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1章 都叮囑

東廂這邊三個房間是白善他們三個住著的,一人一間房,東廂背後就是一個小花園,小花園往下,與正堂一排在一起的則是廚房和兩個小房間,家裏的井就在靠近小花園的地方。

隔壁白大郎和人一同租的小院子只有一進,正好和他們家的小花園同列。

這房子之所以是這樣,聽說曾是同一家的,這曾是雙排兩進的大房子,只是後來分家了。

有一家還把房子賣了搬走,買了房子的和原來的一家一同掛牌出租了。

他們這一邊前院除了門房住的門房外,還有一間柴房,一間堂屋,兩間正房及一間廂房。

一進的房間之前都是下人住的,現在下人搬走了大半就空了下來。

三頭和四頭去住了四郎原先暫且歇腳的地方,白善就是打算買了床回來添到前面的兩間正房裏,這樣以後周五郎他們從鋪子裏回來也有住的地方。

且大吉再回來是要帶著妻兒的,也得給他再騰出一間來。

滿寶聽白善規劃得仔仔細細的,忍不住豎起大拇指道:“你做主就好。”

白善便定下了,“那就這麼說定了,明天我和周五哥他們上街上看一看,你要不要一起?”

滿寶搖頭,“我怕是不得空。”

她答應了太子做出解藥,雖說不是她做的,但她也不能一問三不知,所以她得在家裏看資料,也得做足了姿態,她是真的在做解藥。

滿寶皺了皺眉後道:“你們要是路過濟世堂就順道幫我請假,就說宮中有些事,我這一時半會兒的不能去坐堂了。”

白善點頭,他正想悄悄的問一問宮裏到底出了什麼事,周五郎便溜溜達達的過來,盯著倆人看了一會兒後道:“滿寶,你今天進宮去沒出什麼事吧?”

滿寶搖頭,“沒有。”

周五郎便放心了,點了點頭後又溜溜達達的走了,不過臨走前還是忍不住叮囑了一下倆人,“天黑了,冷得很,有話明天再說吧,先休息去。”

白善和滿寶一頭。

白善見他走了,扭頭正想問話,大頭又從旁邊的廂房裏出來,懷裏抱著被子,他路過倆人時停頓了一下,扭頭問道:“小姑,你今天進宮還順利吧?”

白善:……

滿寶點頭道:“順利。”

大頭點了點頭,抱著被子卻沒走,他看了眼白善,又看了眼滿寶,幽幽地道:“天冷,小姑你們又趕了這麼多天的路,該好好休息了,別說太久的話。”

白善和滿寶一頭。

等大頭走了,白善才要和滿寶說話,二丫拉著三丫從前院裏回來,看到倆人坐在院子裏,便問道:“小姑,你們還沒睡呢?”

白善立即停住了,等她繼續。

二丫果然拉住了三丫,問滿寶,“小姑,今天你進宮,宮裏的貴人有沒有發脾氣?”

滿寶繼續睜眼說瞎話,搖頭道:“沒有。”

二丫就大松一口氣的模樣,看著倆人道:“小姑,快睡覺去吧,今天你一定累壞了。善少爺,你也快休息去吧。”

滿寶憋住笑,和一臉沈靜的白善一頭。

等她們也走了,白善便扭頭看向滿寶,滿寶等了一會兒,見他不說話,便笑問:“你要說什麼?”

白善:“我要看看還有誰來。”

白二郎和三頭蹬蹬的從前院跑了過來,看見倆人便打了一聲招呼,三頭本來要跟著白二郎進屋的,但見院子裏的倆人坐著不動,他也就停下了腳步。

白善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看著他們。

白二郎一臉的不解,撓了撓腦袋,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便甩開了三頭的手道:“那你在這兒等著,我去給你拿。”

白善問道:“拿什麼?”

“拿被子,我那兒有多余的被子,他們叔侄幾個擠著一起睡被子不太夠,我給他們拿一床。”

說罷,白二郎跑進屋裏翻箱倒櫃的找被子。

三頭則盯著倆人看了一會兒後問道:“小姑,你今天進宮有沒有受欺負?”

滿寶:“……大人的事兒小孩兒別管。”

三頭不服氣,“我比你還大倆月呢。”

滿寶只能回答,“沒有受欺負,一切都好,特別的順利。”

三頭便點了點頭,又看了白善一眼,然後道:“天太冷了,你們肯定也累了,快回屋去睡覺吧。”

滿寶便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

白善:……

他運了運氣,直接起身道:“我們去書房裏說話吧。”

滿寶點頭。

莊先生精神不濟,早早就睡下了,向家兄弟還在前院裏幫忙整理床鋪。

書房通了一下午的風,白善他們也擦洗過了,且向銘學這一個月來也常用,所以並不顯得臟。

那麼冷的天,夜晚的風呼呼的吹著,白善卻將窗支起來,扭頭看向滿寶,“這樣好了,可以安心的說會兒話了。”

滿寶坐在椅子上往外看去,院子裏已經沒人了,有人休息,有人還在忙碌。

她道:“我最近怕是有些忙,其他的事我五哥他們都能安排好,就是學堂的事他們怕是知道的不多。”

白善知道她想說什麼,點頭道:“你放心,我會打聽好學堂的。”

滿寶松了一口氣,笑道:“那就多謝你了。”

白善大人一般的揮手道:“我是他們的姑父,本就該做的,不必謝。”

滿寶:……

白善轉身出去,不一會兒拎了茶壺回來,給她倒了一杯茶後道:“我們喝些茶慢慢說好了,宮裏出了什麼事?”

滿寶便捧著茶想了一下,到底沒瞞著他,她壓低了聲音道:“太子中毒了。”

白善驚住。

滿寶吐出一口氣,小聲道:“我答應了他們,不告訴別人的。”

白善點頭,同樣小聲的道:“夫妻一體,我可不是別人。”

滿寶:“……羞也不羞,我們還沒成親呢。”

“定親也算的,”白善低聲爭辯了一下,然後問道:“那毒你能解嗎?”

滿寶遲疑了一下後搖頭,照實說道:“我有解藥,但我不會解。”

白善楞住,“那是……”

他後知後覺反應過來,瞟著她的頭頂問道:“是周小叔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