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7章 解毒一

第二天一大早,滿寶從床上醒來,先從系統內取了藥劑來,找了一個幹凈的瓷瓶裝上藥劑,然後看了一眼昨天科科錄制的視頻,她忘了,昨天用腦過度,明明身體很困,腦子卻一抽一抽的,根本睡不好。

她想著今天要進宮就沒敢看。

滿寶嘆息一聲,又點擊付了一萬的積分讓科科盯著太子,決定等她從宮裏出來看過視頻後再決定是不是要繼續付積分盯人。

滿寶將瓷瓶塞上,放到了藥箱裏,這才伸了一個懶腰,端上木盆出門。

一大早的,廚房裏排了長隊打熱水。

滿寶洗漱好以後拍了拍臉,轉身去給莊先生打水洗臉,排在最前面的三頭幾個便讓她插隊,自己轉到最後去了。

白二郎這才打著哈欠排在她身後,滿寶回頭與他道:“明天輪到你伺候先生了。”

白二郎總覺得睡不夠似的,眼角都快要沁出淚水來了,他扭頭看向一旁把位置讓給滿寶的三頭等人,道:“都跟著先生念書了,你們也得伺候先生,這叫師有事,弟子服其勞,懂嗎?”

三頭幾個表示沒問題,四頭道:“可還是得你先,明天還是你。”

白二郎又打了一個哈欠,問道:“你們都不困嗎?”

三頭習以為常,“習慣了,我們要是敢賴床,我爺爺會拿燒火棍把我們從被窩裏打出來的。”

他道:“我爺爺說了,他一把年紀了都不能睡懶覺,我們年紀輕輕的憑什麼睡?”

滿寶默默地沒說話,從鍋裏勺了熱水進木盆,端了便走,心裏忍不住吐槽,村裏的叔婆嬸娘們沒少念叨,說她爹才是他們家最懶的,年輕的時候拽著不動,念著還倒退,全靠她娘一人把這麼多孩子拉拔起來。

就不知道她娘是怎麼把她爹給調教出來的,雖然她爹現在還是摳門小氣,卻不會太懶了。

莊先生洗了臉,凈了手,將木盆交給滿寶,略微沈吟了一下,“今日進宮要謹言慎行。”

他雖然不知道皇宮裏出了什麼事,但滿寶素來不會藏心事,昨天她在自己屋裏呆了一天,憔悴成那樣,要說一點兒事沒有他是不信的。

只是孩子們大了,他不好逼問而已。

滿寶張了張嘴,差點就把太子中毒的事兒說了,不過想想還是合上了嘴巴。

這事告訴先生並沒有用,反而還讓先生擔心,而且讓東宮知道先生也知道這些事了,說不定還會對先生有危險呢。

滿寶點了點頭,端著木盆出去倒水。

在白二郎的屋後靠墻角的地方有一個大石缸,專門放洗漱過後的汙水的,倒進去,回頭可以拿來澆園子。

北方幹旱,就算他們家有一口井,但也不能浪費水。

因為井水並不多,且這井沒有外面的井深,碰上幹旱或深冬的時候經常沒水,只能出去外面大井裏挑水或是與走街串巷賣水的人買水。

所以自來到京城後,他們就慢慢習慣了存水。

尤其是他們家還有一個小花園,需要用水的地方多。

三丫也端了水來倒,見小姑望著花園發呆,她便也順著看去,問道:“小姑,你也想把花園裏那些長得不好看的花拔了種菜嗎?”

滿寶:……

她驚詫的看著三丫,搖頭道:“不,我想的是春天到了,好似快要可以賞牡丹花了。”

她在想最近是不是要找幾個討厭的備選人,到時候把好看的牡丹花賣給他們,賺一波錢,想辦法多買些沒見過的花花草草和動物,好讓科科收錄了賺積分升級。

這兩年它掃描的範圍隱有增長,但現在還是不夠用,太子要是去遠一點兒的地方就掃描不到了。

三丫雖然也喜歡好看的花,但她更喜歡實用一些的,“小姑,我這次還帶來了幾節包好的山藥藤和姜塊呢,我們再買些藥材和菜種回來種上,到時候就可以掙錢了。”

滿寶便道:“立如,你真像二嫂。”

三丫不服氣的嘟嘴,“我明明是像我爹。”

滿寶拎著木盆轉身道:“我是沒意見的,你可以去問其他人的意見,這園子是大家的。”

三丫記下了,決定一會兒就去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見。

滿寶把木盆送回去,然後就進屋仔細的梳頭發,路過的周立君看見,忍不住停下腳步,靠著窗戶看了一會兒後搖頭,“小姑,你別折騰了,那麼多的頭發,一會兒要給你扯光了。”

她道:“你且等著,我一會兒來幫你梳。”

周立君收拾好自己便過來幫滿寶換了一個新發型。

滿寶的首飾特別多,全是人送的,她自己幾乎沒給自己買過首飾。

有些首飾很貴重,不是她這個年紀能戴的,但也有許多是可以戴的。周立君摒棄了她常戴的那幾朵珠花,重現挑選起來,選了一串寶石給她掛在頭發上固定好,問道:“小姑,今天為什麼打扮得這麼漂亮?”

“有人說,要開導一個人,你身上得有讓他註意到的東西,這樣你說的話,對方才有可能聽得進去。”滿寶道:“苦口婆心什麼的他身邊太多了,我決定另辟蹊徑?”

“美人計?”

滿寶搖頭,“太子妃可比我漂亮多了,這不是美人計,只是讓他註意到我,多看我一眼,然後我再跟他說話。不過這不是最主要的。”

“那最主要的是什麼?”

最主要的是,她現在進宮都有一種怕怕的感覺,太子謀反可比益州王謀反可怕多了,尤其在她還總往太子跟前湊的時候。

所以她要珍惜她活著的時候。

滿寶惋惜的看了一眼梳妝盒裏的各種首飾,心痛不已,“之前光顧著學習,都忘了好好的打扮自己了。”

畢竟就算沒有太子謀反的事,人活於世也是過一天少一天,怎能負韶光呢?

滿寶便從裏面挑了一件她不是特別的喜歡的首飾塞進周立君手裏,拍著她的手道:“二丫,韶光易逝,你也要多打扮打扮自己,知道嗎?”

周立君看著手裏的釵子一臉的恍惚,梳個頭發而已,怎麼就得了一根釵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