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1章 報名

鄭辜看著,在步行從街的這一頭走到那一頭去報名時就忍不住問滿寶了,“師父,你們家看著也不缺錢呀,怎麼這麼著急讓立學兄弟們出來掙錢?”

滿寶道:“誰說我家不缺錢的?”

她道:“我家可缺錢了,我爹說了,風調雨順,糧豐布多的時候就要想著要是遇到了災年和難處怎麼辦,得多準備點兒錢才能渡過風雨。”

她嘆氣道:“我很小的時候我家裏也不缺錢的,但我四哥做錯了一件事,後來我家就敗了,從那以後我就覺得我爹這話說的一點兒也沒錯。人得想著以後,不能只顧著眼前的吃喝,不然將來肯定得敗家。”

鄭辜覺得這番話很有道理,但又覺得似乎哪兒不太對。

走在滿寶旁邊的周五郎聽見了默然無語。

滿寶小時候的記憶已經越來越模糊了,有些事情很清晰的印在了腦子裏,但更多的事是淡忘了。

到現在她都覺得小時候家裏的日子過得還不錯呢,只有周五郎知道是怎麼回事。

他在心裏默默地同情了一下四哥,和滿寶一起領著周立學和周立固去松鶴書院裏報名。

昨天周立學他們來過了,書院裏負責招生的先生對他們還有印象。

因為已經大致考校過他們的功課,知道他們學過基礎的東西,已不用重新開蒙,便遞給他們一張紙,讓他們寫下姓名和籍貫等。

這邊收學生可比七裏村規範多了,他們那會兒去學堂的時候除了交那點兒束脩,就只給先生拎上一條臘肉或送上一籃子雞蛋。

這邊卻是要先交定金報名,然後擇日考試,只有考過了的人才能進學院。

滿寶就對周五郎道:“看到了嗎,我們想讀人家還不一定收呢,所以他們要是有本事考上,我們就得供,跟著好先生,自己再肯努力,必能夠比其他人更快的更進一步的。”

周五郎若有所思的點頭。

先生將單子交給周立學和周立固,道:“這是你們應考的單子,二月初一那日拿來應考,你們要考哪個班?”

他將另一個單子拿出來,問道:“你們都讀過什麼書?勾選下來,也好看一下考哪個班。”

周立學和周立固也就讀完啟蒙的書籍而已,後請到七裏村的先生水平比不上莊先生,而村裏的那些孩子最大的願望不是考縣衙裏的吏員就是去做賬房,啟蒙之後學算術才是最要緊的。

學堂裏的先生也一直是這麼教的。

所以周立學和周立固一看那單子上的分班便在一級生那裏打了一個勾,然後看了眼甲乙丙丁的分班,直接點了甲班道:“先生,我們要入甲班。”

他們也不傻,甲班自然是最好的班。

先生就笑道:“那你們可得努力,這分班是根據你們的成績來的,最後的前二十人進甲班,次之進乙班,再次之進丙班。”

剩下的他不用說周立學也明白了,名次最末的進丁班。

當然,如果連最末都夠不上,那多半是考不上了。

周立學和周立固在村裏讀書時成績還不錯,雖然倆人沒少調皮搗蛋,特別是周立學,屬於先生極為頭疼的學生,可是他們讀書的確不錯,也經常被誇。

何況,連小姑都說他們讀書好呢,所以倆人信心十足,和先生保證他們一定能進甲班。

周五郎和滿寶當然也對他們信心十足了。

鄭辜看著,忍不住擡頭看了看松鶴書院的牌匾,暗道:這可是松鶴書院呢。

松鶴書院在京城並不是最好的私學,但也是排得上名號的,他們家不想學醫,想要去考官的兄弟也有來考過的。

目前,好像就考進了一個。

見周滿他們這麼高興,似乎已經考進去了一樣,鄭辜忍不住小聲告訴滿寶松鶴書院不好考,他們最好多做一些準備,比如多找幾個書院備選,到時候這個考不上還可以去別的書院。

滿寶好奇的問,“松鶴書院很難考嗎?”

倒也不是很難,就是不容易而已。

不過鄭辜還是點頭,道:“師父要不要我給您推薦幾個書院?”

“不用,”滿寶搖頭,扭頭對周立學二人道:“聽到了嗎,書院不好考呢,現在還有十天的時間,等回家你們就用功讀書,不懂的請教先生,等白善回來,我讓他給你們出幾道題來做。”

她道:“他會押題,而且押題特別準。”

周立學和周立固鄭重的應下。

鄭辜目瞪口呆。

回到飯館,周六郎幾個已經收拾好了飯桌和後廚在休息了,他們可以休息上半個多時辰再開始準備晚食。

而白善他們還有一個多時辰才下學呢。

閑著沒事,滿寶便搬了張小凳子坐在門口曬太陽,順便問一問鄭辜他的問題。

滿寶很好奇,“你不是從小學醫嗎,既然也是想著做大夫,怎麼還不坐堂呢?”

她還以為小鄭掌櫃就喜歡抓藥算錢呢,原來也是奔著做大夫去的。

鄭辜也搬了張小凳子坐在她旁邊,聞言摸了摸鼻子道:“我爹和丁大夫他們說我開的藥方失了靈性,這樣短時間不會出什麼問題,但時間長了,外人恐怕要認為我本事一般,走不到達官貴人們跟前,還有可能會鬧出事兒來。”

他道:“這對我,對鄭家的名聲都不好,所以讓我在藥櫃上磨一磨性子,不急著坐堂。”

滿寶到底年紀小,積累經驗不足,她一臉迷茫的問道:“什麼叫開的藥方失了靈性?藥方還有靈性嗎?”

鄭辜聞言,直接一巴掌拍在大腿上,激動道:“是啊,我也不懂,你看,我這都在藥櫃上看了一年的藥方,抓了一年的藥,我還是不解呀。”

他此時覺得滿寶就是她的知己,大吐苦水道:“要不是大掌櫃是我親爹,我爹只有我這麼一個兒子,我都要懷疑他串通了丁大夫他們一起故意打壓我呢。”

鄭辜嘆息道:“想我鄭辜,雖比不上小叔厲害,但從小也是家族裏出了名的學習好,學習快,結果其他的堂兄弟都陸續坐堂了,我卻還是得站在藥櫃上抓藥。”

滿寶道:“我以為你喜歡抓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