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6章 整理

“小姑,你出來了?”

滿寶站在門口好奇的問,“你們這是買了多少東西呀?”

周立重(大頭)道:“沒多少,都是從舊貨市場上淘換的,用的木材都一般,所以不貴。”

滿寶道:“那地方你們找到的?”

“五叔帶我們去的。”周立重往裏搬椅子,在滿寶跟前略停了停,“小姑,你真的沒事嗎?”

滿寶搖頭,“沒事呀,為什麼這麼問?”

周立重就看著滿寶的臉,半響後慢慢搖頭,“沒事。”

二丫和三丫親自把她們的寶貝書桌擡進來,三頭站在中間幫忙,大家一進後院看到滿寶都一驚,三頭快言快語,“小姑,才幾個時辰不見,你怎麼憔悴成這樣了?”

提著東西從外面進來的白善等人也驚呆了。

滿寶看著他們大包小包的,也同樣驚呆了,“你們這是買了多少東西呀?”

白善等人:“你怎麼了?”

滿寶坐在銅鏡前,湊近了看,這才發現她臉色有些憔悴,眼底還有點兒泛青。

白善有點兒憂心,“早上出門的時候你不是挺好的嗎?是不是又出了什麼事兒?”

滿寶憂傷的搖頭,感嘆道:“原來學習不通是這樣的感受啊,以後我再也不念叨白二了。”

一旁的白二郎:……

他憤憤道:“這跟我有什麼關系?”

滿寶嘆息道:“我今日新學習一個醫術,怎麼學也不會,從早上琢磨到現在才摸到了一點兒邊,好難呀。”

這語氣太熟悉了,每次白二郎記不住新學的課文,或是不理解時便是這麼說的。

白二郎猶豫的看著滿寶,懷疑她在諷刺他,但見她的確神情萎靡,他便信了幾分,哼哼道:“現在知道我的痛苦了吧?”

滿寶點頭,知道了,所以很痛苦。

白二郎輕咳一聲問,“是什麼病這麼難治療?”

滿寶沒回答他,將桌上的筆記本塞進白善的懷裏,道:“你看一看吧,琢磨出一個玄幻的方子來給我,不懂也沒事,我覺得咳咳說得對,名詞一類的東西大可以自己找個東西替代,能區分開來就行。”

一旁的白二郎“咳咳”兩聲,問道:“是誰?”

白善敲了一下他腦袋,“這會兒你倒是機靈了,她在咳嗽你沒看出來嗎?”

說罷抱著書走了。

白二郎跟在後面轉出屋去,抱怨道:“騙誰呢,這個咳咳明顯就是個人,你們又有事瞞著我。”

大約知道滿寶現在累,所以白二郎就去纏著白善了。

滿寶看了一下銅鏡裏的自己,揉了揉臉後便跑去看熱鬧,清一清腦子。

周五郎他們買回來不少東西,兩張床放在前院的兩間正房裏,並排後床就非常的寬了。

一間屋躺上五六個人都沒問題。

因為京城冷,周五郎還添置了三床被子,還有各種零碎的小東西,比如木盆,木桶和架子之類的。

知道立學和立固要念書,他們還淘換了三張書桌,一張放在二丫他們的房間裏,還有兩張則放進書房裏,直接要擺在白善和滿寶的身後。

白二郎一看,不樂意了,這樣一來,豈不是就剩下他一人在另一邊了嗎?

本來白善和滿寶坐在一邊,單把他放在另一側他就不開心,現在他們四人要在那邊怎麼可以?

而且他們倆人的書桌還那麼大,那可是倆人坐的書桌,不像他們的是一人坐的小書桌,於是他表示反對。

要把他的書桌搬出去,然後和周立學他們兄弟倆同坐。

他以前在村子裏就和三頭玩得好,本來出門兩年有些生疏了,但這十天的共處,他們又結下了深厚的情誼,因此他想和三頭同坐。

周立學和他擠眉弄眼,也不想坐在小姑和白善的深厚,他覺得那樣壓力太大了。

莊先生正站在書房門口看,聽見他們吵哄哄的定不下來,便道:“把這書房改一改吧。”

然後就站在門口指揮白二郎幾個將桌椅都搬了出來,把書架上的書都取下,把書架移到右邊的茶室那裏。

那裏本是專門喝茶的地方,有一木榻,榻上有一方矮桌,正靠著一扇窗戶,平時莊先生看書累了喜歡靠在榻上喝喝茶,歇歇午覺。

白善他們出去時,多數時候是向銘學陪著他在此喝茶聊天。

畢竟,院子雖好,冷天卻冷得很,還是在屋裏舒爽些。

周五郎他們擼了袖子來幫忙,書架本來是繞著墻壁擺放的,這樣顯得房中空間很大。

這會兒,他將茶室和這邊學習空間隔開的簾子給拆了,直接把左側靠墻的書架給移了過去,當屏風一樣隔開兩邊,只留一個通道進出。

然後把書桌都按照學堂的樣子靠近左邊的墻壁上下排列。

莊先生特意招呼了一聲,把兩張長書桌放在前面兩排,白善和滿寶的書桌並排落在了第三排,白二郎的那張小方桌則放在了最後面。

白二郎還來不及高興,莊先生便對他道:“你和立學坐在第一排上,立固和立如(三丫)坐第二排。”

別說書房裏的人了,就是才放下醫術跑過來的白善都忍不住低頭憋住笑,對滿臉震驚的白二郎道:“這就叫偷雞不成蝕把米。”

白二郎已經只能苦著臉慢悠悠的把自己的東西搬到第二章書桌上,他不想正好坐在先生的眼皮子底下呀。

周立學也不想,但他前看看,後看看,決定順從。

白二郎一邊慢慢的搬東西,一邊嘟囔著反抗,“四頭和三丫比我們年紀小,為什麼他們不坐第一排?”

莊先生幽幽地道:“立如要和滿寶學醫術,自然要做得近一些的。”

他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後道:“且你和白善滿寶時常打架,把你們隔開正好。”

他就不信,隔著周立固和周立如,他們三個還能吵起來?

事實證明,真想吵,隔著一個房間他們也能吵起來。

才吃過晚食,白善和白二郎就站在廊下隔空吵了起來,滿寶這會兒困得不行,她還得想著明天進宮見太子的說辭呢,便推開窗對倆人道:“你們再吵架我就給你們下黃連。”

白善和白二郎:……

滿寶見他們被鎮住,滿意了,合上窗嘟囔道:“哼,有眼不識金鑲玉,黃連可是下火的!”

白善和白二郎對視一眼,齊齊向對方哼了一聲後轉身回屋。

白二郎睡覺,白善則去想藥方去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