飯,除了老周家的三個侄子侄女,其他人的氣氛都有些怪異。

但,誰管呢,大家還是慢條斯理的把桌上的飯菜一掃而光,然後坐著喝喝茶說說話就散了。

季浩沒有再留下,直接借口家中有事獨自一人走了。

劉煥忍不住道:“我感覺他快要哭出來了。”

殷或瞥了他一眼,劉煥擡頭對上白善的目光,立即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去。

滿寶已經隱約感覺到了,她心裏很有些不可思議,季浩竟然是在喜歡她嗎?

明明倆人以往的相處還稱不上愉快的。

白善站在滿寶身側,與她站得很近,滿寶為了方便看病,穿的衣服都是窄袖,白善的學子服卻很寬大。

袖子垂下,他的袖子直接擋住了滿寶的半只手,他便借著袖子遮擋握住她的,只是目不斜視的看著身前的封宗平道:“封學兄,我們就不送你們了。”

封宗平笑看他們一眼,本來還想和滿寶打探一下太子的病情的,不過今天顯然不是好時機。

所以封宗平拉著三個好友告辭了。

白善轉身卻邀請殷或一起上家裏去坐坐,他道:“也讓滿寶給你看一下脈,萬一需要紮針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