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2章 視頻

皇後聞言,忍不住嗔了他一眼,臉色微紅的道:“都一把年紀了,你說的什麼話。”

皇帝握著她的手道:“說的真心話,太醫說你不宜多思,以後這些事交給我,你別煩心,先前是我不好,不該沖你生氣……”

皇後慢慢的叫他哄好了,嘆息一聲後原諒了他。

夫妻兩個相攜著一塊兒去用下午茶,再休息一會兒,皇帝便去了前殿處理政務。

他想了想,還是叫人把殷禮叫進了皇宮,“初三那日的國宴,太子的酒水被換,此事交給你去查。”

殷禮:……這都過了半個月了,該死的人都死了,他上哪兒查去?

皇帝輕咳一聲,指了一旁的古忠道:“先前這些事都是古忠在查,你要什麼就問他。”

古忠:……

皇帝嚴肅的道:“不論此事是誰指使的,你都要查出來。”

殷禮明白了,躬身應下。

古忠便和殷禮交接。

之前皇帝查到一半就暗示不要查了,古忠這段時間就在摸魚,現在皇帝要再追查,一回頭發現許多證據都叫人抹幹凈了。

殷禮有些頭疼,想了想後道:“我得和陛下借一個人。”

皇帝:“誰?你盡管說來。”

“禦史中丞老唐大人。”

皇帝:……

他道:“愛卿,唐明輝且還比你高一級呢,借他,到底是他聽你的,還是你聽他的?”

殷禮接著道:“老唐大人的兒子唐鶴。”

皇帝略一挑眉便頷首道:“好,給你。古忠,擬一封手書。”

古忠應下,畢恭畢敬的去寫詔令去了。

皇後賞了滿寶不少東西,所以宮裏的人用了兩輛車把東西和人送回到常青巷。

宮人把東西搬進後院,收了白善塞的一個荷包便告辭離去。

三頭幾個還是第一次看見宮裏的人,也是第一次看見宮裏的賞賜,忍不住好奇的盯著看。

等人一走,他們就圍著禮物看起來。

滿寶打開一個盒子,裏面是一對金猴,惟妙惟肖,好看得不行。

主要是,這對猴子還挺大,滿寶拿在手裏沈甸甸的。

眾人哇的一聲,三頭忍不住接過去啃了一口,然後肯定道:“是真的!”

白善:“……宮裏給的賞賜,當然是真的了。”

這一次送的布匹也很貴重,大概因為過年的時候天氣還冷,所以皇後還給了她兩塊狐皮。

滿寶將東西都收進房間裏,這才打開了另一個匣子。

一打開,所有人的眼睛都被閃住了,就是莊先生都忍不住訝異。

匣子裏,一顆顆飽滿圓潤的珍珠輕輕的滑了滑,每一顆珍珠都差不多是同樣大小和圓潤。

滿寶輕輕地“哇”了一聲,然後看向莊先生。

莊先生已經回神,摸著胡子笑道:“既是皇後賞的,你就接著吧。”

三丫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問道:“小姑,我要是學了很厲害的醫術,以後也能得這樣的賞賜嗎?”

滿寶鼓勵她,“應該可以的。”

三丫就雄心壯誌起來,心頭的誌氣騰騰的往上冒,她暗暗給自己鼓勁兒:將來我也要和小姑現在這樣厲害,賺好多好多的錢!

大家把東西搬回滿寶的房間,白善以有事和滿寶商量為理由留了下來。

今天莊先生考察了一下他們的功課,認為周立學和周立固學習都有點兒危險,所以他已經開始給他們布置課業和指導功課了。

三頭幾個依依不舍的離開,回書房裏去寫作業和看書去。

白善問滿寶,“你用過午食了嗎?”

滿寶點頭,“在東宮吃的。”

“太子的毒解了?”

滿寶點頭,“那解藥很好,解了毒以後還能修復一些基因,咳咳,就是還有固本培元的效果。”

白善就低聲問,“你今天進宮看出什麼端倪沒有?”

滿寶搖頭。

“那周小叔那裏呢?”

滿寶道:“我一會兒問他。”

然後就看著他不動了。

白善無辜的回看她。

滿寶道:“你得出去。”

白善也依依不舍起來,“不能當著我的面問嗎?”

滿寶搖頭,雖然沈浸意識也能看到系統裏的視頻,可她更喜歡進去看,那樣耗費的精力比較少點兒。

白善只能轉身出去。

等他走了,滿寶便伸了一個懶腰,脫掉鞋襪,爬到床上,這才高高興興的進系統裏去看視頻。

說真的,她還是挺感興趣太子平日裏都在做什麼事的。

滿寶一邊點開昨天的視頻,一邊看了眼支付出去的剩余積分,還不往和科科討價還價,“我給太子看病的時候不需要錄制,記得把時間順延下去呀。”

科科:“……宿主,這不符合規章制度,目前沒有順延功能,如果不錄制,已經收取的積分不退,不滿一天的,按照一天的積分來收取;超過一天的,按照兩天的積分來收取。”

滿寶:……

滿寶覺得現在的科科一點兒也不體貼。

不過她也不再討價還價,現在他們兩個都被盯著,討價還價也不好玩兒,很容易就露餡兒。

至於露什麼餡兒,滿寶現在還沒那個意識,反正就是知道不要表現得和科科過於親近就對了。

滿寶點開了昨天的視頻。

視頻是從太子出東宮去太極殿裏上朝開始錄制的,太極殿的前殿也在科科的掃描範圍之內,很可惜,到帝後的寢宮及後面的宮殿就不在範圍內了。

滿寶就瞪大了眼睛圍觀了一場上朝現場,太子十米內的人都被錄入了,不被錄入的,他聽到的聲音,系統基本上也收錄了。

於是,滿寶知道了太原發生了雪災,雖然已經開春了,但黃河以北依舊冷得很,今年隴右道的日子很不好看,現在依舊大雪紛飛,許多牧民的牛羊都凍死了,國庫得撥出些錢糧來賑災,不然才平定的北方部落很有可能會南下劫掠,隴右又不安寧。

滿寶還知道,慶州刺史的小老婆娘家人在慶州跟人爭地時打死了人,慶州刺史徇私,結果讓禦史給告了。

先前過年,為了過個好年,這事就暫且壓下了,但現在元宵節都過了,禦史便把這事重新提了出來,認為應該提審慶州刺史了。

但魏知認為此事還沒調查清楚,可以再查一查再提審。

禦史臺認為魏知是在公報私仇,慶州刺史再被關在城外的獄神廟裏,恐怕還沒提審就要被凍死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