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6章 中毒二

太子徑直走到一個多寶架子前,伸手從上面搬下來一個公雞式樣的彩色石頭,轉身放到了書桌上,然後看向滿寶。

滿寶傻眼了,這個可怎麼看呢?

科科難得的大方一次,直接給她下定論,“就是這個。”

太子已經退後兩步,臉色淡淡的道:“只有這個,因為孤心情不好,底下的人不知進獻上來討孤歡心的寶石,這石頭是天然的,白日裏看著不顯,夜裏天黑以後會發光。”

他指著上面的綠色、紅色和棕色道:“光的顏色還不一樣,映照在一起特別好看。”

滿寶仔細地看了看後道:“果然,好看的東西都有毒,我老師果然沒教錯。”

太子妃便去把太子扯過來,緊張的問,“有,有毒?”

滿寶點頭,“沒錯,它的光就是有毒的。”

太子妃很懷疑,“光怎麼會使人中毒呢?”

滿寶道:“陽光照人會把人照黑,可見光對人體是有作用的,只是陽光無毒罷了,可這光有毒,它照射出來作用在人的身上自然就有毒了。”

太子臉色沈凝,問道:“照久了會怎麼樣?”

莫老師已經把相關資料發給她了,滿寶一目十行的看過後道:“大概會慢慢衰弱,然後查不出來什麼原因的死去吧。”

太子冷笑,“老三倒是夠狠毒。”

太子妃緊緊地拽住太子,只問滿寶,“周小大夫,可以治嗎?”

滿寶就道:“我得拿著這東西回去研究。”

太子妃自然原因,太子也沒攔住。

於是太子妃四處找了找,也不讓宮人進來,自己找了一個小箱子把東西裝了進去。

她怕有毒,不讓太子去搬。

滿寶知道這一時半會兒的還中不了毒,而且她對這東西還挺有興趣,於是自己去搬了,還趁機好好的摸了摸,別說,還滑滑的,摸起來特別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打磨過了。

滿寶將箱子合上,輕咳一聲道:“太子殿下,等我把解藥做出來,這東西能不能送我?”

太子皺眉,“這東西有毒,你拿著幹什麼?”

滿寶一臉嚴肅的道:“正是因為有毒,所以它不該存在於世,到時候我會想辦法毀去它,讓它再不能作惡。”

太子一臉懷疑的看著她,“你不會是覺著這東西貴重,所以自己偷偷收藏吧?”

滿寶:“……我是那種人嗎?命和一個不能吃不能穿的石頭比,它不夠貴重嗎?”

太子一想也是,周滿應該不是這麼不著調的人,於是揮揮手同意了。

東西合上了,滿寶立即道:“那殿下,我給您和太子妃說一說治療方案吧,解毒的事我回去想一想,待有了結果我就進宮來。”

太子妃卻覺得這房間待得很不舒服,生怕不知道哪兒還有毒物沒發現,最主要的是,那石頭還在箱子裏呆著呢,只要想到它有毒,她就不想再在屋裏待下去。

於是提議道:“殿下,我們回正房去吧。”

太子沒說話。

太子妃就抱著他的胳膊哭道:“殿下,您便是有再多的打算也得身體康健才是,此時作壞了自己的身體豈不是遂了那些人的意嗎?”

太子這才轉身去穿他的鞋子,太子妃也也不敢要求太多,連忙從地上翻出一件鬥篷來給太子披上。

倆人就這麼出去了。

滿寶想到外面的寒冷,自己打了一個抖,替太子冷起來。

可是顯然太子自己是不在意的,打開門後大踏步的往外走,對遠遠候在外面的吳公公道:“將書房封了,任何人不許入內,違者,立斬無赦。”

吳公公彎著腰立即應下,頭都不敢擡一下。

剛才裏面劈裏啪啦砸東西的聲音他都聽到了,雖說太子最近經常砸東西,但他每次還是心驚膽戰的。

太子和太子妃相攜的往正院去,滿寶從書房裏小跑著出來,路過吳公公時還給了他一個眼色。

吳公公便縮緊了脖子,沒有緊跟著他們去,而是打算就留在書房外盯著,一個人都不許進去。

太子和太子妃腿長,又走得快,滿寶只能在後面小跑著才跟得上。

太子妃屋裏的宮人也快速的在屋裏升起火盆,屋裏不一會兒也暖起來了。

太子將鬥篷解了丟在一旁,自己盤腿坐在木榻上,太子妃接過宮女手裏的帕子給自己擦了擦臉,又擰了一條帕子去伺候太子擦臉和擦手,尤其是擦手,她直接擦紅了。

這手要不是太子的手,她能直接把皮給擦破。

太子也覺得被她擦疼了,直接抽掉手道:“前兩日孤還抱著它睡覺了呢,你要不要把孤胸前的皮也給剝了?”

太子妃這才收手,對太子安撫的笑了笑,然後把帕子交給宮女,低聲吩咐道:“你們都下去吧,把門關了,遠遠的退下去。”

坐在一旁,不知何時摸了一塊點心吃的滿寶立即道:“再取一套筆墨紙硯來,我要寫些東西。”

宮女看向太子妃,太子妃微微點頭,眾人這才退下。

不一會兒,兩個宮女奉了一套筆墨紙硯上來,躬身退下後輕輕地把門給關上了。

滿寶重新給太子把脈,重新給他開了一張藥方,道:“針灸就先不紮了,您等我把解藥做出來,不過過程還是先與您說一說。”

她道:“待解了毒,我固定每隔一日來給您紮針,您須得解救節欲,一點酒都不能沾,同樣的,也別行房。等我說可以了,您再同房。”

然後是太子妃,“我也給您開一張藥方,是調理身體和備孕的。”

太子盯著滿寶,眉頭微皺,“孤怎麼覺得你知道那毒怎麼解似的?你怎麼就篤定這毒你一定能解?”

滿寶沈默了一下,心裏想過各種理由,最後還是一臉嚴肅誠懇的道:“殿下,我不能告訴你,不過我有很大的把握做出解藥就是了。”

太子一聽,反倒不追究了,揮了揮手後不管了。

滿寶便開始叮囑倆人這段時間的註意事項,怕倆人記不住,她還給都寫了下來,然後將厚厚的一沓紙交給太子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