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1章 想法不同

皇帝道:“當年朕在潛邸時,不僅先太子猜疑,陛下也和朝中大臣諸多打壓,世家都恨不得派出刺客替老三殺了朕,朕不也挺過來了?”

你是怎麼挺過來的?

話頭在皇後的舌尖轉了一圈,到底沒說出來。

皇帝是怎麼挺過來的?千裏回返殺了與他相爭的三皇子,逼得先帝不得不立他為太子。

她說出來,難道要暗示太子也有這個意思嗎?

而且就這麼巧,此時和太子相爭的也是三皇子,也是她的兒子。

皇後只覺得是冤孽,捂著胸口說不出話來。

皇帝連忙給她撫胸,道:“你別氣,回頭我把王老頭遠遠的打發走,不讓他在京城給大郎找麻煩。”

皇後便嘆氣,“這沒用,沒有了王大人,還有張大人,劉大人,多的是人有意見。”

大郎要不是太子,只是普通皇子,群臣之中誰管他能不能生孩子?

能生自然好,不能生絕後也可以,從宗室裏過繼一個也可以,群臣才懶得管呢。

但他是太子,群臣便不能不管,他是國本,一國太子要是沒有自己的孩子,將來國家必定動蕩,與其把後患留到以後,不如現在就解決了。

皇後太了解他們的心思了。

甚至,她看得比所有人都透。

說到底,還是太子心性不夠穩。

皇後抹了抹眼淚,他要是有皇帝當年的隱忍和魄力,依舊和以前一樣謙遜知禮,不亂了分寸,就算他沒有孩子,大家至多是非議,像魏知這樣的重臣還是會站在他那邊維護正統的。

就算是現在,他因為這諸多打擊脾氣暴躁,跟人對罵,與弟弟打架,連魏知,唐輝這樣的重臣都暗示皇帝另立太子,可帝後倆人還是沒放棄他。

皇帝咬著牙就是不廢立太子。

夫妻兩個都知道,天下沒有廢太子是安全的,廢了他,就相當於殺了他。

皇後怨的是皇帝不該太過寵愛三皇子,以至於讓三皇子和其他人生出了不該有的心思。

頭兩年,太子雖也因為沒有子嗣被人非議,卻還是好的,基本可以穩得住。

但自從老三參與奪嫡,朝中攻訐太子的人變多,他這才慢慢失了分寸。

皇帝則覺得太子將來是要當皇帝的,這點兒小事都扛不住,將來怎能擔起整個國家的重擔?

北方不平,世家不馴,以為他繼位當皇帝只需坐在龍椅上當吉祥物而已嗎?

而且,整個天下他都給了他,老三和他一母同胞,同樣聰慧機靈,卻只得一小小封地,他多疼他一些怎麼了?

不過,老三的確過分了,明知道太子不能飲酒,卻還換了他的酒。

皇帝想到此事,氣得胡子都吹飄了。

皇後也想起了這事,緊蹙著眉頭問,“國宴上太子酒被換的事兒查得怎麼樣了?”

皇帝顧左右而言他,“換酒的人死了,接下去就不好查了,我已讓古忠去查了。”

“怎麼是讓古忠查?”皇後一聽便知道有貓膩,忍不住輕輕地捶了一下他,“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查到了什麼東西?”

皇帝吭哧著不肯說話。

皇後一臉的無奈,“你不會查到了老三的身上吧?”

皇帝不吭聲了。

皇後就道:“那不是老三幹的。”

皇帝精神一振,立即問道:“梓童知道是誰?”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不是老三,”皇後道:“你讓老三出京前,他進宮來找我哭了,他說不是他幹的,他也不知道,他冤枉著呢。”

皇帝忍不住嘟囔,“他說不是他,你就信了?”

“我信,”皇後瞥了他一眼道:“要是他幹的,他不敢來見我,先前東宮劉氏的事出了以後,我召他來見我,他都躲著不敢來見,真是他做的,這次他怎敢進宮來找我哭?”

皇後頗有些恨鐵不成鋼,“陛下,你已虧待了太子,可不能再冤枉另一個孩子,他們兄弟兩個關系壞成這樣,你……”

皇後壓下惡言,生氣的將頭扭到一邊去。

皇帝聽出了她的未盡之言,也忍不住生氣,“這樣說來,此事還是朕的不是了?”

皇後垂著頭沒說話。

皇帝氣得起身,原地轉了兩圈,忍不住踹了旁邊柱子一腳,力氣沒使對,腳尖生疼起來,皇帝忍不住嘶了一聲。

皇後又氣又委屈,上前扶住他道:“該你的,與我發什麼脾氣?你往朝上去問問,那些人為什麼攛掇著三郎和大郎鬧?還不是為了一個從龍之功。從龍之功呢,看看與你一起征戰沙場的老兵現在,多少人想求這個榮華富貴?”

“我早勸過你,魏知他們也沒少上諫,你聽過了嗎?當面應得好好的,轉身又給忘了。”

皇帝道:“三郎也是你的兒子。”

“我難道不疼他嗎?”皇後忍不住落淚,“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你一味的寵他慣他就是為他好嗎?”

“你倒是寵他們愛他們了,你看看你都把他們寵成什麼樣,慣成什麼樣了?”皇後眼淚一滴一滴的往下掉,哽咽道:“他們兄弟以前多要好?若不是你嬌寵太過,他們兄弟兩個便是不能互相幫扶,也不至於像現在一樣成了仇人一般。”

兩個都是她的兒子,現在倆人鬥雞眼一樣,恨不得殺了對方以代之,難道最傷心的不是她這個做母親的嗎?

皇帝一見皇後哭便有些手忙腳亂,也顧不得腳尖還疼,連忙給她擦眼淚承認錯誤,保證再也不嬌慣三郎了。

皇後哭了一陣,抹幹凈眼淚,把話題拉了回來,“換酒之事你還是仔細的查一查吧,若不好交給刑部,那就讓殷禮去查。”

交給刑部,便是剖析於朝堂之下,皇帝如果有顧慮,可以交給京兆尹。

殷禮是皇帝的心腹,京兆府在他的控制之下,悄悄的查,他不想讓人知道多的是辦法。

皇後心裏有懷疑的人選,卻不好說出來誤導皇帝,只道:“不管最後查出來是不是三郎做的,該給大郎的公道就得給。”

皇後都哭了,皇帝自然是她說什麼都應下。

他連連點頭,一邊給她擦眼淚一邊道:“都聽你的,快別哭了,你哭得朕的心都痛死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